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紫韵  >  谈古论今
雷死人!环球时报发布全球最不仇富榜(图)

39448

吴莱
 

7月16日新华网首页上环球时报的奇文!

【人民报消息】环球时报的高清组图《全球仇富国家排行榜 希腊名列第一 中国倒数》7月16日刊登在新华网上。

环球时报记者赵小侠报道第一句话就说:有人认为,越富有的人越容易招来骂名。

这个「有人」是谁呢?如果是江泽民、江绵恒、薄熙来、薄瓜瓜等人,那一点也不奇怪,中共国的贪官污吏们越富有证明他们吸吮的民脂民膏越多,不但会招来骂名,而且连这个强盗绑匪体制都得解体。

报道说:最近一项调查不仅印证这一观点,而且还揭示出全球范围内每个国家的「仇富」状况───超过60%的澳大利亚人认为自己国家多数富人配得上其财富,而在希腊,持相同观点的人还不到10%。

报道最没脸没皮的是下一段:据英国《经济学家》11日报道,全球知名民意调查公司GlobeScan就「本国多数富人是否配得上其财富」这一问题对23个国家的1.2万名受访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仇富」状况最轻的5个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中国和印度。加拿大人中对「本国多数富人能够配得上其财富」持同意态度的受访者超过60%;而中国和印度受访者中持相同看法的约占半数。

对「本国多数富人能够配得上其财富」持同意态度的,中共国受访者中有半数人同意?!中共国的老百姓看着贪官污吏们把国库掏空了,把民脂民膏转移到海外,供老婆孩子们挥霍,表示赞赏和支持?!

报道说,「仇富」状况最严重的3个国家分别是希腊、俄罗斯和土耳其。其中,土耳其对「本国多数富人能够配得上其财富」这一论点持赞同态度的受访者仅有两成,俄罗斯人的这一数值为16%,而希腊还不到10%。

文章说,23个国家中最仇富的国家前三名是希腊、俄罗斯和土耳其。23个国家中最不仇富的国家,第一名是印度,第二名是中共国,第三名是美国,第四名是加拿大,第五名是澳大利亚。

中共国是最不「仇富」国家亚军?错,中共非法政权是最「仇富」的,中共国是世界上最仇富的国家。

从中国共产党建党那天起,就疯狂掠夺民间的资产,需要钱时,就绑架当地的富户大家长,让那家的人拿钱来赎人,送一次钱还不行,直到把家里的钱都送空了,才把人放回去。中共比土匪可狠毒多多了。非法政权建立后,以「公私合营」为名,把全国范围内所有私人企业收到共产党的口袋里,杀地主富农全家,为的是掠夺他们的土地。80年代邓小平说是改革开放,江泽民当政后党政军全面腐败,香港红色资本家霍英东生前是中共国政协副主席,在一个沿海城市投资港口,一个小小地方官都可以随便狮子大开口,不从的话,货物卸到码头上没人管,逼的霍英东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大吐苦水。

哪个民营企业家若真正靠自己的德性、运气加努力赚了大钱,中共就疯了一样红了眼,所有部门今天你上门,明天他上门,目地都是要钱。略有侍候不周,就会罗织各种罪名把他们投入监狱。薄熙来更了得,根本不是要你送钱,而是直接罗列莫须有罪名,把亿万富翁下到大狱,或判刑或死刑,干净利索的把人家的全部财产转移到自己手里。薄熙来2007年12月才去重庆当市委书记,几个亿万富翁死的死、逃的逃。薄熙来谷开来转移到英美法三国的60亿美金中就有数十条人命,其中包括2011年毒死的英国人海伍德。

对民主国家和中共独裁体制的调查报告是要分开出炉的。 在中共国调查的是谁?当然是中共非法政府提供的人名单,这个调查代表人民的意愿么?!

再说,其它国家有打土豪分田地么?有「三个代表」么?有没经过民选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么?有最高决策层把家眷都送到其它国家去,为了刮钱自己在本国留守的么?有102岁、104岁的老糊涂被拉入党内当垫背的么?有6岁小孩子必须加入党的外围组织,戴上血旗一角的么?有制造酷刑逼迫人承认自己犯罪的么?有活摘器官到世界上贩卖的么?有鼓动老百姓看《建党伟业》,但不允许你建党的么?有至少7101名中共官员外逃到美国,并带走3360亿人民币资金的么,这还不算薄熙来夫妇转移出境的60亿美金?都没有。

所以,中共非法政权是最「仇富」的,经过近63年的掠夺,现在个个腰缠亿贯,而老百姓在各种各样毒气毒物之中挣扎。

民意调查公司GlobeScan对23个国家的1.2万名受访者进行了调查,但对中共国要进行独立调查,独立评论,不可和其它国家混谈。为什么?因为中共国从不民选的领导说了,我们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它国家都没有。△

(人民报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02/12 11:33:47 PM
干脆说:”多数中国人认为毛泽东是执行计划生育国策的大功臣,他老人家在短短三年就减少了3700万中国人"得了!!!
游客
   07/24/12 01:14:44 AM
其实很多人在心里仇富,仇官。但表面上,却阿谀奉承,皆因社会环境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