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肖明辉,6年前作为海南“引进人才”被安排至该省儋州市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工作,短短两年即被提拔为副局长,入选海南十大杰出青年,荣获海南青年五四奖章。但这样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80后”年轻人,却因涉嫌受贿1611万元被逮捕,近日在法院受审。(7月18日《法制日报》)

一项引才工程居然引来千万巨贪,这对求贤若渴的当地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黑色幽默。然而纵观“80后副局长”的堕落过程,我们也应反思:到底是小气候熏黑了有为青年肖明辉,抑或是肖明辉污染了官场?

在肖明辉被提拔为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副局长前后。当了副局长,手中有了权,尤其是掌握了总造价达8亿元的安置房项目,肖明辉身边马上蝇聚起成堆的开发商、转包商、寻租掮客。“中介费”“好处费”“咨询费”“打点费”“关系维护费”等工程竞标黑幕诱惑,官场潜规则的耳濡目染,让一张白纸逐渐变黑,丧失了底线的“80后副局长”,在堕落过程中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表现得比其他贪官更贪婪、更大胆、更疯狂。

好官变贪官即在一念,人性脆弱背后,是制度防线的脆弱,是权力制约、权力监督、腐败预警的脆弱。8亿元的安置房项目,有严密的流程和过程监管,为何肖明辉这个副局长就可大权独揽、一人说了算?肖明辉的悲剧,固然与其自制力差、道德防线失守有关,但也充分暴露了权力运行制度的重大缺陷。

“80后副局长成千万巨贪”并非一个腐败的孤立事件,它更需要来自制度本身的拷问。


附﹕海南80后局长工作六年涉嫌受贿千万/法制日报

备受关注的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局原副局长肖明辉受贿千万元一案,近日在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肖明辉是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6年前从外地引进来琼。曾因工作成绩突出,被授予“洋浦十大杰出青年”和“海南青年五四奖章”。

短短两年时间,肖明辉就坐上了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副局长的位子。就是这样一位被大家认为“前途不可限量”的“80后”年轻人,却因涉嫌受贿上千万元被逮捕。

经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肖明辉在担任洋浦规划局副局长期间,利用担任洋浦经济开发区居民安置区及相关公共服务设施工程EPC总承包项目负责人的职务便利,多次伙同原洋浦规划局司机张某梁,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611万余元,单独收受他人现金6万元。

《法制日报》记者采访多个部门,试图还原肖明辉这位年轻官员的蜕变轨迹。

工作出色

“杰出青年”走向腐败前沿

1980年10月,肖明辉出生于湖南衡阳。2002年毕业于郑州工业大学土木系,后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系,2006年获得工学硕士学位。

作为清华大学土木系硕士研究生,肖明辉的同学绝大多数选择了留在北京工作。他也有很多留京就业机会,而肖明辉积极响应“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召,放弃了大型国有企业和国家机关提供的发展机会以及大都市优越的物质文化生活条件,研究生毕业后作为引进人才,进入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担任建设工程管理主管。

肖明辉先后完成了环境监测站、滨海路、景观路、洋浦中学、洋浦中心医院等众多政府投资工程项目的管理工作,出色完成了第二出口路、居民安置区及服务设施工程等重大项目的筹备工作,为洋浦保税港区建设顺利推进,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洋浦经济开发区工作的前两年时间里,肖明辉积极致力于改进开发区建设工程管理模式,带领团队完成了开发区多个建设项目的管理工作,在洋浦青年中起到了积极进取的模范作用,并于2007年荣获洋浦经济开发区第一届十大“杰出青年”荣誉称号,2008年又被评为海南省第九届十大“杰出青年”荣誉称号,并授予“海南青年五四奖章”。

进入洋浦工作不久,肖明辉凭借扎实的专业基础,克服了一个个复杂的困难和问题,表现出了极强的组织、协调和执行能力,得到了海南省儋州市政府和相关厅局的认可。因此,洋浦保税港区建设安置房及配套公共服务设施项目的重担落到了他肩上。

正是这个总造价达8亿元的安置房项目,使肖明辉走向了腐败堕落的前沿。

他建议引入业内大型上市公司,采用EPC(设计、采购、施工)工程模式进行建设的思路。可面对这项工程招标的巨额金钱诱惑,他伙同时任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局司机张某梁,从投标洋浦EPC项目中标公司那里收取好处费1611万余元,单独收受他人现金6万元。

司机同谋

暗定中标公司收“好处费”

2007年年底,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居民安置区及相关公共服务设施工程EPC总承包项目经批准立项,由洋浦规划局作为项目业主进行项目筹划建设。

因海南省内政府工程引入EPC模式尚无先例,该模式标准合同文件等与中国现行政府工程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也存在较大矛盾。为解决这个问题,肖明辉借鉴国内其他大型项目筹备的经验,重新编写了《招标文件》及《合同条件》。后续的招标工作中,他独揽大权寻找竞标和中标企业。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洋浦规划局决定由时任该局副局长的肖明辉负责并担任EPC项目业主代表。肖明辉便与时任洋浦规划局司机的张某梁商议,寻找符合承建资质的公司投标洋浦EPC项目,从中收取“好处费”。随后,张某梁便找到刘某东,让刘帮忙找承建公司以获取“好处费”。

按照网上公示的资格预审公告,洋浦EPC项目投标人须是在中国国内、依据中国法律注册成立法人且是上市公司或者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或者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的总包企业,注册资本金不得少于人民币3亿元(含3亿元);投标人须具有住建部颁发的房屋建筑工程总承包特级资质;施工方应为具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

“张某梁为人实在,跟我个人感情很好。他第一次找来的公司我不满意。”庭审中肖明辉称,后来司机张某梁找刘某东帮忙。刘通过他人联系到中某建设珠海公司参与洋浦EPC项目的竞标活动。于是肖明辉与张某梁商定,他要工程总价的3%“好处费”,张某梁要工程总价的1%“好处费”。连同刘某东提出的工程总价1%“中介费”在内,共计向该建设公司要工程总价5%的好处费。刘某东将需要支付工程款总价5%的“好处费”的条件告知中某建设珠海分公司。

2008年年初,中某建设集团公司派人与刘某东联系来洋浦考察洋浦EPC项目,并承诺如中标,同意支付工程总价5%的“好处费”。

弄虚作假

伙同他人收受1611万余元

2008年3月,洋浦规划局委托一家招标代理公司进行洋浦EPC项目招标,肖明辉作为业主评委,给中某建设集团打了最高分,中某建设集团如愿以最高分中标。同年12月3日,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局与中某建设集团正式签订洋浦EPC项目总投资5亿余元的承包合同。之后,肖明辉为方便取得好处费,便安排司机张某梁具体经办。

2009年至2011年间,为便于接受中某建设集团好处费,张某梁分别在屯昌和海口注册公司。中某建设海南分公司安排项目经理袁某等人以签订虚假供货、劳务合同的方式,分别与张某梁提供的公司、刘某东提供的公司签订了10份虚假供货或劳务合同。

肖明辉和张某梁以工程材料款和工程款的名义,向中某建设海南分公司提供了2076.68万元的发票,要求中某建设集团支付好处费。其间,中某建设海南公司按约定,向肖明辉、张某梁共支付1611万余元,张某梁按肖明辉的要求将部分好处费以现金、存款、铺面的形式转给肖明辉,余款被张某梁占有。刘某东则非法收受中某建设海南分公司496.96万元。

案发后,肖明辉因涉嫌受贿罪,于2011年8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5日被执行逮捕,退赃853.03万元;张某梁退赃290万元,刘某东退赃410.33万元。张某梁主动向警方投案,2011年8月27日被执行逮捕。刘某东因涉嫌介绍贿赂罪,于2011年9月10日被执行逮捕。

除了在洋浦EPC项目招标上存在受贿行为,据检方指控,2007年,洋浦开发区规划局对外招标洋浦小学旧楼拆除过渡教室建设工程,肖明辉利用主管该工程的职务便利,帮助个体包工头赵某春中标该工程,并在工程款支付过程中为赵提供帮助,收受赵某春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