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摊
(Photo:ALAMY)
 
【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英国《每日电讯报》7月18日(周三)发表题为“领导换届前对中国媒体打压的担心”(Fears of Chinese media crack down ahead of leadership transition)一文。该文指出,北京当局对媒体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压,意在确保今年重要的十八大领导层过渡。以下是译文:
 
本周三,上海“经常好斗的”《东方早报》社长陆炎与副主编孙鉴被解职。
 
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引发了编辑人员的变化,一些分析家说,可能是报社内部或地方问题的结果,而非国家(层面上的)问题。
 
但也有人声称这是因为他们触及了秋季举行的中共十八大的敏感神经所致,在这之前《东方早报》采访了中国经济学家盛洪,谈到了开放国有企业给私有控股公司。
 
《东方早报》有着上海最敢言报纸的声誉,对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2011年造成40人死亡的温州动画事故和有争议的三峡大坝工程,都有过突出的报道。
 
在卢炎与孙鉴被撤职前,周一曝出了广州《新快报》主编卢扶民被撤换,《新快报》覆盖国内和国外的版面被大幅削减。
 
一些媒体观察人士说卢失去工作,是因报纸发表了有关中央政治局几名成员相关背景的故事,其中之一是习近平,他很可能是中国下一任国家主席。
 
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者道格•杨(音译Doug Young)说,这两个报社主编被解职的情形可能是“时值今年领导层换届之时大镇压的一部分。”
 
“(他们的)想法是每个人都要严守党的路线,每个人都达成共识,他们要显示团结,”道格•杨说道。他是《党的路线:媒体如何决定现代中国民意》(The Party Line: How the media dictates public opinion in modern China)一书的作者,这是一本关于中国媒体的即将出版的新书。
 
曾在《东方早报》任职的杨海鹏是爆出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谋杀案丑闻的记者之一,他认为这两个发生在上海和广州的主编被撤换事件,与即将到来的领导过渡有关。
 
“中央政府还没有决定未来的政治路线,所以现在对任何公众的挑战都超级敏感,”他说。“现在确实是一个混乱时期,很难说什么可报,什么不可报。什么事情都可能触及他们的敏感神经。”深圳政治评论员朱建国说,这次(对媒体)的打压是“有针对性的,是在十八大前推出的。”
 
“这次打压是地方、中央和国家性的,”他补充说。“十八大不是向前迈进一步,而是后退。”当局使用的一个方法是劝阻或禁止覆盖(媒体所在)省份之外的故事,传统上,中国新闻界允许记者绕开当地新闻管制,关注异地新闻。
 
两个来自广州《新快报》的记者告诉《每日电讯报》,他们对于十八大前被限制异地报道感到气馁,表示不“方便”更详细地讨论相关问题。
 
北京一家主要报纸的一位资深记者说,对异地报道的限制已“有一段时间”了,但没有被严格执行。“(他们是)通过一个个案例告诉你这种限制,”他说,这种限制可能与即将举行的十八大有关。
 
在湖南、北京和广东的其他记者都说,“不方便”讨论目前的报道境遇。
 
复旦大学道格•杨说宣传主管更容易管住只限于在家乡省份报道的记者。“当记者们报道家乡以外地区时,他们会更难以控制”,他说道。
 
杨海鹏相信媒体的控制在十八大领导层过渡之后会有所放松。
 
“也许6个月之后,事情会发生变化,恢复到之前的情形。但我们不能对此过于乐观,因为我们做媒体的就像舞女一样:被告之要跳得快或慢。而在十八大之前,现在是疯狂的时候。”
 
对经济学家盛洪的采访据传触发了上海《东方早报》主编的变化,盛洪说他对这种明显的打压感到“惊讶”。
 
“人们应该有自由表达自己的权利。”洪大盛周三向《每日电讯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