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紫韵  >  谈古论今
党媒泄密 新黑五类正在颠覆中共政权

39895

【人民报消息】作者古文欣8月5日发表文章道,中共喉舌《人民日报》7月31日刊文声称,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五类人干扰中国崛起,引起了民众迅速围观和极大反弹。

中共对这五类人的划分和抹黑让人们联想起黑五类。中共在建政初期,曾经把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划分为黑五类,被列入黑五类的人都成了被专政的对象,处境非常悲惨,多半人被杀害了,剩下的人则饱受身心摧残。而今,中共又把新的五类人划分为黑五类,污蔑他们阻止中国的崛起,让人们又见识了中共玩弄的5%和95%的敌我划分的把戏。

党媒对新黑五类的抹黑不经意间泄漏了中共的秘密,原来在中共心目中,新黑五类正在颠覆中共政权。

对比一下老黑五类和新黑五类的特点、所处环境与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出,中共把新黑五类视作其政权的颠覆力量是有道理的。

老黑五类中的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是被革命的对象,在那个疯狂的革命年代,这三类人的处境就是被灭杀,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坏分子和右派是被专政的对象但尚有改造余地,这两类人只有低头认罪才可苟全性命。因此,老黑五类不是被灭杀就是被摧残,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对中共政权构不成任何威胁。

新黑五类就不同了,他们由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构成,这五类人不再仅仅是中共专政的对象,他们还是挺身反抗中共的力量。因为处在中共风雨飘摇的时代,信息传播十分便利,国际国内遥相呼应,因此,新黑五类表现的异常坚忍不拔并逐步壮大,终于被中共列为颠覆其政权的力量。

简单分析一下新黑五类的表现,就明白中共何以对他们如此上心了。

文章道,排在首位的是维权律师。这类人秉承法律公正、公平的精神,具有担当道义的品格,又具有专业的法律技能,维护的都是被中共打压的民众的权利,等于正面挑战了中共的合法性,被列为黑五类之首顺理成章。他们直接挑战中共邪恶政权且能量巨大,自然就被中共视作颠覆其政权的首要力量。

地下宗教是真正信奉神的庞大人群,他们不受中共的三自爱国宗教的控制,从精神上挣脱了中共的枷锁,且日益蔓延和壮大,用中共的话说,“是在与党争夺群众”。当人们都信神的时候,中共靠无神论洗脑和谎言欺骗维系的政权就岌岌可危了,因此,中共就把这类人列为了新黑五类之二。

异见人士类似于老黑五类的右派,兼具反革命分子特点,这类人的特点是,敢于发表批评中共的言论,且信念坚定、意志坚强,还有着广泛的国内国际影响力,虽经中共各种打压包括牢狱侍候,不但不改初衷,反而越战越勇。他们的敢言敢做对中共具有很大的威胁,但迫于其影响力巨大,中共虽极尽打压但却不敢做绝,因此,就把他们列为颠覆中共的力量之一。

网络领袖是在互联网平台上成长起来的新兴人群,这类人获取信息的渠道通畅,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超强,往往具有叛逆精神,个性鲜明,粉丝众多,具有超越明星的影响力,他们一旦发表挑战中共的言论,立即会带来群起响应,对中共的统治产生巨大的冲击,因此,中共自然把他们列为危险的颠覆者之一。

弱势群体是被中共肆意欺压的对象,所以被称为弱势,是因为他们没权没势,很多人被剥夺到连生存都难以维持的地步。随着中共肆意掠夺和欺压民众政策的推行,原本不在弱势群体之中的人也沦落为弱势群体,因此,弱势人群在中国越来越大,如今已几乎占到了国人的大部份。被剥夺掉生存权的弱势人群前仆后继的上访维权或通过其它方式维权,压不住也打不垮,成为中共挥之不去的梦魇;而暂时没有维权的庞大人群随时都可能走上维权之路,成为中共巨大的潜在威胁。

中共本就是靠掠夺民众维持政权的,要其停止掠夺根本不可能,那么,弱势人群不断被逼迫挺身维权也就成为必然,如此发展下去,弱势人群的汪洋大海必将淹没中共政权,因此,中共也把他们列为了其政权的颠覆者之一。

按照普世的价值观,这五类人其实是社会的正面力量,是维护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基础和中坚,但却被中共列为了反面的势力,足见中共与普世的价值观的根本对立。而这五类人怎么看起来也不会对正常的政权产生威胁,却被中共视作颠覆其政权的力量,足见中共政权根本没有合法性且虚弱不堪。

文章最后写道,可以预见,随着形势的发展,明白了真相的国人都会成为中共政权的颠覆者,中共的覆灭就在眼前了。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5/12 07:54:20 AM
OK
游客
   09/03/12 06:11:13 PM
抢劫集团——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 60万元信访资金法国酒店能用,还有什么用途没开发?拆115栋抢民财害民两死一残,建法国酒店,还用60万元信访资金支付法国时代铂尔曼大酒店动迁补偿, 拿中国的纳税款为法国酒店当公仆!!!区长孙巨先真是国际主义! 而扒民宅抢民财建 法国时代铂尔曼大酒店一系列政府行为,5年多给白宝良一家增加的支出和减少的收入是:4万多元租房费,3万多进京进省上访的车费、住宿费;合法上访维权多次被打被关,住院治疗就花了5万元,父子3人6年多无法靠原有的专业技能正常打工赚钱,减少的收入超过30万元,还落下10多万元外债。几年前收入相同的同学如今都年薪20-30万了,而我却是无房住、无衣穿(无换洗的衣物)、无钱买饭、无任何财产,靠亲友施舍、借贷、乞讨为生,到处流浪,连狗都不如,连睡觉都不安宁,随时都可能被抓、打、关、抢,受辱。没有一点点人的尊严,精神焦虑,身心受折磨。好好的父子3人,如今2死一残阴阳两隔绝。精神损失无以计量。这些,却没得到立山区政府的一分钱补助、救助,借115栋白家之名上报给的困难救助——数万钱物(18万元、35万元)及两套双室住房(市价超过50万元)不知道都给谁了。 开发商及立山区拆迁办2006年上报鞍山市政府及白家的文件称:已给6强迁户,每户给5000元搬家费及每月800元的租房费,从2006年9月27日至2011年11月27日,即63个月50400元,两项共计55400元。至今白家分文未得到。
游客
   08/12/12 01:20:37 AM
专政集团的覆灭是迟早的事情!问题在于怎么样的覆灭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