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情感世界
紫韵  >  谈古论今
从纳粹"刺花灯罩"到哈根斯的中国人体标本(图)

40034

玉清心
 
【人民报消息】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对犹太人犯下的种族灭绝罪,中国人并不陌生。有个“刺花灯罩”,也有人叫“人皮灯罩”的故事,作了大陆中学生语文教材补充读物。

故事大意说德国二战后,一位犹太老太太拜访一对德国夫妇时,在主人房间里看见一个刺花灯罩。灯罩上的那朵玫瑰花不但眼熟,而且更眼熟的一个小坑嵌在玫瑰花的花芯里。女主人得意地介绍,这是当年她借丈夫当医生的便利,用行刑后犯人的人皮制成的,这个玫瑰花灯罩取自于一个18岁小伙子。犹太老太太回想起当年,她亲手在儿子的背上刺下了一朵这样的玫瑰花,儿子3岁时,被燃油燎到后背,恰好在玫瑰花的中央留下了一个小小疤痕,宛如玫瑰花芯……

“人皮灯罩”故事,有很多版本,但无论情节多么骇人、离奇,曝光出的纳粹罪行基本一样:二战期间,纳粹在迫害犹太人时,用遇难者的人皮做成灯罩、皮包等饰物。对这一罪恶,在德国战争博物馆曾展出过一些相关资料。

在德国集中营里号称“纳粹美女恶魔”的女军官厄玛•格丽斯,就真的用人皮做过灯罩,还不止一个。1941年,她18岁投身纳粹青年团,很快被选为纳粹警卫队,被分配到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1943年,她晋升为高级女警卫,掌管着三万女俘的生杀大权。一名囚犯回忆:“这个‘美丽的野兽’是个超级虐待狂,她经常残忍地鞭打囚犯,放出饥饿的狗撕咬囚犯,挑选她看不顺眼的囚犯送入毒气室处死。”她心烦时喜欢剥人皮,并用人皮做灯罩。当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解放时,盟军士兵在她住处发现了三个奇怪的灯罩,经查是用三名囚犯的人皮制成的!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
说到人皮,会让人联想到尸体展老板哈根斯最得意作品——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标本。这个标本比“刺花灯罩”要恐怖残忍得多。一个没有人皮的男子,摆出一副手拎风衣的潇洒姿势,而那件风衣,正是他自己的人皮,被从头到脚完整撕下来套在他手上!设计这个标本的哈根斯比“纳粹美女恶魔”格丽斯绝对更加魔鬼心态。

十多年前,一位德国心理学医生邀请我在瑞士看过这个展览。我们走到这具标本前,当弄明白了那具剥掉人皮的男子标本手里拎的风衣正是他本人的人皮时,我们都愣住了,沉寂了好一会之后有人说:“Teufel!”(德语:恶魔!)后来常听见有人骂哈根斯是魔鬼转世。回来的路上,德国医生用英语对我说:“那个哈根斯迟早会拎着自己的人皮站在上帝面前受审!”

十多年过去了,尽管哈根斯的商业尸展在世界各处倍受争议,甚至他本人也己患上严重的帕金森症,脑部植入了两个电极,以确保他能正常说话,走路“时常像个小孩一样磕磕绊绊”,但他的尸展生意确实赚了不少钱。1999年8月薄熙来准许他在大连建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2003年就成为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基地,供世界各地展览、拍卖获暴利。哈根斯承认发财的原因是“中国尸体来源充足”。据说,一具完整人体标本可卖到一百万美金,他的大连尸体加工厂有几十万具尸体来源无法交代。也就是说,哈根斯主要是因为倒卖中国人尸体而发的财。

现在,和尸体展相关的最大争议是展品的尸体来源问题,即“尸源”。因为它牵扯到更大的法律和伦理道德问题。这些尸体是怎么来的,他们身体的器官到哪里去了,他们活着的时候是什么人,名谁姓谁,他们是怎么死的,是谁谋害了他们?“尸源”带出的一堆谜团,让一些真相正浮出水面。据相关证据和合乎逻辑的推断,薄熙来夫妇是哈根斯倒卖尸体生意的后台老板,而且还不止这一家,2002年在大连悄悄建立的第二家尸体加工厂,比哈根斯生意还火的隋鸿锦公司也不可能绕过他们夫妇。

哈根斯的父亲是纳粹党卫军,哈根斯本人信奉新纳粹主义。纳粹邪恶思想阴魂不散的这位死亡医生,在德国、欧洲找不到立足之地,跑来薄熙来主政时的中国大连,因为他嗅到了那里的血腥气味。他的尸体工厂就建在三个劳教所附近,那里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那里发生着虐杀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罪恶。

流传了半个世纪的“人皮灯罩”故事并没有结束,哈根斯、隋鸿锦把死人身上包括皮肤在内的一切都卖了钱,而薄熙来夫妇的角色正是这桩倒卖中国人尸体的肮脏生意的幕后老板。如果哪一天,真像那位德国医生说的,哈根斯拎着自己的人皮站在上帝面前受审的话,薄熙来夫妇该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9/12 10:46:57 AM
剥了薄熙来夫妇的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