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职场纵横
紫韵  >  乱世败象
痛煞!为医科大学生的“屠夫”运命

40082

邢天行
 
【人民报消息】在最初阅读大连尸体加工厂的采访报导时,我除了对尸体买卖以及来源等涉嫌非法的问题感到震怒外,还有一个事实让我心灵难安--记者在哈根斯的尸体加工厂现场看到的一线工作男女,都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

哈根斯先生向《了望东方》记者解释,“我们的解剖工作人员几乎都毕业于中国各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系,他们的解剖技术是一流的!”这些一流的解剖人才在遗体的脚、臂、腹部等部位精雕细刻,“用刀的手娴熟、冷静,神情专注于刀下的器官组织,没有看记者一眼。” “每位解剖技术人员的酬劳都和工作量密切关联,他们的月平均工资在1,500元人民币左右。”

至今,没有一位曾经进行尸体加工处理的医科毕业学生出来讲述内情。不知道他们事先是否签过保密书,单就社会心理来说,正常人都难以启齿那种工作。你愿意跟这样的人结婚吗?一个能将人的肉体像对待死猫死狗一样薄皮剔肉精细加工的人,他有着怎样一个特异的心理?想当初,他们报考临床医学的时候,一定是满怀着当医生的憧憬,什么原因让这些一流的解剖人才当不成医生,而成了人体宰割厂的另类屠夫?没有哪一个家长会愿意辛苦培养的孩子到尸体加工厂切割人体。

我能给出的答案,是他们买不起进入正规医院的门票。在十五年前,我就知道一位同学从沈阳医科大学毕业后,家里借钱给当地县医院送了5万,这位同学才被接受。以当时的工资看,这5万需要他工作十年才能还上。很多贫苦人家在供孩子上大学时就已经欠债,哪里还能再借到钱支付找工作费?

大连的两家尸体加工厂,姑且称之为哈根斯人尸与隋鸿锦人尸,缔造人是大连医科大学的教授隋鸿锦。隋鸿锦曾师从于哈根斯并把哈根斯引进到大连,后来他自己另立人尸工厂,与哈根斯人尸不远。人尸加工厂在大连是少有人知的秘密,哈根斯人尸的廉价工人是各医科大学的临床医学毕业生,显然不可能是公开招聘,那只能是内部管道的介绍。那么医大教授隋鸿锦不可能不是始作俑者和重要的中介。以大连医科大学名义开设的隋鸿锦人尸,其中的工作人员自然也是医科大学学生,大连医科大学的学生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笔者是中学教师,曾经推荐过学生报考大连或者其它地区的医学院,因为现在医生和护士这一行毕竟是技术活,容易找到工作。家长一般也属意此行。自从得知学生的毕业去向或可能成为人肉屠夫,我自此无语。谁知,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中共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从提及苏家屯集中营的证人的证词中看到,“参与的医生有很多是从其它医院调过来的实习的医生。因为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被当局视为不值钱,他们的身体被用来给实习医生做实验。” 最近,在山东济南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的资深员工披露,参与活摘器官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很多移植手术由医学院的临床实习医生进行,不留名,查不到移植医生的名字和相关资料档案。而且,沈阳老军医的披露与后来海外独立调查的结果显示,中共的武警和军队医院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力,这自然是因为军队的机密特权可以很容易得到活体源而不容易被查。

我不能不深深忧惧而颤抖了。多年前我喜爱的两个学生考上了一所知名的军队医学院。当初,这两位品学兼优的男生家境贫寒,报考军队医学院校主要是为了能减免沉重的学费。他们从考上那天起,就注定命运交由军队说了算。当时大家都为他们高兴,因为作军队的医生,下岗的几率很低,而且名医多是出自军队医院。他们两个早该毕业了。我不敢想像他们被派去实习的场景。我忘不掉,王立军手下警察举报的一位作教师的3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被活摘器官害死的惨状。进行活摘的两个军医,一个是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上岁数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医生,显然这是带徒弟活摘。当时军医听到女人喊法轮大法好,停下手,看荷枪的警察以及警察的领导,在那“领导”一点头之后,他们继续进行。难道军医高超的刀术跟这实体的宰割训练有关,“熟能生巧”这个词竟然也会这么血腥恐怖。

真是痛煞心肺!那些拿起手术刀本为救死扶伤的学生,在一个国家恐怖的机制里,一开始就不自觉地被绑架到屠人的机器上。再加上,妖魔化的洗脑和巨大的经济利益裹挟,要想守住良心不作恶,难!而良心丧尽的下场是必遭天杀。不根除造成这种医屠命运的根源,恶人日增横行不法,你、我,我们的父母和孩子都将不得安生,成为屠与被屠的人肉。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