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情感世界
紫韵  >  乱世败象
共军军内惶恐情绪蔓延 高层深恐闹兵变

40121

 

二十年内中共无胜算可能。尽管军队与社会高度隔离,但是中共意识形态体系指出的「四个危险」即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在军队中空前盛行。「军队的腐败比地方要厉害得多」是军队退转士兵军官的一致看法。官媒说由于这「四个危险」,信仰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尖锐地摆在每一个共产党人面前」。军队高层深恐战争爆发后下级军官与士兵要借反腐闹兵变。

 

先是国防部长梁光烈在七月三十一日的招待会上讲「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深化军事斗争准备」;然后是国防部发言人在八月二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回应日本涉华军事评估,指日本蓄意挑拨军队与中共的关系。


由于中共军队与社会近乎隔离,因此,对公众网媒转刊军方强硬的政治讲话颇为突兀。

 

 

  外国人开始介入军队与中共的关系实乃破天荒的事情。不过,它更是对中国国内舆情的一种「翻译」。中国网络舆论中有不少发言指出宪法上并没有「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之规定。至于军队,私议军队国家化之题的大多是下级军官,因为军队腐败堵住了他们的晋升之路。

 

  叙利亚局势事关东海黄海

 

  叙利亚局势全面恶化。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辞去叙利亚事务特使之职,放弃斡旋。国际社会认为中俄两国袒护巴沙尔政权是局势恶化的最主要原因。在美国方面,已经把巴沙尔政权倒台视为当然,因此向海湾地区增派军力。未来半年至一年时间内会对伊朗动武。果如是,整个「​​土叙伊伊」四国区域必然纳入北约控制范围,并使中国面临北约直接压力即阿富汗实质被吸纳入「土叙伊伊」战略板块。

 

  不仅如此,美国及北约内部向亚洲海洋腹地挺进的意图已经明显。其战略构想是将日本接纳为北约成员国,至少作为重要的合作与对话伙伴。北约并没有如一些国际战略专家所预言的那样步向衰落,相反成了联合国的必要补充。一旦日本与北约形成明确的结盟或合作关系,中国也不得不在陆海两线同时面临北约压力。

 

  中共极力激化南海局势确实冒着巨大的战争风险,但是东海与黄海的地理缺陷使其不得不作如此选择。东海平均水深七十二米、黄海水深平均四十米,无法形成潜艇的天然保护。一旦战争发生,敌方可在五小时内全歼中共在该区域的潜艇。而南海的二百米水深区域都算浅水,二百至两千及两千至四千深水区十分广阔,不仅有利于中共海上利器潜艇的隐藏,还可以为未来两支航母编队提供非战时活动区域。

 

  二十年内中共无胜算可能

 

  随着战略学教育的普及,低级军官对中国的周边态势与潜在对手有了较为清楚的了解,由此也产生「战无胜」的悲观情绪。有资深分析专家说:「就一字之差!从毛时代盲目鼓吹的人民战争『战无不胜』到今日高技术战争下中国的『战无胜』,仅去一个『不』字,就能看出未来战争的胜负。」较为客观的判断则认为,中共形成全面远洋战力海洋实力要到二○三五年,且必须训练成三大航母编队。

 

  无论胡锦涛还是梁光烈屡称「做好深化军事斗争准备」,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中共内部更倾向于与美国开打太空和网络战争,以不对称攻击慑服美国。叙利亚局势的内部研判也在军队内部产生了震撼:美国发起网络攻势(利用网络传播掀起独裁国家民众抗议风潮)最初是针对中国的,只是由于国会拨款的技术性处理方面发生调整,试验场区才转向了北非与西亚,引发了阿拉伯之春。

 

  中共一方面高调辱骂国际社会「试图让阿拉伯之春在中国复制是痴心妄想」,另一方面积极开打「网络内战」,对国内自由力量进行网上围剿。原来以「反谣言」为主的镇压措施难收其效,现在则转为在网络之外影响网络,比如渲染美国对中国的干预方式。七月底,《人民日报》发表专家文章,指「美国在利用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五类人干扰中国崛起。针对简称为「维教异网弱」五类人的污名化,实质上是最高当局实施「全方位信息防御战」的一个侧面。而之所以实施「全方位信息防御战」,其核心目的之一就是加强军中思想整肃。在刘亚洲等六上将授衔前夕,《解放军报》发表颇有林彪风格的文章,指出军队干部要做到「党叫干啥就干啥」。这是当年林彪「相信毛主席就是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的翻版。

 

  「四个危险」归为一个惊慌

 

  尽管军队与社会高度隔离,但是中共意识形态体系指出的「四个危险」即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在军队中空前盛行。「军队的腐败比地方要厉害得多」是军队退转士兵军官的一致看法。官媒说由于这「四个危险」,信仰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尖锐地摆在每一个共产党人面前」。军队高层深恐战争爆发后下级军官与士兵要借反腐闹兵变。

 

  出于「全方位信息防御战」的需要,军方主动出击,一改只由政府序列国防部出面发言的套路,纯军方​​的总政治部也出来说话。总政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王永胜接受香港一家媒体采访,回应「国际上关于中国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的言论。在王永胜接受采访两天后,国防部的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就将王永胜所说的「国际上」确指为日本。这一点不只是源于日本的年度《防卫白皮书》,更是对北约联合日本的战略意图作出的强硬回应。

 

  在面临中共最高领导层换届之际,军方空前加强了对官兵的行为控制。比如,军队文职人员开立涉军博客要报请师以上政治主管部门的批准,已经开立的要进行敏感内容复查;现役士兵上网聊天被严格禁止,更不允许使用微博。未经证实的消息指出:北京各大军事单位实行了网络派员制,在网吧的纠察人员可以随时发现节假日便装进入网吧的士兵。

 

  反西方宣传效果适得其反

 

  中共的「全方位信息防御战」的一个基本依据就是西方对华开打信息战,尤其是借助叙利亚问题,「通过各种手段对中国和俄罗斯施压,企图在国际上造成中俄是少数派的印像」云云。但是,这种渲染如同战略学研究的普及化会带来负面影响一样,又证实了中共在信息战方面的实力远远弱于西方。

 

  就是在军方高层,对能否发动网络战争一举击败美国也无把握。因为网络武器正在全面广义化,比如网络致盲敌方雷达后,使进攻部队(飞机与舰艇)进入隐身状态。军队内部的说法是,「美军磨刀霍霍,在网络这一看不见的战场上大展拳脚」。这种宣传本质上强化了士兵「战无胜」的心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26/12 01:39:46 AM
大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