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谈古论今
统计局数字一综合 把党给光荣了

40122

  中共建政先是走俄国道路,走毛泽东文化大革命道路,都已失败告终。后来搞改革开放,学习亚洲四小龙,搞市场经济,国内矛盾略为缓和,在后来面临政改压力,中共取巧企图以新加坡模式来应付玩弄牛步改革,慢慢来或者慢慢不来。同是华人社会样板,中南海不提一心要统一的台湾,单提与大中国毫无关系,甚至与中国相距遥远的新加坡,还不是因为台湾是民主政府,意识形态上与中共根本对立,中南海非但不敢提,避之犹恐不及。

所谓新加坡模式,即经济繁荣政治保守,人民享有财富安乐。却不得享受民主自由,所有法律均有益于政府和执政党,不利于普通大众,人民惧怕政府,胜过惧怕任何黑势力,这种模式正合中南海之意。

奢谈民主的同时,中共也做了一些姿态,姿态之一让非中共党员出任政府部长,任命一个叫万刚的人出任科技部长,另一个非党员出任卫生部长,并大肆宣染,然而这些人是共还是非共,令人迷惑。例如万刚,从争取万刚回国,到安排万刚担任致公党副主席,到提升为科技部长,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迹。与其说万刚是非中共党员,不如说他是被有意留在党外的中共党员。万刚加入的致公党是中共花瓶,万刚本人也成为中南海的花瓶。如此双簧这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戏,这不过是出任政府要职的第三波。

第一波为中共建政初期,安排李济深,黄炎培等出任副主席,副总理。第二波是改革开放早期,安排中共党员荣毅仁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任副主席。目前的作法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复古。力图恢复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任命假的非中共党员出任部长的面子工程。

在中共那里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说法,实际上只有集中没有民主,从提党内民主曝露中南海的心迹,只能谈党内民主不能谈党外民主,这种民主只是中共一党专利,而与老百姓无关。其实中共历史上也就只有在华国锋、赵紫阳主政的十三年,也就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曾经有一点点党内民主,也被邓小平专制压的粉碎。由此可见,今日中南海所为,仅处在恢复党内民主阶段,完全谈不上发展民主。民主,意味着民众当家做主,所以严格说来党内民主并非民主,不过是又一个欺骗人民的术语。

目前的中共民主与政改,都成了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比如把任何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或某种权利斗争,都冒充为政改,制造中共一直都在搞政改的假象。有的政改项目甚至成了中国的负担,老百姓不可承受之痛。目前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沦为中南海的老生常谈。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今后推动五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一律归为失败。就连精简机构这一条都做不到,在精简口号下官吏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以致于官民比利失调,达到历史最高。西汉时每八千个老百姓才养活一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为二十六个老百姓要养活一个官。

综观中共历史关于民主一直言行不一,乃至言行相背。四十年代中共蜗居延安,为了迷惑美国人,曾大谈民主,并把争民主,作为与国民党斗争的手段,一旦政权到手中共立即干预,不掩饰的宣布我们就是要独裁。五十年代毛泽东与邓小平联手设计阳谋,以大鸣大放为诱饵引蛇出洞,趁机划定百万右派,并与铲除。文革期间毛号召民间造反,但对造反派充份利用后,却将其头目一并投入监狱,毛曾经八次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动辄百万人。但在尽情利用这些以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之后,毛以上山下乡为名,将千百万红卫兵和城市居民下放到农村。

在中南海新一波民主高调中,包藏着另类阳谋。也就是对民主这个概念的话语权,中南海的意思是西方能谈民主,中国也能谈民主。你们民运人士能谈民主,我们共产党也能谈民主,你们去谈民主不如让我们来谈。对民主这个词汇你有你的解释,我有我的解释。大可混淆视听,说是普世价值到了我中共这里,都可以叫做中国特色。一旦为自己贴上民主标签,中共真实面目就更具有迷惑性可以对民众继续洗脑。

看来组织御用文人时不时来一篇文章,或者炰制一部电视剧,制造政改即将开始幻象,不过是厚黑手段之一。吊人胃口,只说不炼,雷声大雨点小,空谈之间,中共政权之稳定,暗渡陈仓又一年。

以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遽然停顿,政治上的闭关锁国重回老路。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钜资打造拦截讯息的金盾工程,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霸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自我划分两级段,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大多场合中共几乎不提前三十年,只提后三十年,称为改革开放。当局宣传机器的同步和放大效能,不少人误认为一九八九年以后一直都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至多也就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六四后前中共总书记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对中共内部开明派而言,何其惊憾,在此之前的十三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空间。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庄惊世事变后,党内禁声,人人自危。

两千零九年七月中美举办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副总理实话实说,如此阐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

这三句话翻译出来便是说维护我党政权和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次要事情至于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生活都是可以牺牲的。

中南海思维,处处反人民、反人类,在别国看来是教训,在中共看来是经验。比如六四大屠杀,苏联和东欧等国从中得到了是教训,任何时候也不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向人民开枪,但中共得出了这是经验,开枪管用。只要再有民众抗议,就子弹伺候。所以就有了两千零五年底中共军警对汕尾民众开枪,两千零八年三月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两千零九年七月中共屠杀维吾尔人,几乎每一年中南海都高举屠刀制造大大小小不同型态的六四惨案。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民主”与屠杀
 
  中共建政先是走俄国道路,走毛泽东文化大革命道路,都已失败告终。后来搞改革开放,学习亚洲四小龙,搞市场经济,国内矛盾略为缓和,在后来面临政改压力,中共取巧企图以新加坡模式来应付玩弄牛步改革,慢慢来或者慢慢不来。同是华人社会样板,中南海不提一心要统一的台湾,单提与大中国毫无关系,甚至与中国相距遥远的新加坡,还不是因为台湾是民主政府,意识形态上与中共根本对立,中南海非但不敢提,避之犹恐不及。

所谓新加坡模式,即经济繁荣政治保守,人民享有财富安乐。却不得享受民主自由,所有法律均有益于政府和执政党,不利于普通大众,人民惧怕政府,胜过惧怕任何黑势力,这种模式正合中南海之意。

奢谈民主的同时,中共也做了一些姿态,姿态之一让非中共党员出任政府部长,任命一个叫万刚的人出任科技部长,另一个非党员出任卫生部长,并大肆宣染,然而这些人是共还是非共,令人迷惑。例如万刚,从争取万刚回国,到安排万刚担任致公党副主席,到提升为科技部长,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迹。与其说万刚是非中共党员,不如说他是被有意留在党外的中共党员。万刚加入的致公党是中共花瓶,万刚本人也成为中南海的花瓶。如此双簧这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戏,这不过是出任政府要职的第三波。

第一波为中共建政初期,安排李济深,黄炎培等出任副主席,副总理。第二波是改革开放早期,安排中共党员荣毅仁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任副主席。目前的作法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复古。力图恢复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任命假的非中共党员出任部长的面子工程。

在中共那里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说法,实际上只有集中没有民主,从提党内民主曝露中南海的心迹,只能谈党内民主不能谈党外民主,这种民主只是中共一党专利,而与老百姓无关。其实中共历史上也就只有在华国锋、赵紫阳主政的十三年,也就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曾经有一点点党内民主,也被邓小平专制压的粉碎。由此可见,今日中南海所为,仅处在恢复党内民主阶段,完全谈不上发展民主。民主,意味着民众当家做主,所以严格说来党内民主并非民主,不过是又一个欺骗人民的术语。

目前的中共民主与政改,都成了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比如把任何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或某种权利斗争,都冒充为政改,制造中共一直都在搞政改的假象。有的政改项目甚至成了中国的负担,老百姓不可承受之痛。目前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沦为中南海的老生常谈。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今后推动五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一律归为失败。就连精简机构这一条都做不到,在精简口号下官吏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以致于官民比利失调,达到历史最高。西汉时每八千个老百姓才养活一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为二十六个老百姓要养活一个官。

综观中共历史关于民主一直言行不一,乃至言行相背。四十年代中共蜗居延安,为了迷惑美国人,曾大谈民主,并把争民主,作为与国民党斗争的手段,一旦政权到手中共立即干预,不掩饰的宣布我们就是要独裁。五十年代毛泽东与邓小平联手设计阳谋,以大鸣大放为诱饵引蛇出洞,趁机划定百万右派,并与铲除。文革期间毛号召民间造反,但对造反派充份利用后,却将其头目一并投入监狱,毛曾经八次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动辄百万人。但在尽情利用这些以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之后,毛以上山下乡为名,将千百万红卫兵和城市居民下放到农村。

在中南海新一波民主高调中,包藏着另类阳谋。也就是对民主这个概念的话语权,中南海的意思是西方能谈民主,中国也能谈民主。你们民运人士能谈民主,我们共产党也能谈民主,你们去谈民主不如让我们来谈。对民主这个词汇你有你的解释,我有我的解释。大可混淆视听,说是普世价值到了我中共这里,都可以叫做中国特色。一旦为自己贴上民主标签,中共真实面目就更具有迷惑性可以对民众继续洗脑。

看来组织御用文人时不时来一篇文章,或者炰制一部电视剧,制造政改即将开始幻象,不过是厚黑手段之一。吊人胃口,只说不炼,雷声大雨点小,空谈之间,中共政权之稳定,暗渡陈仓又一年。

以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遽然停顿,政治上的闭关锁国重回老路。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钜资打造拦截讯息的金盾工程,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霸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自我划分两级段,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大多场合中共几乎不提前三十年,只提后三十年,称为改革开放。当局宣传机器的同步和放大效能,不少人误认为一九八九年以后一直都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至多也就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六四后前中共总书记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对中共内部开明派而言,何其惊憾,在此之前的十三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空间。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庄惊世事变后,党内禁声,人人自危。

两千零九年七月中美举办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副总理实话实说,如此阐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

这三句话翻译出来便是说维护我党政权和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次要事情至于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生活都是可以牺牲的。

中南海思维,处处反人民、反人类,在别国看来是教训,在中共看来是经验。比如六四大屠杀,苏联和东欧等国从中得到了是教训,任何时候也不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向人民开枪,但中共得出了这是经验,开枪管用。只要再有民众抗议,就子弹伺候。所以就有了两千零五年底中共军警对汕尾民众开枪,两千零八年三月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两千零九年七月中共屠杀维吾尔人,几乎每一年中南海都高举屠刀制造大大小小不同型态的六四惨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毛泽东时代,哪个党树的标杆儿死了,不能说「死」,北京百姓就找了一个替代词儿,说是「光荣」了。

网上看到一位有心人,把统计局多年公布的统计数字综合起来出了一篇文章,把党给光荣了。严格的说是统计局把党光荣了。

文章说:我们曾经真诚的认为,文革的确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改革开放是我们工人农民收入增加的幸福坦途。可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数据是客观的又是残酷的!就怕比较: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76年84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

但反观中国GDP世界排名: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

作者问:你能从这个数字中看到中国经济崩溃的边缘吗?崩溃了还能人均收入在当时世界排80多名吗?今天不崩溃反而人均收入排名接近130名?

文章说:我们曾经虔诚的相信,人大政协代表是为我们老百姓说话的,是代表我们利益的。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

中纪委2012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按照去年2月的数据推算,目前政协代表76.77%有外国护照,人大代表57.47%有外国护照。中国人民可以说是被外国公民代表了!这也就是说,在北京召开的两会,基本上可以说是外国公民代表中国国民的两会!

不仅如此,人大政协代表不少人是花钱买来的!北京消息人士还透露: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些人从事人大代表与政协代表的资格买卖。目前在中国只要花费1,500万人民币就保证可以「当选」成为全国政协代表;花费2,500万就更保证可以「当选」人大代表!现在两会的不少代表就是这样买来的!这是造成中国两会代表「外国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文章说:我们曾经坚定的认为,干部是社会的精英,国家的栋梁,民族的优秀灵魂,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大批干部成了贪官、并且把财产和子女输送国外,成了外国籍的中国官员!

据中纪委的这份秘密调查报告还显示了另外一个方面的重要数据,这就是:「按照目前的数据来推算,84.35%的局级以上干部,拥有外国护照」!这也就是说,中共国政府是被资本主义国家的公民把持着!

这份来自内部数据的报告还显示:在2010年,被立案调查的外逃贪官转移到海外的资金总额为2,378.2亿人民币,其中绝大部份难以追回。如果将那些未被立案调查的贪官污吏所贪污转移的资金,数量更为惊人!

文章说:我们曾经认为,上访告状的是少数人,是少数腐败官员造成的。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据这份惊人的调查报告显示:全国各地访民人数不断猛增!仅仅2011年1月至2011年6月30日,全国各地有记录的访民人数达到7,078万人!估计全年人数会突破1.5亿。其中94.6%访民的诉求是基本合理的!这说明,中国的民怨已经到了总爆发的临界点!

文章说:我们曾经主观认为,犯罪的主要是社会的底层无业人员,可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根据法学教授陈忠林的研究,从1999~2003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报告等相关数据可以推算出,中国普通民众犯罪率为1/400;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200;司法机关人员犯罪率为1.5/100。

新华网无数无数遍的告诉我们:美国人不愿看到中国强大,想要分裂中国!美国是资本主义制度,全靠剥削得来的。中共国的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专制制度,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

但我们糊涂了:如果事情真是上述所说的那样,为什么我们要将600吨黄金存放在美国?难道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包括已经被江泽民送出去的那些)国土,就放不下这区区几百吨黄金吗?

既然美国是我们的敌人,为什么我们还要去大力购买他们的国债,那岂不是去资助敌国了吗?当美国出现金融危机时,为什么我国的政客比美国政客还要着急,整天都在大声叫喊:「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为什么党媒日夜咒骂的西方国家,却拦不住中共富豪权贵乃至精英们移民他们那里的风潮呢?连中国社科院也不得不在《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中坦承,中共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

更让人不解的是,单是我国的裸官就达120万人,为什么我们的官员,不把自己的子女留在这个世界上制度最好的国家里,反而要跑到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国家里去受罪呢?

党几十年来一直在说,党是「伟光正」,具有自我完善、自我修复能力,结果发现,80年代贪污10万人民币可判死刑,现在呢?一个农村供销社的会计能贪污到数千万元至上亿元人民币。下马的薄熙来谷开来夫妇转移到海外的黑钱竟高达60到80亿美元。目前没下马的官员呢?!

不是老百姓把党光荣了,是党把自己折腾的光荣了,是吧。△

(人民报首发)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民主”与屠杀
 
  中共建政先是走俄国道路,走毛泽东文化大革命道路,都已失败告终。后来搞改革开放,学习亚洲四小龙,搞市场经济,国内矛盾略为缓和,在后来面临政改压力,中共取巧企图以新加坡模式来应付玩弄牛步改革,慢慢来或者慢慢不来。同是华人社会样板,中南海不提一心要统一的台湾,单提与大中国毫无关系,甚至与中国相距遥远的新加坡,还不是因为台湾是民主政府,意识形态上与中共根本对立,中南海非但不敢提,避之犹恐不及。

所谓新加坡模式,即经济繁荣政治保守,人民享有财富安乐。却不得享受民主自由,所有法律均有益于政府和执政党,不利于普通大众,人民惧怕政府,胜过惧怕任何黑势力,这种模式正合中南海之意。

奢谈民主的同时,中共也做了一些姿态,姿态之一让非中共党员出任政府部长,任命一个叫万刚的人出任科技部长,另一个非党员出任卫生部长,并大肆宣染,然而这些人是共还是非共,令人迷惑。例如万刚,从争取万刚回国,到安排万刚担任致公党副主席,到提升为科技部长,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迹。与其说万刚是非中共党员,不如说他是被有意留在党外的中共党员。万刚加入的致公党是中共花瓶,万刚本人也成为中南海的花瓶。如此双簧这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戏,这不过是出任政府要职的第三波。

第一波为中共建政初期,安排李济深,黄炎培等出任副主席,副总理。第二波是改革开放早期,安排中共党员荣毅仁以民主人士的身份出任副主席。目前的作法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复古。力图恢复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任命假的非中共党员出任部长的面子工程。

在中共那里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说法,实际上只有集中没有民主,从提党内民主曝露中南海的心迹,只能谈党内民主不能谈党外民主,这种民主只是中共一党专利,而与老百姓无关。其实中共历史上也就只有在华国锋、赵紫阳主政的十三年,也就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曾经有一点点党内民主,也被邓小平专制压的粉碎。由此可见,今日中南海所为,仅处在恢复党内民主阶段,完全谈不上发展民主。民主,意味着民众当家做主,所以严格说来党内民主并非民主,不过是又一个欺骗人民的术语。

目前的中共民主与政改,都成了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比如把任何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或某种权利斗争,都冒充为政改,制造中共一直都在搞政改的假象。有的政改项目甚至成了中国的负担,老百姓不可承受之痛。目前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沦为中南海的老生常谈。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共今后推动五次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一律归为失败。就连精简机构这一条都做不到,在精简口号下官吏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以致于官民比利失调,达到历史最高。西汉时每八千个老百姓才养活一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为二十六个老百姓要养活一个官。

综观中共历史关于民主一直言行不一,乃至言行相背。四十年代中共蜗居延安,为了迷惑美国人,曾大谈民主,并把争民主,作为与国民党斗争的手段,一旦政权到手中共立即干预,不掩饰的宣布我们就是要独裁。五十年代毛泽东与邓小平联手设计阳谋,以大鸣大放为诱饵引蛇出洞,趁机划定百万右派,并与铲除。文革期间毛号召民间造反,但对造反派充份利用后,却将其头目一并投入监狱,毛曾经八次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红卫兵,动辄百万人。但在尽情利用这些以中学生为主的红卫兵之后,毛以上山下乡为名,将千百万红卫兵和城市居民下放到农村。

在中南海新一波民主高调中,包藏着另类阳谋。也就是对民主这个概念的话语权,中南海的意思是西方能谈民主,中国也能谈民主。你们民运人士能谈民主,我们共产党也能谈民主,你们去谈民主不如让我们来谈。对民主这个词汇你有你的解释,我有我的解释。大可混淆视听,说是普世价值到了我中共这里,都可以叫做中国特色。一旦为自己贴上民主标签,中共真实面目就更具有迷惑性可以对民众继续洗脑。

看来组织御用文人时不时来一篇文章,或者炰制一部电视剧,制造政改即将开始幻象,不过是厚黑手段之一。吊人胃口,只说不炼,雷声大雨点小,空谈之间,中共政权之稳定,暗渡陈仓又一年。

以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遽然停顿,政治上的闭关锁国重回老路。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钜资打造拦截讯息的金盾工程,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霸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自我划分两级段,前三十年后三十年,大多场合中共几乎不提前三十年,只提后三十年,称为改革开放。当局宣传机器的同步和放大效能,不少人误认为一九八九年以后一直都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至多也就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九年至多也就是十三年,六四后前中共总书记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对中共内部开明派而言,何其惊憾,在此之前的十三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空间。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庄惊世事变后,党内禁声,人人自危。

两千零九年七月中美举办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共副总理实话实说,如此阐述中方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

这三句话翻译出来便是说维护我党政权和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是重中之重压倒一切。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次要事情至于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生活都是可以牺牲的。

中南海思维,处处反人民、反人类,在别国看来是教训,在中共看来是经验。比如六四大屠杀,苏联和东欧等国从中得到了是教训,任何时候也不能像中国共产党那样向人民开枪,但中共得出了这是经验,开枪管用。只要再有民众抗议,就子弹伺候。所以就有了两千零五年底中共军警对汕尾民众开枪,两千零八年三月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两千零九年七月中共屠杀维吾尔人,几乎每一年中南海都高举屠刀制造大大小小不同型态的六四惨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08/12 12:54:03 AM
一切的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没有绝对正确的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