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img.kanzhongguo.com/dat/thumbnails/15/2012/08/23/20120823092130484_small.jpg
日本正拟定计画,于2015年前完成钓鱼岛周边资源探勘,并着手进行产业化,此一行径势将进一步破坏该区的稳定性,甚至引发冲突。图为钓鱼岛卫星鸟瞰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记者万厚德综合报导】在钓鱼岛问题搅扰得沸沸扬扬之际,美日展开了“夺岛”军演。日方透露,此次军演系模拟钓鱼岛遭中国占领后如何进行夺岛反制。分析指出,美方虽将钓鱼岛纳入安保条约的协防范围,但并不意味承认其领土主张,军演只是从其自身利益着眼,维系第一岛链防御的完整所为。美前官员甚至表示,美方并不支持包括日本在内的钓鱼岛挑衅行为,以及对现状的改变。双方的保钓运动,徒增民族意识的对抗,不利于区域合平与稳定。

日本陆上自卫队从21日起到9月26日为止,将与司令部设在冲绳的美国陆战队第三远征军(3 MEF)举行联合军演。表面上这次演习并不以特定国家做为假想敌,但是防卫省干部透露,“事实上是假想钓鱼岛列屿受到中国大陆军队侵攻时,如何夺岛的情况”,这也是双方首次将岛屿作为军演场地。

据《产经新闻》指出,这次演习是美方于15日香港保钓人士登上钓鱼岛之前所主动提出之建议。报导指出,面对中方利用钓鱼岛事件急速扩充海洋活动,美日认为“加强机动性的防卫合作”是当务之急。但是双方军事上的互动,并不表示美国政府有意坐视事态的恶化而不顾。

虽然美国政府曾明确表示,有义务协防包括钓鱼岛列岛在内的日本管辖权下的行政管理区域,不过前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表示,事发状况是由于日本作出挑衅行为?还是日本改变现状?抑或钓鱼岛遭受攻击?将会决定美方反应的方式。换言之,安保条约并不是日本保钓的护身符,反而是一道约束。分析指出,管辖权并不意味属其领土,当初美方仅是将二战后对琉球与钓鱼岛列岛的托管权交与日本,而非承认日本为该领土的属国,故而安保条约对钓鱼岛的协防义务,是源自于“管辖权”而非“主权”。而这也是日本朝野意欲将钓鱼岛“国有化”的根本原因。

分析进一步指出,在第一岛链防御架构下,基于美国利益,当然会将钓鱼岛列入协防范围,但是,美方也不希望因此而造成区域的紧张局势,这不利于美重返亚太的外交布局,同时还会给予北京军事力量东进的绝佳机会,并进一步迫使台湾在民族主义的压力下与北京展开“保钓抗日”的合作。这也就是美国一方面派遣使者穿梭于中日之间灭火,但却又一方与日本展开“夺岛”军演的原因。

近期钓鱼岛局势的紧绷,可说起源于日本东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右翼的石原为谋组政党觊觎首相职位,不惜以钓鱼岛国有化为民族诉求,拉抬其个人声势,也给执政的野田形成强大压力,图显其“软弱”的外交策略。石原今年4月的购岛国有化计画迫使野田跟进,也在7月向该岛“岛主”出价购买,但遭到拒绝。越演越烈的民族主义运动,终让三方保钓运动,发展到近乎不可收拾的地步。

上周的中港澳保钓行动,虽说是登岛成功,但究其实,却让日本激进的右翼分子作实了钓鱼岛国有化的主张,消弭了不少日本国内“戒急用忍”的声浪。而大批日警登岛待命的行径,更是以实质的“管辖做为”,明示其主权主张。紧接着的日本议员登岛,又再度激化保钓情绪,中国内地也借此爆发一波波反日浪潮,甚至暴力相向,而当局消极的因应态度,则无非是转移十八大的许多敏感议题,同时也避免被贴上“亲日”标签而遭到政治暗算。

撮尔小岛,竟引发出如此漫长且日趋严重影响深远的国际争议。诸多的历史证据显示,琉球群岛以致钓鱼岛及与那国岛,均属中国固有领土,后于甲午战后为日所强占。然而综览二战后的诸多条约主张,竟无对此系列岛屿的明确主权声明。开罗会议中,邱吉尔虽提出琉球归还中国的主张,却未为蒋介石当场所接受,进而成为美军托管局面。蒋未接受的理由众说纷纭,有说系因香港问题所致,但却始终无有定论。但要说二战后的实质管辖做为,1950年,国民党军于国共内战失败自大陈撤军时,即曾登岛进驻一段时间。

历史的难题总是萦绕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民族意识,钓鱼岛也不例外。开罗会议的迷雾与日后托管权的移转,埋下了后世纷壤的必然。邓小平以“下一世代将会更有智慧解决钓鱼岛问题”为由,而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如今看来,未如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