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紫韵  >  觉悟之旅
香港台湾齐反洗脑 年轻人站出来了!

40173

:林保华   
    在二十一世纪科学昌明、资讯爆炸的今天,居然有人要对民众进行「洗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独裁者,至少也是独裁者的心态。不幸,这就发生在香港与台湾,所谓「大中华」地区,而这当然与幕后的中国共产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因此,必然激发「反洗脑」的群众运动。在这场群众运动中,年轻人站出来了!
 
  核心价值被侵犯触发大游行
 
  香港七月二十九日举办万人游行反「国民教育」科,结果有九万人参加,可见这场运动涉及面之广。发起这场运动的是一个叫做「学民思潮」的组织,由一批中学生在去年组织起来的。正是他们,敏感地感觉到中共在香港的洗脑教育日益严重,真正有先见之明。所以今年香港教育局将在九月的新学年强推「国民教育」课程时,他们揭竿而起,得到家长、教师,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响应。他们的召集人黄之锋今年才十五岁,不愧是「前锋」。
 
  黄之锋在维多利亚公园由香港电台主办的「城市论坛」中,与「爱国老师」辩论,老师输不起而恼羞成怒,真是有愧于为人师表。但是这些年轻人态度谦卑,非常令人欣慰。
 
  六月四日的烛光晚会香港有十八万人参加,七月一日又举行了四十万人大游行,接着就是这次九万人游行。两个月内三次大规模集会、游行。不是香港人喜欢集会、游行,而是香港核心价值受到中共侵犯后的本能反应,尤其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前途,绝不能像大陆人那样成为共产党资讯封锁下的「愚民」。
 
  教科书与媒体被用作洗脑工具
 
  香港的洗脑是透过教科书。台湾的教科书也充斥过去国民党的人治教育,维系封建伦理制度。除了加强「四书五经」的教学外,更力图控制媒体,开民主倒车,以便减少与中国统一的阻力。
 
  台湾的反洗脑运动聚焦在反对政府制造的媒体「怪兽」。威权时期台湾两大报系之一的中国时报系,因为长期亏损而要脱手,二○○八年时准备卖给香港的壹传媒集团,本来一切条件都谈好了,只等签约,哪里知道与媒体无缘而在中国大陆发财的台商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突然搭私人飞机赶回台湾,当天就签约,收购了包括中国时报、工商时报、时报周刊与中天、中视两家电视台等媒体,于是与中国关系非常紧密的「旺中」集团成为台湾媒体界一大霸主。
 
  这个收购行动背后的中共影子太明显了,这也从收购成功后蔡衍明即向员工宣布,马英九是他的朋友,亦即要员工「识做」。这些媒体遂公开的亲中、亲马无所顾忌。因为报道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在中国官场只是「小咖」,《中国时报》总编辑就被降职。今年一月,蔡衍明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时,更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并非事实,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非常民主等等。这些论调引起哗然,包括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身在美国的余英时教授,以及台湾的许多学者都表示无法接受,网上也开展反制的联署行动。
 
  更可怕的还是蔡衍明仗着他的雄厚的政经影响力与财力,再力图以七百多亿元台币收购国内主要有线电视通路系统业者之一的中嘉网路。如果收购成功,「旺中」就可以掌握多达十二个频道和十一个有线电视系统,因此将可以决定全国三分之一民众收看的有线电视内容,可能造成媒体的集中垄断。例如反共的壹电视要上架,因为旺中控制通路,就可能被刁难而无法上架。
 
  台湾制造媒体「怪兽」引发反弹
 
  因此这个收购案在媒体界、法律界与学术界引发强烈反弹。但是许多媒体,或者是认同与中国统一的路线,或认为收购终将成功因为害怕报复而噤声,完全不报道这个新闻。由此可见问题的严重程度。
 
  这个收购案需要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批准。NCC人事由马政府决定,政府当然乐观其成,可是七位成员中有三人反对,只是不愿公开违背马英九的旨意,而且在三比三对决时,最后将由主任委员苏蘅投下关键一票。有鉴于此,反对的三名委员没有出席审查会议,以致流会,而流会则主委不能投下她的一票。
 
  为此,这三名委员被「旺中」​​与国民党立委连续批斗,被迫退出审查。苏蘅怕承担责任,就采用拖字诀。由于这届委员任期到今年七月底,在上级压力下,NCC在任期结束前三天匆忙设下条件批准通过收购案,事先还与蔡衍明密谈。所谓条件,主要就是为了防止垄断,要「旺中」与中天、中视切割,意味着出脱股权。为何他们不敢干脆否决呢?那是会得罪马英九,也得罪「旺中」;如果无条件批准,又成为扼杀台湾言论自由的罪人。
 
  岂料第二天NCC新人事案通过,几乎全是亲马亲中人士,蔡衍明遂否认他接受这些条件,也许他认为新的委员势必会通过他的收购案。因为如此,又打了原NCC一巴掌,形成一场闹剧。
 
  在最后几天的关键时刻,相信受到香港反对国民教育洗脑的影响,台湾学生也站出来反对NCC的做法,反对「旺中」并购案。七月三十一日这天虽然站出来的学生只有七百人,但是因为是暑假期间,许多学生已经回到中南部,而这又是二十多年前六四以后的野百合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因此它的意义不可低估。
 
  无惧红色恐怖学生记者站出来
 
  对这场学生运动,台湾七大电视台仅TVBS、中天新闻台,及要装有盒子才能收看的壹电视有报道。不过,中天竟用上一小时,让《中国时报》总编辑为「旺中」辩护,其余东森、三立、民视、年代四台的新闻则只字未提,其中包括两家亲绿的电视台!
 
  因为这场运动,有的学者、学生不但被「旺中」​​批判或提告,甚至诬蔑学者用金钱策动学生集会,还被狗仔队连续跟踪,更让人感受到「怪兽」还没有完全成形,已经这样可怕,也看到他们为在台湾建立一个洗脑基地而不择手段。
 
  未来如何发展,不但取决于已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的马英九总统,也要看北京的态度,北京是最在乎意识形态的。但是民间的反对力量也很坚决,台湾记者协会将在九月一日记者节举办大游行,这将是台湾十八年来为抗拒政府的干预、捍卫新闻自由的第一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在二十一世纪科学昌明、资讯爆炸的今天,居然有人要对民众进行「洗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独裁者,至少也是独裁者的心态。不幸,这就发生在香港与台湾,所谓「大中华」地区,而这当然与幕后的中国共产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因此,必然激发「反洗脑」的群众运动。在这场群众运动中,年轻人站出来了!
 
  核心价值被侵犯触发大游行
 
  香港七月二十九日举办万人游行反「国民教育」科,结果有九万人参加,可见这场运动涉及面之广。发起这场运动的是一个叫做「学民思潮」的组织,由一批中学生在去年组织起来的。正是他们,敏感地感觉到中共在香港的洗脑教育日益严重,真正有先见之明。所以今年香港教育局将在九月的新学年强推「国民教育」课程时,他们揭竿而起,得到家长、教师,以及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响应。他们的召集人黄之锋今年才十五岁,不愧是「前锋」。
 
  黄之锋在维多利亚公园由香港电台主办的「城市论坛」中,与「爱国老师」辩论,老师输不起而恼羞成怒,真是有愧于为人师表。但是这些年轻人态度谦卑,非常令人欣慰。
 
  六月四日的烛光晚会香港有十八万人参加,七月一日又举行了四十万人大游行,接着就是这次九万人游行。两个月内三次大规模集会、游行。不是香港人喜欢集会、游行,而是香港核心价值受到中共侵犯后的本能反应,尤其是为了子孙后代的前途,绝不能像大陆人那样成为共产党资讯封锁下的「愚民」。
 
  教科书与媒体被用作洗脑工具
 
  香港的洗脑是透过教科书。台湾的教科书也充斥过去国民党的人治教育,维系封建伦理制度。除了加强「四书五经」的教学外,更力图控制媒体,开民主倒车,以便减少与中国统一的阻力。
 
  台湾的反洗脑运动聚焦在反对政府制造的媒体「怪兽」。威权时期台湾两大报系之一的中国时报系,因为长期亏损而要脱手,二○○八年时准备卖给香港的壹传媒集团,本来一切条件都谈好了,只等签约,哪里知道与媒体无缘而在中国大陆发财的台商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突然搭私人飞机赶回台湾,当天就签约,收购了包括中国时报、工商时报、时报周刊与中天、中视两家电视台等媒体,于是与中国关系非常紧密的「旺中」集团成为台湾媒体界一大霸主。
 
  这个收购行动背后的中共影子太明显了,这也从收购成功后蔡衍明即向员工宣布,马英九是他的朋友,亦即要员工「识做」。这些媒体遂公开的亲中、亲马无所顾忌。因为报道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在中国官场只是「小咖」,《中国时报》总编辑就被降职。今年一月,蔡衍明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时,更说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并非事实,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非常民主等等。这些论调引起哗然,包括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身在美国的余英时教授,以及台湾的许多学者都表示无法接受,网上也开展反制的联署行动。
 
  更可怕的还是蔡衍明仗着他的雄厚的政经影响力与财力,再力图以七百多亿元台币收购国内主要有线电视通路系统业者之一的中嘉网路。如果收购成功,「旺中」就可以掌握多达十二个频道和十一个有线电视系统,因此将可以决定全国三分之一民众收看的有线电视内容,可能造成媒体的集中垄断。例如反共的壹电视要上架,因为旺中控制通路,就可能被刁难而无法上架。
 
  台湾制造媒体「怪兽」引发反弹
 
  因此这个收购案在媒体界、法律界与学术界引发强烈反弹。但是许多媒体,或者是认同与中国统一的路线,或认为收购终将成功因为害怕报复而噤声,完全不报道这个新闻。由此可见问题的严重程度。
 
  这个收购案需要NCC(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批准。NCC人事由马政府决定,政府当然乐观其成,可是七位成员中有三人反对,只是不愿公开违背马英九的旨意,而且在三比三对决时,最后将由主任委员苏蘅投下关键一票。有鉴于此,反对的三名委员没有出席审查会议,以致流会,而流会则主委不能投下她的一票。
 
  为此,这三名委员被「旺中」​​与国民党立委连续批斗,被迫退出审查。苏蘅怕承担责任,就采用拖字诀。由于这届委员任期到今年七月底,在上级压力下,NCC在任期结束前三天匆忙设下条件批准通过收购案,事先还与蔡衍明密谈。所谓条件,主要就是为了防止垄断,要「旺中」与中天、中视切割,意味着出脱股权。为何他们不敢干脆否决呢?那是会得罪马英九,也得罪「旺中」;如果无条件批准,又成为扼杀台湾言论自由的罪人。
 
  岂料第二天NCC新人事案通过,几乎全是亲马亲中人士,蔡衍明遂否认他接受这些条件,也许他认为新的委员势必会通过他的收购案。因为如此,又打了原NCC一巴掌,形成一场闹剧。
 
  在最后几天的关键时刻,相信受到香港反对国民教育洗脑的影响,台湾学生也站出来反对NCC的做法,反对「旺中」并购案。七月三十一日这天虽然站出来的学生只有七百人,但是因为是暑假期间,许多学生已经回到中南部,而这又是二十多年前六四以后的野百合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因此它的意义不可低估。
 
  无惧红色恐怖学生记者站出来
 
  对这场学生运动,台湾七大电视台仅TVBS、中天新闻台,及要装有盒子才能收看的壹电视有报道。不过,中天竟用上一小时,让《中国时报》总编辑为「旺中」辩护,其余东森、三立、民视、年代四台的新闻则只字未提,其中包括两家亲绿的电视台!
 
  因为这场运动,有的学者、学生不但被「旺中」​​批判或提告,甚至诬蔑学者用金钱策动学生集会,还被狗仔队连续跟踪,更让人感受到「怪兽」还没有完全成形,已经这样可怕,也看到他们为在台湾建立一个洗脑基地而不择手段。
 
  未来如何发展,不但取决于已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的马英九总统,也要看北京的态度,北京是最在乎意识形态的。但是民间的反对力量也很坚决,台湾记者协会将在九月一日记者节举办大游行,这将是台湾十八年来为抗拒政府的干预、捍卫新闻自由的第一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吴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