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香港新维月刊和脸谱杂志都是江身上的一条管子(多图)

40181

李晓
 

《脸谱》2012年1月27日创刊,是吃人血馒头的!


香港新维月刊是换汤不换药的多维──江氏嫡亲媒体。

【人民报消息】江氏嫡亲媒体臭了一个,再建仨,这叫什么?垂死挣扎。过去打一针就行了,倒气儿的时候,就得全身插管子。

香港的《新维月刊》和《脸谱》杂志都是江身上插的一条管子。

《新维月刊》2011年9月6日在网站刊出文章《江泽民「被逝世」来龙去脉》。这篇文章刊登在《新维月刊》2011年8月号,总第10期。也就是说到2011年8月《新维月刊》总共才出了10期,而《脸谱》更嫩,是2012年1月27日才出首期。

《新维月刊》在《江泽民「被逝世」来龙去脉》中说:「7月5日晚,中国内地新浪微博上,有关江泽民病危、逝世的消息开始流传,包括大面积心肌梗死、肝肿瘤扩散全身、301医院附近戒严、院内遍布荷枪实弹军警……」「7月6日凌晨,有网友以漫画形式暗示江泽民去世;6日中午,有网友称,北京中国移动用户已无法发出彩信,并怀疑这是『一级战备状态』内容之一;下午3时许,微博上传言,解放军301医院门前以及通往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的路上交通拥堵,中央部级以上主要领导不得离京;晚5点左右,一位网友发布消息,称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会正式发布消息。」

文章还说:「正当各大媒体都在打探消息虚实的时候,当晚6时36分,香港亚洲电视一位女主持竟然幽幽地宣布:据北京可靠消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病逝,终年84岁。之后,亚视不断滚动报道『江泽民逝世』,并播放其生平回顾片段,而且还将台徽转为黑色。尽管取消了9点半的「逝世专辑」,但亚视至晚上10点仍然坚持报道『江病逝』。」

「幽幽地宣布」和「仍然坚持报道」摆明了《新维月刊》的护主子立场。

文章说:「沉默了18小时,北京终于开腔。7月7日中午12时12分,新华社发出英文稿,引述权威消息指江泽民病逝的消息『纯属谣言』。但报道中未有提及江泽民目前身体情况,以及身在何处。」

都是在北京,江是死还是没死,为什么官方要沉默18个小时才开腔?为什么开的还是洋腔?!

这种现象被《新维月刊》说成是「江泽民死讯获中共高层授意。」也就是说胡锦涛授意放出江死的消息,而不是亲属从301医院得到消息抢头条。

最神奇的是,全世界都不知道江的确切消息,《新维月刊》知道!

报导绘声绘色的说,「但据《新维月刊》了解,在亚视7月6日晚上六点多钟播发『江泽民死讯』时,江泽民已经离开医院,在家中自行车健身器上锻炼脚力……」。

连江家中有个自行车健身器,江回家就锻炼脚力这样的细节《新维月刊》都知道,莫非宋祖英眼里的「猫头膺」王冶坪是《新维月刊》的老板?!

《新维月刊》曾发表一个「关于媒体报导有误的声明」,说「有香港报章介绍本刊前身是《多维月刊》,是《多维新闻网》旗下一本刊物,也有报道称本刊老板为何频。 本刊特此澄清,《新维月刊》是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民间时政杂志,与《多维月刊》和《多维新闻网》无关,亦与何频先生无关。」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多维的创建人何频被江人马收买后,多维就成为众所周知的「江氏嫡亲网」,何频自己也公开承认是这样。后来江系势弱,多维总部搬到北京前,把何频踢了出去,其他人自谋出路。香港《多维月刊》顿现绝境,经过一年时间,改名《新维月刊》,并声明是香港《多维月刊》的全班人马。怎么能说与《多维月刊》和何频没有任何关系呢?

不但有关系,而且全盘继承「江氏嫡亲网」衣钵,对江泽民涂脂抹粉、歌功颂德,并打击和贬低不是江氏嫡亲的高官。

2012年1月27日,《新维月刊》网站以「《脸谱》杂志在香港创刊,曝光十八大常委名单」为题,介绍了同类《脸谱》。

报道第一句话就说:「在新闻出版自由、媒体活跃的香港,最近又出现一本新杂志《脸谱》。《脸谱》首期即推出北京政圈流传的中共十八大就常委座次名单,以及江泽民、吴仪等前中共政要参禅礼佛的消息。」

《脸谱》首期有数篇文章是美化和歌颂江泽民的,例如「江泽民的家居生活」「江泽民踏遍名山古刹」「江泽民退休生活:游历江南」「与江泽民相识相知五十年」等等。杂志《脸谱》是谁花钱办的,已经非常清楚了。


你不知他是否是自己失踪的亲人!
最近,中共用大量八卦新闻来转移薄谷开来案的核心内容──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而这个核心内容的始作俑者是江泽民。所以,杂志《脸谱》既要帮忙江泽民,又要帮忙薄熙来和薄谷开来,怎么帮呢?小骂大帮忙是血债帮媒体的显著特点,用薄瓜瓜转移他爸妈的罪恶,他是愿意忍受的,况且海伍德也死了,怎么编都行。

2011年11月26日《华尔街日报》透露,在北京,薄瓜瓜开火红似国旗色的法拉利约会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Jon Meade Huntsman)的女儿共进晚餐。事后,洪博培的女儿艾比证实确有约会,不过共进晚餐的一共有四个人,薄瓜瓜、其姐姐玛丽安,还有她和薄瓜瓜的一名友人也在场。

薄瓜瓜出面声明说那辆法拉利没有注册在他名下。他只管用,其它什么都不需要负责。

今年4月24日,父母都出事后,薄瓜瓜通过电子邮件给哈佛肯尼迪学院校报发表声明称,从未去过位于北京的美使馆,也没有红色法拉利。显然薄瓜瓜的表演水平比他父亲薄熙来是差着相当大的档次的。

薄熙来没被撤职前,有报导说薄瓜瓜对洪博培千金有点毛手毛脚,但洪博培千金没有出面澄清或证实。薄熙来夫妇都被关押之后,《脸谱》说,那天薄瓜瓜不知把洪博培千金带到哪裹去了,直到深夜都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最后洪博培通过中共外交部才找到人。洪博培一家都信仰摩门教,而摩门教严禁婚前性行为,无论男女婚前都守身如玉。对此,洪博培的恼怒可想而知。

听着挺吓人的,但薄瓜瓜总不会当着洪博培另一位千金和自己朋友的面,强行把玛丽安给变成非处女吧?

现在连海伍德出面摆平这件外交事件的故事都八卦出来了。报道是这样说的:薄瓜瓜性骚扰事件在北京权力圈子和外国人中流传甚广,当时一外媒记者w 听说到这个事情,就开始调查,并联系有关的当事人,并向薄家求证。自然,海伍德很快就知道薄瓜瓜又有了新麻烦。海伍德怕夜长梦多,急切地找到W,并要求和他聊聊。不知是海伍德对有关当事人的「公关」起了作用,还是与媒体的「沟通」有了效果,w记者后来对此事的调查进展不大。据说, 海伍德为薄瓜瓜做的最重要也是最后一件事,正是帮薄瓜瓜摆平了性骚扰美国大使女儿的事情。因此可以判断,海伍德要想「毁」了薄瓜瓜的话,曝光差点酿成外交纠纷的性骚扰事件,就足以让薄瓜瓜身败名裂,用不着去要了薄瓜瓜的命。而那份邮件应该是指名誉上的,而非生命威胁。

但是,海伍德的朋友说,那份邮件并不存在。甚至有一位朋友说,如果海伍德真的威胁过谷女士之子的幸福,我愿意吃下自己的帽子!

党不珍惜任何生命,转移视线并不是为了薄谷开来和薄熙来,而是为了党继续存活。所以,无论是《新维月刊》还是《脸谱》杂志,还是不断冒出来的其它泡泡儿,只要是帮助中共、帮助江泽民,就是在干人世间最恶的事,就是在吃人血馒头。△

(人民报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