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职场纵横
紫韵  >  乱世败象
贪官出走外逃指南

40393

伴随着贪腐的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以及势如破竹、烽火燎原,悄然间,贪官外逃,已然成了气候,成了大气候。以往纸里包火,一切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火焰熊熊无从遮掩之际,这个问题方浮出水面。贪官们把若干年来横征暴敛、巧取豪夺的国人财富席卷一空,遁形而去,从权倾一方的省委书记,到权力鸡屁股上的科长、股长,吃饱了就跑,贪足了就逃,无一例外。

去年的一份资料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已高达16000~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据说,在一些西方国家,甚至已经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贪官一条街”、“贪官二奶村”以及“贪官子女村”。人赃都在,老婆孩子热炕头,还是西方的热炕头,活得无比舒坦,你能怎么的吧?

此情此景,无疑足以令人类社会既存的任何一种、任何一个行政机构、组织无地自容。

今年4月,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卷款两个亿出逃以及近日风传的有关大贪官或贪官手下美女出逃,令贪官出逃问题再次被聚焦。这是最新的案例,一个已然成功,一个是风闻中的存在以及风闻中的失败。看来,贪官外逃的比例,很有可能是“半儿劈”了,也就是说,贪官外逃的难度系数加大了。

当此关口,外逃成功,无疑成为贪官们梦寐以求的事情。这就需要外逃贪官苦练基本功,做足功课,掌握外逃的基本方略及技能、技巧。温故知新,笔者研习既往贪官外逃的经历,总结经验一枚,无偿送给潜伏着的无数贪官们。简单归纳,如是者四。

第一,你要做好铺垫,和身边的人搞好关系,起码你要让大家思维和行动都比较迟钝、迟缓,你自己行动则要果决、迅速。要确保在你出逃的一定时期内,大家都装聋作哑、不闻不问,给你的安全出逃备足充分的时间。等大家或做戏穿帮或果真如梦方醒之际,插翅也追不上了。你一定要切记一个道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比如,原福建省工商局长周金伙,就是在纪检部门找其谈话的当口,谎称回家拿笔记本核实而脱逃的。回家后,周金伙立即给福建省委领导写了一封信,请求提前退休:自己勤奋为党工作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一直被党组织怀疑,很寒心,故申请提前退休。两天后,福建省委领导看到了周金伙的这封信,当即通知让他到省委来面谈,但这个时候,周金伙已经在享受国外的蓝天白云了。

再比如,原中共河南省安阳市委副书记李卫民,在得知自己的贪腐行径暴露后,趁参加一个追悼会的机会去往北京,路过石家庄时住进宾馆,从此一去不返。他在人间蒸发3个月之后,河南省高检才以“涉嫌受贿罪”对其立案。对其失踪一事,安阳市主要领导有一句经典回应:“他去看病了”。

这样看来,身为贪官,你要知晓自己的处境——并不是你一个人贪,并不是你一个人想出逃。既然你必须出逃了,他人心里当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然会兔死狐悲、惺惺相惜,当然会以各种方式帮助你。你忽略了这个天大的资源,你就算白活了。

第二,念头既有,你就要早做准备,未雨绸缪,天阴带把伞,肯定不是坏事。若屎到屁股门再拉,多半会拉在裤裆里,弄得一辈子奇臭无比,一命呜呼了事。既然决定了,就要迅雷不及掩耳,就要神不知鬼不觉,就要欲擒故纵、声东击西。

这方面的成功案例,当属原江西鄱阳县财政局经建股股长李华波的出逃。自2006年开始,李华波在5年时间里,伙同他人,逃避层层专项资金审批手续,私盖伪造公章、提供虚假对帐单,将县财政局9400万元资金陆续转至预先注册的公司帐户上。李在逃离前,进行了精心的策划、准备。他先卖掉房子、回拢资金。在这之前,他还向朋友借了巨额债务。

李华波成功出逃后,他给鄱阳县财政局党委副书记程四喜打电话说:“我已经逃到了加拿大,这几年,我贪污了很多公款”。

这份洒脱,不写入人类洒脱史,真是说不过去。

原贵州省交通厅厅长、贵州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卢万里,则是另外一种情形。卢万里在贵新、贵毕公路建设中,利用职务之便,安排其女婿、广东申达公路工程有限公司邵俊,签订安全防撞设施合同,套取国家巨额国债专项资金。事发后,2001年8月,邵俊在白云机场准备出境时被抓获。

翌年1月,卢万里化名“张唯良”从广东出境,出逃斐济共和国。但当年4月16日,卢万里被押解回国,之后被执行死刑。

一个被枪毙,一颗枪子崩烂了一颗贪腐的头颅;一个则成功脱逃,之后竟然还有余裕给曾经的上级领导打电话报喜,气死人不偿命。贪官的命运,差距咋就这么大?

俗话说,不打无准备之仗。这就是差距所在。

第三,你一定要善于运用专业知识以及高科技手段。要不懂就学,不懂就问。没有知识、不运用高科技手段出逃,就等于是草寇起兵、文盲出逃,出逃的成功率当然不会很高。

在这方面,四川移动资料部总经理李向东,做出了顶呱呱的榜样。在国家审计署进驻四川移动集团后,李被约见谈话。这小子反应奇快、游击战术运用得炉火纯青。第一次纪委找李向东聊天,要身份证,李称回家去取。出门后,他立即安排手下为其购买机票。同时,他将手机交给一个沿街游荡揽活的人,称要出差,外地漫游太贵,给了3000元酬金,让其帮忙保管,并嘱其不要关机,也不咬接听。这个人满城跑着揽活,监控者以为李尚在城中,三天后方知上当!

后得知,纪委找李向东的第二天,李给秘书留下掩盖行踪的简讯后,就已然离境了。

好莱坞拍电影不取这个情节,耽误啊!

当下,整容、易容很风行,如大片中的间谍一样戴个面皮出来蒙世,成功的概率可能也比较高。你的护照上是个面皮,你走到安检口也是个面皮,一模一样,偷天换日。这当然已经属于一出好莱坞大戏了!

第四,关于出逃的去向以及归属,也很有讲究、很有学问。对于那些涉案金额相对小、身份级别相对低的出逃人员,首选一般为泰国、缅甸、蒙古、马来西亚、俄罗斯。但这些国家风险较大,源于与中国有合作打击犯罪的协议。以往聪明的贪官,都是把这些国家作为跳板的。对于那些一时半会弄不到去西方国家签证的出逃官员,只有一个选择,龟缩在非洲、拉美、东欧等小国。当然,这也是个跳板。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当属犯案数额大、身份高的官员的首选,这个概不赘述。

官员们出逃成功后,一般会人间蒸发、彻底消失,后半生只能过隐居生活。

对于那些曾经叱吒官场、在政坛呼风唤雨、游刃有余的官员们来说,平素颐指气使、趾高气昂惯了,前呼后拥、被簇拥、被恭维惯了,发号施令、作指示、享受掌声惯了,让他们过索然寡味的隐居生活,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个时候怎么办?找组织!

前文已经说过,在西方一些国家,已经形成了贪官们及其子女活动、生活、社交的街道、村落。这些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官员们一定还会尊奉以往的爵位高低,井然有序、上下有别地进行他们的生活的,包括组织生活。估计原云南省委书记、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高严,应该是最高级别的外逃贪官组织的大领导。贪官个人孤掌难鸣、力道有限,找到组织,找到高严,你这颗忐忑不安的心才能落定,你才能最终踏实下来。
是谓:好生活,找组织;不孤单,找高严。

无疑,以高严为首的、流落境外的贪官人员、贪官组织、贪官党,也存在着一朝变天,被一网打尽、倾巢覆灭的可能。作为贪官,你当然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