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地震

【看中国记者杨可欣报道】9月7日11时19分云南彝良县、贵州威宁县交界发生5.7级地震。最高震级达5.7级,震源深度14公里。截至当天下午7时20分,官方公布地震死亡人数已上升到63人,其中洛泽河镇46人、角奎镇11人、龙街乡3人、荞山乡2人、龙安乡1人;受伤人数攀升至715人。

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7日连发多次地震,据《中新网》官方消息,截至下午7时20分,云南贵州交界地震已经造成63人死亡(洛泽河镇46人、角奎镇11人、龙街乡3人、荞山乡2人、龙安乡1人);受伤人数已达715人;受灾人口达45万人以上;房屋倒塌3961间、严重损坏13876间,畜圈倒塌3455间、受损11633间,牲畜死亡4384头 (匹、只)。对于只有5.7级的地震,却有如此重大的伤亡,许多中国民众震后在微博热议,本次天灾背后的人祸。

云贵交界地震已经造成63人死亡 715人受伤
云贵交界地震已经造成63人死亡 715人受伤

震级低,伤亡人数多

据昭通市民政局报告,截至17时30分,地震造成彝良县、昭阳区和大关县3县24个乡镇受灾,受灾人数70余万,紧急转移安置10余万人,房屋倒损2万余户。中央气象台预计,未来三天,震区多阴天或阵雨天气,对救援工作不利。

据网友微博消息,广西、四川、重庆多地都有明显震感。网友“文采激云”对官方公布的伤亡人数表示不满:“地震-又是该死的地震!其实地震不可惊,让人震惊的是一个不到六级的地震竟死了这么多人?看看其他国家的地震,比这严重的多,却死人寥寥。而我们国家呢?实在令人痛心啊!无奈,我们只能为不幸蒙难的人祈福、默哀!”

据网友@戒love-欣儿透露:“彝良的亲友说,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彝良县洛泽河镇毛坪村朱家营组)到目前为止有好多伤亡人员,因为山高谷深,山体滑坡的原因,他们没有办法带伤员离开。而且现在要命的是,没有任何救援人员上去,没有吃的,没的喝的,又没有人懂救援!”

另一位网友“破碎的海浪”则称:“昭通一哥们儿中午正在家做饭,油刚下锅自己就飞了出来,锅铲也跳了起来,吓得够呛!家里房子震裂了,所幸没事。现在一家人躲在学校里,不敢回家。”

“沿着昭彝公路进入彝良县城的路上,我们看到附近的村民都聚集在外面,不敢回家住,一路上的村子都停电了,村民点着蜡烛。另,昭彝公路上,由于地震,有落石残留在路面上,过往车辆,一定小心!” 另一位现场目击者王正民于12时10分描述了绍通的余震。

豆腐渣工程,天灾还是人祸?

本次地震震级低,伤亡人数却很多。伤亡人数应该多归咎于天灾,还是人祸?云南省地震局局长皇甫岗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此次滇黔交界地震造成云南省彝良县人员伤亡较多,伤亡较多原因有四:一是灾区人口密度较高;二是灾区经济水平相对较低,当地群众生活贫困,一些房屋抗震性能偏弱。三是灾区多为山区地形,四是两次强震叠加。

而许多中国大陆民众,除了在微博上传播现场消息外,还做出了了更加令人深醒的问题分析。

“地震对偏远山区和经济不发达地区的破坏力是非常巨大的,那里的绝大多数房屋并没有结构上的抗震措施,即使是不算很大的地震都足以让砖瓦结构的房屋倒塌,更别说有些山区的房屋还是‘土木’结构,根本经不起一般的地震,这种现状太难以让人接受了。”另一署名为“哈丫西”的网友则认为,豆腐渣工程也是伤亡人数的隐患。

署名“懒人的蓝”的网友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老弟高中三年的母校市内不知有没有震到?以那里的房子质量和构造农村基本都是土房子,别说农村,就是市里的高楼都经不起震。”

三峡工程,天灾还是人祸?

除了豆腐渣工程被中国民众指出的人祸之一外,三峡工程也被指另一祸首。信仰无神论的官方对大自然的随意破坏,引来了如今的后患无穷。

网友称暐伟道来称:“三峡工程祸国殃民,把流了几千年的长江分成N段,自古蜀地富庶,从无灾祸,自三峡建后地震等灾害就频至,毁坏的千百年的古迹自然数不胜数!把鬼城都淹了!上下游的生态都变得紊乱了,云南连年旱灾,鄱阳湖变成了康熙草原!”

@景了个岳: “这群败家玩儿,为三峡,多少人流离失所,劳民伤财后再告诉我们,当年设计有误!请问洪涝干旱可逆么,四川云南地震可逆么?”

小小红豆2174854725:云南四川交界地震。自从三峡大坝建成后,云川宁藏地震频发,说明了什么问题。网友“微波胖大海”也附和道:真的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我勒个去。”

“四川省近十年来新修4000座左右的水电站,相当部分没有验收。三峡上游还要建八个大坝。刚刚地震的四川、云南地区,周边有几个大坝在建中。这些大坝就在金沙江上。人民的生命安危国家的财产谁出来说句话!”旧世主网友则认为云南周边建造的水电站也是地震的缘由之一。

寒山愁眠人也称:长江三峡是东西重要的水汽通道,重庆云南的严重干旱与三峡大坝有重要影响。水库蓄水引起大大小小二万余次的小地震没有引起重视。判断一个大坝的得失起码要看四五十年,这一批马屁精加上决策人的虚荣心就是当年三门峡悲剧的主要原因。

雪上加霜,干旱加地震

位于三峡工程所在地的云南彝良,由于三峡工程的后遗症,造成当地不仅遭受地震,也曾连续三年遭受干旱。凤凰网2011年5月9日的一篇《三峡大坝所在地宜昌遭遇罕见大旱 农田受灾》解开了地震局长关于“云南彝良民众贫穷”的秘密:

“在云南彝良洛旺乡洛旺村长河村民小组,受持续高温干旱天气影响,村民吴大莲苗床上的玉米苗已枯萎。苦的总是我们朴素的老百姓,希望政府能好好的关照我们的劳苦农民吧。没粮食的收入,他们是很难过生活的。”

暐伟道来:“三峡工程祸国殃民,把流了几千年的长江隔成好几段,不仅毁了巴蜀之地地震连连,毁了云南湿润地区连年干旱,把下游的鄱阳湖变成了康西草原。。。多少人背井离乡,多少文物被毁,连鬼城都迁都了。”

@老徐时评: @大名v: “奢华的政绩工程,终有一天会变成耻辱柱牢牢地将历史钉在山峰上。@王海涛1976429: 所有参与严重破坏生态平衡、造成数以百万计的人被迫迁移的三峡工程的人,都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以提议建立道德档案那女的她爹为首(意指李鹏)。”

@沉默D翅膀:“也许只有 与天斗 与地斗 与人斗 都其乐无穷的 D 能干出这种事来。天无三日晴的贵州持续干旱,云南干旱,洞庭湖快没了,地震,它们真敢啊!”

云南地震
云贵交界地震已经造成63人死亡 715人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