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紫韵  >  乱世败象
死囚有“替身”、行刑可“顶包”?

40395

连世纪大案,薄熙来妻子的毒杀英国商人伍德案,外界都质疑出庭的谷开来是替身,面容与真人不符。今日的专题报导,何山就同大家披露,一个死囚都可以有“替身”?行刑都可以“顶包”、“调包”的个案。一个白发苍苍的78岁老妇,10数载为自己被杀害的儿子申冤,因为她和数名目击证人,都坚称法庭上审判的凶手,与行刑被枪毙的并非同一人。(听下何山报道)

以下78岁的老妇唐伍妹的故事,坚信杀害自己儿子曹国良的真凶,在法庭上被“顶了包”,大陆连死囚都有“替身”,行刑也可以“顶包”。唐老太,15年来处处上访,到法院、到检察院,为了是找杀害儿子的真相。她坚称,当日在法庭上见到的凶手和最后被正法的不是同一人。为了解最终被行刑者,被枪毙者的底细,她更发现,法庭上提供的凶手姓名居然“造假”。到凶手的居住地查证,居然查无此人。唐老太不甘心,10多年来,她到上海的法院、北京等地上访,均不获受理。

透过长途电话,记者与身在上海的唐伍妹倾过,“你讲,你问我,我听见!”,记者于是单刀直入,就疑点一一与唐伍妹查问。

记者:你在法庭上有没有见过凶手?
唐伍妹:见过(亲眼?甚么时候?哪里?) 开庭的时候见过,最后是两个不同的人。
记者:你在法庭上见过这个人?
唐伍妹:对(怎么说被枪毙的人不是法庭上审的人?) 不是,调包了,证据我拿到了,我两个女儿都见过凶手。

由于唐伍妹已经年纪老迈,又只讲上海话,她叫身边的善心人,一边翻译,一边对本台说,“不是有档案材料的吗?上面有凶手的照片,这与她法庭上见到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记者:有没有其它证人?
唐伍妹透过翻译说,“还有我的儿媳妇,还有10几个人。”
记者:你拿到的证明文件,是讲甚么?
唐伍妹:当时拿到文件之后,就与法官争论起来。(名字对不对?身份证对不对?高矮肥瘦对不对?)就是有(行刑的)照片的,与法庭上不一样。

单是凭著肉眼看,可信吗?唐伍妹有否眼花?看错呢?记者问,她透过翻译回答:“就是枪决的人有一个档案,她说姓名是错了。枪毙的人与杀她儿子的人的名字也不一样!”

记者根据法庭的文件,案发在约20年前,唐伍妹的儿子曹国良,被同村村民朱永兴怀疑与朱妻子有染,于是买凶杀死曹国良。法庭判决凶手杜文生死刑,买凶的朱永兴“故意伤害罪”,可免一死,先被判刑15年,后获减刑至9年,2004年在减刑后已经获释。唐伍妹的上诉书则指,庭审当时,法院竟不通知她及媳妇到法院旁听;除了行刑者被“顶包”,主谋更被轻判。

就行刑者被“顶包”,该死的没死?是否是因为法庭文件出错,事实上杀对人呢?记者追问唐伍妹,她透过翻译说,“没有搞错,因为整个档案材料上都是讲他儿子的事情,她的两个女儿都看到,(枪毙者档案)讲的是关于她儿子的事情。”

大陆的死刑制度一直被外界诟病,有苦主指责用权、用钱可以“顶包”,有钱可以找到“替死鬼”。民间及刑场更有一说,指反正一死,行刑者何不惠泽”后人,卖掉身体器官?更有指,一命顶多案,拿个安家费,好求“照顾”身后的家人。

协助唐伍妹申冤的马亚莲就对记者说,该冤案得不到更正,是大陆社会对不公正、不公义,已经麻木。要法院更正,即推翻自己的决定,法官之间官官相护,私相授受,错案追究制度谈何容易。马亚莲说,“一个白发老太太,60几岁上访到78岁,没有一个地方的部门,公、检、法都不理她,现在的错案追究制,就造成错案反而得不到追究,为甚么?规定是法官和院长是要受到处理的,大家上下都是同事,上级以下级,都是认识的。没有地方官的介入,反而是错案得不到追究。”

协助唐伍妹的马亚莲说,整个案子,有多处漏洞。先有法院开庭不通知家属;再有不给律师查阅卷宗;还有民事索偿部份法官不指引受害人;更有轻判买凶杀人的主谋等等。马亚莲,“在国内没有人讲,谁敢讲呀!受害者的老婆现在患了子宫癌,当天她看到过这个杀人的凶手。判决书上凶手的地址,唐伍妹去查找,当地的居委会,出示证明,没有这个地址、也没有这个人。”

会不会是法庭提供的杀人犯地址错了,而被行刑的人是对呢?记者质问。马亚莲说,“是有问题的,也有可能法院并不知道是被调包了,可能是公安,也可能里面有错综复杂的事情。但最起码,是中级法院审理的时候出现错误,必须重审,这是最起码的一点。”

根据苦主提供的材料,法庭第一次庭审凶犯时,竟也不通知唐伍妹,是她无意中得知才与女儿赶去旁听,但村的支书和村办、厂长都被允许旁听。被告人朱永兴的家属、凶手杜文生的父母一早在场,就是不准受害者家属进去。

其次,上海二中级法院判决凶手杜文生死刑,但买凶者获轻判已获释,今日在村内“事业”有成、生活富足滋润。唐伍妹相信,买凶者与当局的关系良好,受到特别的“照顾”。

就算是被判死刑的凶手“杜文生”,其照片与唐伍妹及其亲友、村民等,在法庭上见到的人,其身高、面容上有极大差异,更让人怀疑遭枪决的并非真凶。马亚莲说,“我们国家是无法无天,公、检、法各方面,现在老百姓已经是麻木不仁,很多东西见怪不怪,很让人气愤的。我把这个事情想公布出来,让各界了解的时候,他们(网管)就把我的贴子给删掉了!”

各位听众,记者曾就此案,与庭审的法官联系,但对方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大陆的司法是否错漏百出,连死囚都可以有“替身”、行刑者都可“顶包”?欢迎你致电本台的热线讨论。我是何山,下次节目再会。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5/12 03:11:21 PM
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中国所发生这些恐怖灵异的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绝对真实。
游客
   09/14/12 09:13:07 AM
中国的司法是专门对负百姓的,对有钱有权的人形同虚设.再一个中国本身就是一个注重等极的社会,权钱交易盛行,有权有钱的人,缺德丧良心无人性,百姓案子原告被告通吃,天下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