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巨大遗产 祸害至今!
(网络撷图)

毛泽东乃腐败源头

毛泽东的遗产就是政治腐败,并为中共沦为最大经济犯罪集团奠定了制度及思想组织基础。中国的崛起只是贪官权贵的崛起,党富民穷、官富民穷──“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大摇大摆──中共只能通过暴力、谎言与金钱来确保腐而不败。

中国社会今天的腐败泛滥,致使原本拥护中共及改革开放者都产生了信心危机,于是就有了怀旧情感。似乎毛时代就明镜高悬、弊绝风清似的。事实上,中共是一个暗箱操作的黑道组织,历练出了一流的造假水平,外界几乎看不到真相。中共不能在阳光下生存,从核心开始扩散的腐烂,恰恰源于始皇毛泽东。建党九十年来,中共最为成功的,是把谎言宣传成真理,居然每每激动人心。

即使不算井冈山与延安时期的虐杀,直接或间接死于一九四九年后毛共专政的冤魂,国际史学界公认不下八千万。毛泽东才是腐败的“千古一帝”。以中共自己的史料,仅举三例看他的贪腐与糜烂。

大饥荒与毛泽东的奢靡

疯狂大跃进导致大饥荒,活活饿死四千多万老百姓,比中国有文字记载的两千多年来因自然灾害而死亡的全部人口还多,并创人类和平时期死人的历史记录。人民呼饥号寒的时候毛泽东迷上了西式大餐,据中共红旗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版的《毛泽东遗物事典》记载,以及当事人回忆录──被宣传为三年饥荒时期“不吃肉”、与人民“患难与共”的毛泽东,仅西菜菜谱就包括七大系列:鱼虾类、鸡类、鸭类、猪肉类、羊肉类、牛肉类、汤类──日常品种超百,其中有蒸鱼卜丁、铁扒桂鱼、烤鱼青、莫斯科红烤鱼、吉士百烤鱼、铁扒大虾、烤虾圭、咖喱大虾、罐焖鸡、红焖鸡、葱头焖鸡、法国猪排、意式奶猪、烤马骏、煎羊肝、牛扒、咖喱牛肉、伏太牛肉……。“主席一支烟”(四川什邡雪茄),竟是“百姓万人粮”……;饿殍遍野之际,各地还要为毛泽东修建豪华别墅(史称六十一座行宫)。除各省市首府外,一些中等城市如包头、鞍山等也竞相效尤,其数量之多、标准之高古今中外罕见(当时外交部总务司长等人观摩后说,有些地方的装修标准在钓鱼台国宾馆之上)。彭德怀一九五九年在庐山会议上提到:“好多省都给毛主席修别墅,搞什么名堂?”邓小平一九八○年八月十八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也说:“一九五八年以后,到处给毛泽东同志和其他中央同志盖房子,造成很坏的影响,很大的浪费。”

全民赤贫与毛泽东的巨富

据中共江西省委史料──

一九六七年十月毛泽东亲自审核了自己的稿费存单,达五百七十多万(相当于现在的三亿多),是当时的中国首富。一九七六年毛的存款更高达七千六百多万元(《党史文苑》二○○四年第五期《毛泽东亿万稿酬的争议》)……。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所有政治人物在位时发表有关公共政策的文字,均视为公共作品而不能收取个人稿费。西方政治家的稿费收入大都来自下台之后公开发表的文字。而毛的极权地位使其著作发行量成为全球之冠,仅《毛主席语录》的累积发行量就高达五十亿册,一度超过长盛不衰的《圣经》。事实上毛的文化只有初中水平,其文章大多为胡乔木、陈伯达、田家英、康生等人代写(毛泽东屡次当众坦承:“靠乔木,有饭吃”),百分之九十以上“毛著”文章出自秘书们的手笔,游击战“十六字诀”系朱德首创,而毛只是做了宣传就贪天之功;《老三篇》、《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论持久战》、《沁园春‧雪》等等名篇,毛只是冠名发表而已,但稿费却被他独吞。甚至“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也是蒋介石原创。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批转文化部党组《关于改革稿酬制度的请示报告》──废除了印数稿费制度而只采用字数稿酬。后来,全国报刊、出版以及所有创作均取消了稿费制度,全国唯有毛泽东一个人独享稿费特权,而且是垄断发行的印数稿费。当时每个家庭拥有多套《毛选》,大多不是个人而是由国家或单位花钱购买发放的;其著作不断再版,声称“手不沾钱”的毛泽东带头违规、假公济私。在老百姓赤贫的毛泽东时代,毛给江青、张玉凤、护士吴某、汪东兴、贺子珍的单笔赏钱动辄数万(总额上百万)。荣升将军以后的毛孙毛新宇却称:“爷爷一生艰苦朴素,穿过的两件睡衣打着五十九个和六十七个补丁。”

全民禁欲与毛泽东的滥欲

中共党史载,彭德怀曾斥责毛泽东“后宫佳丽、粉黛三千”。在中南海成立文工团的目的是“选妃”。一位中南海文工团的女琴师说:毛泽东没品味,一见着漂亮女人就拉上床,他的任何办公地都有“密室”,且对女性从来不尊重,包括自己的妻子,是个见异思迁的淫君……。杨开慧带着三个儿子为他身陷囹圄的时候,他却在井冈山上与贺子珍偷欢;长征逃亡途中,负伤十七处的贺子珍仍怀孕三次。而贺子珍赴苏联养病期间,他又与江青勾搭。同江青婚后又一直“暗渡陈仓”。晚年痴迷于“采阴补阳”来延年益寿。他蹂躏过的知名美女超百、不名佳人无数,佳丽品种像他的食谱一样丰富,直到临死也本性如故。最后的“通房大丫头”张玉凤至今享受省部级待遇。与此同时,众多老百姓却因鸡毛蒜皮的“作风问题”下了地狱。

事实证明,毛泽东不但是大贪官与谎言大师,还是大“剽客”与大“嫖客”。早在延安时期就硬著颈项:“说我无非是吃喝嫖赌,孙中山能够,为什么我不能够?”(《炎黄春秋》二○○九年第三期,《杨尚昆一九八六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

以暴力谎言确保腐而不败

在道貌岸然教导别人如何如何的同时,毛泽东却把贪婪与淫欲发挥到了极致,举国之力供他于神坛,而他却欺骗了全国人民。今天的贪官与“毛主席”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自身腐败而又要求所有的人必须“清廉”;自身腐化贪婪而老百姓合法脱贫的权利都被剥夺。独占胜利者的道德优势与话语权,开国领袖的威信足以感召善良并压制异己,毛泽东作为成功的农民革命帝王,他一个人站起来而别人都趴下了。即便如此,全国人民还要狂热崇拜一个甚于希特勒、斯大林的腐败暴君,其神化与魔化,为世所罕见。

随着个人威权统治的结束,中共的腐败通过“改革开放”的“走私”而扩散或膨胀开来。后续的领导人没有毛泽东的绝对权威与魔力,上行下效的贪官滥权致人心失范,行政体制内部已然失控,导致国家机器的系统性腐败与全社会的堕落。而中共以“立党为公”与“为人民服务”的名义倒行逆施,从“家天下”、“元老乱政”发展到今天的“官有制经济”,其独裁本质只是粉饰了现代铅华的权贵股份制分赃政权。集权集腐,当初毛泽东独享贪腐甜蜜,今天的特权阶级共享腐败福利,上下左右算是扯平了──驾驭腐败,成为控制或利用贪官的手段与治国之道,也是“坚持党的领导”之唯一有效保障;而腐败成为福利,又是维系官员“对党忠诚”的必然代价,罪孽便与官阶等高了。

树根荼毒,全株盈恶。毛泽东的遗产就是政治腐败,并为中共沦为最大经济犯罪集团奠定了制度及思想组织基础。中国的崛起只是贪官权贵的崛起,党富民穷、官富民穷──“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大摇大摆──中共只能通过暴力、谎言与金钱来确保腐而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