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7/20120427115029405.png
通过Google地球拍摄的秦城监狱卫星图片。

2012/04/27/20120427115030172.png
秦城监狱外景。

2012/04/27/20120427115030729.png
江青被押上法庭。

2012/04/27/20120427115030180.png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秦城监狱全部在押的战犯。图为特赦释放大会现场。

秦城监狱是中国最著名的监狱,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位于小汤山镇附近),曾关押过满清要员、国民党将军、“四人帮”、成克杰等高级别的囚犯。目前,中国被判刑的省部级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

建立于1958年的秦城监狱,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在同中国处于“蜜月”关系时,援助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与国防建设的产物。当时,苏联与中国订立的援助项目共有157个,其中之一便有秦城监狱,但因秦城监狱属秘密工程,对外不便公开,所以外人一般只知道官方公开的156个。

按照关押对象的不同,秦城监狱50多年的历史可以分成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上世纪50、60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满清要员、日本战俘和国民党战犯,军衔至少在少将以上;第二阶段,“文革”时期,关押的主要对象是高级右派和所谓的“反革命头目”;第三阶段,上世纪70、80年代,关押的主要对象是林彪和“四人帮”两个集团的成员;第四阶段,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关押的主要对象是省部级腐败官员。

秦城监狱隶属于公安部,而不是司法部。按照公、检、法、司的分权规定,监狱应该隶属司法部,因此,秦城监狱是惟一一座不隶属司法部的监狱。

一般的犯罪人一般情况是就近执行,即在哪里判决的,就在哪里执行。而对判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省部级腐败官员,不论在哪里判决的,都要集中到秦城监狱去执行刑罚。

“不是谁都可以到秦城监狱去服刑的。”这也许是省部级腐败官员的最后一个“特权”。(宗和)

建筑特点

墙壁特制可防撞墙自杀

秦城监狱有四幢带审讯室的楼房,排号为甲、乙、丙、丁。楼房一律三层,砖结构,坡顶。每间监室有20平方公尺,内有单独的洗手间,还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重犯囚室内的墙壁是特制的,可严防囚犯撞墙自杀。房内的常置设施只有一张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需要写“交待材料”时,才会由管理人员送进一张小学生式的单人课桌供使用。但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凳子是永远没有的,床铺就是犯人平日坐的地方。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了棱角,被打磨成圆形。铁丝、碎玻璃片、绳索甚至布条,以及易燃易爆物品,总之,一切可能被用来行凶、自杀、越狱的工具都在这里绝迹。

牢门是铁皮包着的木门,房门上方与厕所马桶齐腰部有“窥孔”,供哨兵对犯人24小时监视之用。一般牢房内有一扇窗户,约有一平方米大,底层开在比一人加一只伸出的手还略高的墙面上,上层开在视线以上的位置。窗台向上倾斜,窗户向上向外开启,玻璃上涂有白色涂料。窗户共有三层:纱窗、铁栅和玻璃窗。通过向外开启的窗户,犯人看不到楼下院子里的情况,也看不到周围楼房的情况。但在有的地方可以望见远山和夕阳;大部分人可以看到一小块天空,在阴天的时候,那天空就如同一块有长方形井口的深井。但在高级囚室里,这样的窗户有两扇,且是磨砂玻璃。

1967年,秦城监狱仿照苏联工程师的设计,加盖了六幢监舍。排号顺延为戊、己、庚、辛、壬、癸。与五十年代所盖的四幢加在一起,正好凑足“十天干”。

犯人待遇

部分犯人可享受特供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秦城监狱犯人的待遇不尽相同。

何殿奎离休前是秦城监狱监管处的处长,在秦城监狱及其前身功德林监狱担任监管员近40年。几乎没有第二个人能像他一样,阅尽了中国政坛高层人物的起伏面孔。从1960年3月15日秦城监狱落成第一天,何殿奎就在那里工作,直到1992年离休才离开。

在1960年监狱建成后,直至1967年监狱被北京卫戍区军管前,监狱四个监区犯人待遇均较高,特别是最高级的204监区。204监区每间监房约达20多平方米,铺有地毯,设沙发床。犯人伙食标准比照部长级待遇,由狱方到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供应部”采购。早餐提供牛奶,午餐和晚餐都是两菜一汤,饭后每个犯人可得一个苹果。这些苹果都是刚从冷库运来,放在稻糠中以保鲜。该监区犯人还能配发固体饮料,每盒12块,每块可沏一杯柠檬茶;方糖则分咖啡色的和白色的两种。以上供应日日如此,即使在三年困难时期也是一样。负责给204监区犯人做饭的是特地从北京饭店调来的乙级厨师刘家雄,他做的菜里包括鱼翅、海参。每天由204监区管理员何殿奎给该监区15位犯人送饭,每个犯人一个四层的饭盒,四层分别装有米饭、两个菜和一个汤,冬季里饭盒还要用棉罩保温。各个饭盒的颜色都不相同,以示区分。监狱设有医务室,有保健医生和护士。

在秦城监狱,特殊囚犯的生活待遇,会比在普通监狱优越。据近年走进或接触过秦城监狱的有关人士描述,秦城监狱关押高官的牢房除了面积较大,有的还配有写字台、卫生间、坐式马桶和洗衣机。一些在押官员除了“可看书读报”,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看电视,一般集中在晚上7点到9点。某些身体欠佳的特殊囚犯,饮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标准和费用由国家规定和支付,家属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家人提供。监狱虽有统一囚服,但这里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据《中国新闻周刊》)

监狱风云

秦城监狱或变为看守所

高级犯人写“春秋”

秦城监狱从建立起,关押囚犯的一半都是较高级别的犯人,包括满清要员、国民党战俘、“四人帮”等。由于犯人情况的千差万别,不同时期的每个犯人身上都代表着一个历史性故事,有人称之为“秦城春秋”。

秦城监狱有一套专门的设施和内部制度。监狱设有专门的医务室,配备保健医生和护士。他们只是负责犯人的一般疾病,定期检查“高级犯人”的身体。秦城监狱犯人的代号由数码组成。数码分为两个部分,前面的数字表示该人的入狱年份,以公元纪年表示。后面的数字表示该年份入狱的序号。如“6901”,前两位数代表1969年,后两位数代表收监的顺序是该年度的第一人。

实行单独放风制度

监狱犯人按“级别”不同有单独和集体囚禁两种,“级别”划分一般是根据犯人在入狱前的官职,或渉案的程度而定。秦城监狱与普通监狱不同,实行单独放风制度,犯人初到秦城时并不能立即享受放风待遇。每次放风时间20分钟至1个小时不等,时间依当时狱中犯人的数目而定。

1983年6月,依照由公安机关负责侦查、拘留、预审,由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改造的分工原则,公安部和司法部曾联合发出通知,将各地原来分别隶属司法、公安、农垦系统的监狱和劳改农场统一移交司法行政部门管理,但秦城监狱则属例外。

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2000年8月,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的燕城监狱开始建设,截至2009年,燕城监狱一期工程已全部竣工投入使用,具备了关押和改造罪犯的能力。燕城监狱将主要关押中央及省部级职务犯罪的重要罪犯和外籍犯人,以及具有研究价值的普通罪犯(通过其研究各项改造手段的内在规律)。燕城监狱全面投入使用后,秦城监狱会退出历史舞台,变更为看守所。(据京华时报)

秦城监狱

关过的特殊人物

多年来,秦城监狱总给人毛骨悚然之感。新中国建立以来,特别是十年浩劫一批冤假错案的受难者被关押在那里。从1952年至1992年在秦城监狱任管教员的何殿奎曾撰文,回忆了他在秦城监狱监管的一些特殊人物。

1.高级别的204区

秦城监狱前身是功德林监狱,曾关押过满清要员、国民党将军等高级别的囚犯。监狱204区有较高生活待遇,每人有20平方米的房间。配有地毯、沙发床、桌椅和热水瓶等生活用品。伙食即使在1960年前后国家经济困难时期,午、晚餐也是二菜一汤,一年四季供应高档茶叶、水果。这种待遇一直延续到文化大革命初。

2.潘汉年两进秦城

1955年4月,49岁的潘汉年(曾任上海市副市长)被关进功德林。潘汉年的夫人董慧后来到秦城陪同,不久,夫妇俩就被转移到北京团河劳改农场。1966年“文革”刚开始,为安全起见,潘夫妇从团河搬回秦城,生活管理仍由我负责。1975年5月潘夫妇被遣送到湖南茶陵县茶场安置,他俩就离开了秦城。

3.陈伯达大闹“寻死”

1975年4月,领导调我去管理陈伯达。那时陈伯达常闹监,动不动要“寻死”。经过观察,我看出陈要“寻死”是装腔作势。一天,陈伯达吃过早饭,突然叫喊“我活着没有什么意思,这样下去还不如死了好”,边说边要往墙上撞。监管战士迅速把他抱住。我叫战士放开他,说:“我今天倒要看看你陈伯达撞个头破血流。”过了几天,我又对陈说:“你要服从管理,有什么问题可以正面提出来……”我还未讲完,陈伯达就用右手打自己的脸,边打边说:“我该死,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党,我今后决不再这样……”自此他老实多了。

陈伯达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之一,1981年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同年7月保外就医离开了秦城。

4.“四人帮”相继入狱

历史给江青一伙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四人帮”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扩建的这座用来迫害广大干部群众的特级监狱,竟成了关押自己的地方。

押送“四人帮”到秦城监狱的秘密行动,是在1977年4月9日零点开始的。分两天时间,来往四趟。

秦城监狱“迎接”的第一个“四人帮”成员是王洪文。王洪文押到时已是深夜。前后是两辆警车,中间是押送王洪文的一辆防弹车。押送的军人都是全副武装,到9日1时10分到达秦城监狱。王洪文被带至牢房,换上号衣。第二个“客人”张春桥是9日凌晨3时到达。他双手戴着手铐,面部毫无表情。1977年4月10日凌晨1时左右,江青被“请”到了秦城监狱。江青下车后伸着两只戴着手铐的手,抬着头,就直朝里面走,脚步走得很快。两名女狱警将她带到牢房里。这是秦城监狱里一流的一间牢房,有抽水马桶,其他卫生设施也都齐全。女狱警很快就给江青换上犯人穿的号衣,从此这位“红都女皇”便在这里开始了她的铁窗生涯。姚文元是最后一个被“请”到这座监狱的。

外界曾流传,一些犯法的文艺影视知名人物如央视前文艺部主任赵安、知名词作家张俊以和著名演员刘晓庆等,也在秦城监狱度过。这些人以进过秦城而感“自豪”。知情人士说,其实他们只关在秦城监狱所属的看守所内,他们硬说是秦城,无非想藉秦城之名抬高身价。秦城监狱不是人人能进得去,除了高官,要不然就是间谍等重要罪犯。(据《世纪》)

延伸阅读

喜怒无常的“7604”

江青应该算是关押在秦城监狱里最著名的女犯了。

为了看管“两案”的要犯,秦城监狱专门成立了共和国第一支“武装警察干部大队”,从全国13个省抽调了300多人。其中由22个女兵组成的独立分队,专门负责对203监区“7604”号犯人的看管、提审、押送工作(秦城监狱原来不设女看守)。“7604”就是江青在秦城监狱的编号。

原河南省武警总队的李红,是当年看守过江青的女兵之一。多年以后,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在看押江青之前,她还和其他几个女兵专门去了一趟毛主席纪念堂。1978年4月17日,李红第一次见到江青。“这位已经64岁的女犯,身材姣好,腰板笔挺,高傲冷峻。”

在秦城监狱接受预审的日子里,江青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上午9点到10点放风时,她常常打太极拳。因为特别安排,“两案”要犯们的放风时间都不会重叠。江青不但见不到其他主犯,甚至还不知道有些人已经和她一样被关进了秦城监狱。

监狱中的江青喜怒无常。心情好时,她会在屋子里唱京戏,边唱边表演;生气时则会与看守发生直接冲突。李红仍清晰记得,有一天中午,开饭时间,江青开始使劲儿敲门,并冲李红叫喊:“饭送晚了,是凉的。”她不依不饶地抱怨:“主席尸骨未寒,你们把他唯一的亲人关起来(指毛远新),这是对主席的不恭……把主席夫人关起来,不把我当人看,我有什么错?”

李红回忆说,当时江青已经闹了近一个小时,听到她说这句话,李红也急了:“你是主席的第几夫人?第一夫人是杨开慧!”

江青大怒,骂李红:“你个小瘪三!”李红当即回敬了一句。江青扑上前,将一口唾沫吐在李红的脸上。

1981年1月25日,江青被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1983年1月25日,改判为“无期徒刑”。

1987年,江青在秦城监狱关押了10年后获保外就医。1991年5月14日凌晨,不堪病痛折磨的她,悄悄地为自己梳洗了一番,然后穿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自缢身亡。

(据《秦城战犯改造纪实》)

监狱曾经或现在的“主人”

“文革残渣”:“四人帮”(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吴法宪等

国民党战俘:沈醉、王陵基、曾扩情、徐远举、廖宗泽、王靖宇、孔庆桂等

蒙冤入狱者: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原北京市副市长、秦城监狱工程负责人冯基平等

贪腐高官: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原中移动党组书记张春江、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贵州原省委书记刘方仁、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建行原董事长张恩照、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