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乱世败象
山东疫苗大案曝光 撕破中国疫苗黑幕

40582
毒疫苗受害人家长在抗议。(网络图片)

(大纪元记者琴心报导)山东媒体日前曝光一起横跨六省市的非法销售疫苗案,其中囊括了流感疫苗、乙肝疫苗、狂犬疫苗、水痘疫苗等几乎所有种类的疫苗,涉案总额达1.2亿人民币,拘捕18人。

为犯罪嫌疑人药店老板姜某提供非法疫苗的上线分布在郑州、石家庄、长春、齐齐哈尔、内蒙古赤峰和安徽阜阳等地。姜某作为中间环节,控制了山东的非法疫苗销售网,同时把疫苗销往天津、安徽、新疆、内蒙古等地。这些疫苗,全部都是通过非法渠道流出的,运输和储存环节未使用规范的冷藏设备和工具,极易导致疫苗失效或变质,存在致命隐患。疫苗除销售给个人,同时也销售给了医院、药房和医药公司。

中国有毒疫苗问题非常严重,此次山东的疫苗大案,是否有助于解决中国疫苗市场的混乱以及安全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位相关人士。

“山东只是抓小蚂蚱 问题疫苗不会被销毁”

陈涛安,原山西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因为不忍见山西当地 自2007年起以来近百名儿童因注射“高温疫苗”死亡或发病留下后遗症,实名向上级举报30多次,但问题没被解决,陈最后长期“被休假”,迫使陈把资料交给了《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在经过周密调查后,2010年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发长篇报导“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称山西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或死或残,疑与大量疫苗高温暴露有关。这篇报导揭开了疫苗黑幕,将有毒疫苗问题曝光于公众。

陈涛安说,山东查获疫苗案只是一个药店的非法经营问题,存储过程中有违规现象。山西是官商合谋问题。“山东可以处理,山西闹不动。山东实际上只是抓了一只小蚂蚱,蚂蚱窝他不会掏。没有谁能掏动。”

疫苗是限制销售的东西,得具备一定资质才能买卖。所以,没有资质却能从厂家买出来疫苗,就是官商合谋,跟官员私人有关系才能做到,否则按照正常手续批不下来,买不出来。

陈涛安分析说:对上边不会深查,上边都是官方行为了。也可能象征性的做一点,顶多查到业务员。目前看也没抓上线,只抓了下线;不会公布购进疫苗的医院的名字。整个抓了18个人,就是小范围处理了。因为处理大了,就涉及官商问题,再往深抓,就抓到官员了。只要官员被碰出来了,这事就不了了之。山西就是这样的。

警方收缴了涉案总额达1.2亿的非法疫苗,对这些有严重安全隐患的疫苗能否被销毁,陈涛安并不乐观。他说,国家卫生部对山西疫苗问题曾表态:短时间的高温暴露没有问题。山东这个比山西轻多了,估计不会被销毁。目前看也没说要销毁。

“合法经营的比违法的好不到哪里去”

山西省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易文龙认为,非法疫苗的被查处不能解决中国疫苗安全问题。他说:“中国疫苗市场特别混乱,虽然查处了不合法经营的疫苗,但许多合法经营的疫苗,经营过程中运输冷藏等链条也因为没有很好的监督,比违法的好不到哪里去。”

作为有毒疫苗的受害者家属,易文龙最关心的是鉴定。他认为中国疫苗受害者的最大问题是,没有鉴定就获得不了赔偿,有了鉴定,又是不公正的。他说:“因为现在,疫苗的鉴定是卫生部门,它又同时主管销售。利润属于他们,疫苗如出现问题,赔偿也属于他们。所以,就是疫苗有问题,他们也不会承认,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2006年12月,易文龙的女儿易世华因在学校接种流脑疫苗,导致“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产生“继发性癫痫” 的后遗症。与其他疫苗受害患儿家长一样,易文龙曾希望政府对孩子进行必要的医疗补偿。但诉求不但一再被相关部门推诿,他本人也像大部份上访者一样,从地方再到北京国家卫生部、信访局上访,遭到当局的欺骗、殴打、反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当地法院不予立案。易文龙在求告无门的绝望中,曾服下大量安眠药自杀抗议,幸被抢救过来。

“无法预防,只能等着受害”

广东省江门至少有6名患儿曾因注射过由省疾控中心负责采购的乙脑疫苗而得了病毒性脑炎,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但负责采购疫苗的当地疾控中心则否认患病与注射疫苗间的因果关系,而江门市、广东省医学会两级医疗鉴定机构却认为这是偶发事件,与接种乙脑疫苗无关。受害者家长余同安、梁永立等人不得不走上上访以及诉讼之路。结果与山西易文龙的遭遇一致,路路行不通。

余同安认为,疫苗违法严重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既得利益者的包庇。主要是卫生部门的官员,为了牟取暴利而不顾其他孩子的生命安全。

疫苗接种的风险性即使极低,作为宣传机构应该有义务把疫苗的潜在风险告诉给公众,但是官方媒体实际一直有意图在掩盖。余同安对此很不满,他说:“孩子父母包括我,之前也是过于相信预防接种的好处,没有想到潜在的危险。自己受害后才知道,接种哪一种疫苗却反而会得那种病。像打疫苗后导致的小儿麻痹,差不多每一个月都有发生,但是官方没有向全国的父母公告,只是说好的。有媒体想报导,反而受到打压。”

但即使家长知道疫苗有问题,想规避风险,也没办法做主。中国孩子从出生到7岁左右,扎疫苗是被强制执行的。余同安说:“强制的体制,个人根本没办法预防,家长只能等着受害,没办法承受。如果不打疫苗,以后不让孩子上学,不让找工作。我认为这种强制非常不合理。强制给孩子注射疫苗,出了问题就是不管。疫苗是他自己部门的专家做鉴定,作为利益参与方自行调查和鉴定,哪会有问题?”

最后,余同安伤心而无奈地对记者表示:“疫苗从生产、流通、管理,到孩子接种,这过程根本没办法知道是怎样的。我只知道,所有受害的孩子没有注射疫苗之前是健康的,但打了疫苗之后,本来是预防病毒,却得了那种病毒本身,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但是究竟什么原因,老百姓没办法知道。还有奇怪的一点,所有接种疫苗的病本身是一种高危的传染病,但是接种疫苗反得病的孩子,他却不传染。所以可以看出他不是自然的感染,而是得了与疫苗相关的本身的病毒。为给孩子治病倾家荡产也没效果,没办法。”

中共官方对疫苗问题的态度

在疫苗问题最初由记者王克勤曝光之后,中国卫生部发言人就山西疫苗问题发表讲话,声称将深入调查疫苗管理问题,对违规违法行为,无论涉及到什么人,都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山西卫生厅竟然在一天内不调查当事人而高调否认了王克勤半年调查到的内容,称“报导基本不实”, 卫生部据此称:未发现山西“贴签疫苗”存在安全问题,这得到新华网的力挺。各个门户网站纷纷删除山西疫苗报导。尽管《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反驳了上述新华网的有关报导,表示“我们愿对报导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但是,连这个严正声明,在很多门户网站也被删除了。

知情人称,是中宣部以维稳为藉口下令媒体不准报导有毒疫苗事件。

继2010年山西有毒疫苗案爆出不久,江苏延申疫苗造假案曝光,一则名为《疫苗厂造假 为祸百万人》的调查报导,将这家“明星企业”的疫苗掺入添加剂问题揭开,但随后不久网络报导被删除;调查也再无最新结果公布。厂方则声称除被查处的4批狂犬疫苗有问题,其余所生产的流感疫苗等几种疫苗均无问题。

曝光山西疫苗案的经济时报被整肃,签发报导的总编包月阳被解职另用;王克勤的调查部后来被解散。

受害儿童上访家长也遭到维稳打压对待。卫生部不作为,纵容违法打压。家长在维权中所受的非法对待,因中宣部的规定,大陆媒体不能给予正常报导。

中国疫苗问题出路在哪里

免疫工程关乎着无数家庭的健康和希望。疫苗接种即使完全符合技术标准,仍然不能排除引发严重疾病的风险概率。概率再低,发生在个体身上却是百分之百的伤害。为了解决受害者赔偿的问题,完善疫苗保障机制是负责任的政府行为。

美国在1986年通过了《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和《疫苗伤害赔偿程序》,规定国家对疫苗生产者按其所销售的每支疫苗计征专门税金设立救济基金,疫苗伤害死亡者除可进行产品责任诉讼外,还可根据“无过失救济制度”向该基金求偿,实现社会风险的分担,以解决个体无力承受伤害的情况。这种做法无疑是人性的合理的,也是可借鉴的。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广泛使用疫苗的国家之一,在今天中共体制导致的官商勾结垄断腐败下,疫苗接种的风险就更容易发生,疫苗不良的认定和索赔异常困难。

余同安与一些疫苗受害者家长及各界社会人士于2010年发起了《呼吁建立“疫苗伤害保障救济机制”倡议书》,呼吁卫生部必须要尽快建立健全保障机制,全力免费救治受到伤害的接种者,并给出合理的赔偿办法。

呼吁书最后写道:“今天发生在我们孩子身上,明天不知道会发生在谁家孩子身上。因此,做好对患儿异常反应的补偿,其实是对全体孩子的保障。”

这份呼吁书至今没有官方回应。余同安说:“卫生部主管全国卫生,尤其是主管疫苗的权威,它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疫苗方面的风险待遇。而这些年的经历让我看到,本应是最后保障底线的司法,它不是老百姓的最后保障底线。”他在说道“老百姓”三个字时,说得特别重。

(责任编辑:姜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12/12 03:27:23 AM
丧尽天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