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觉悟之旅
不抛弃中共 中国就要被开除球籍了!

40622

毛泽东在1956年时说:“你有那么多人,那么大一块地方,资源有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什么样子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

谷开来案审判引来铺天盖地的质疑声

有一个中国国家法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名叫杨宜勇的,在2005年将当时测算出来的中华民族复兴已完成46%的数据上报给中共高层。但高层以为太低。于是杨宜勇在今年8月3日又根据“领导意图”在中国现代化研究论坛上说:2010年中华民族复兴数据为62%以上。复兴进程明显加快。这引起网坛上一片嘲笑。

不要说2005--2012年的中国社会现状。仅仅今年7月末8月初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几个事件,就大大地从根本上动摇中共的统治基础了。首先是那演戏式的谷开来审判案引来国内外铺天盖地的质疑声。我不用一一列举这些质疑,只根据我自己在文革中蹲监狱的经历就感觉不对劲:看守所和监狱有区别,是关押未决犯的地方,倒不一定必须穿囚服。但是明显是杀人犯要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死缓或无期徒刑的三种罪犯,是必须带上脚镣子的。而谷开来却两腿轻松,步履自如。这哪象一个要被判处死缓的罪犯呢?

谷开来被判处死缓早已预定。在这不久前,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关于唐慧劳教冤案一事还假惺惺地批示说:“一切按法律形式走!”而胡锦涛在7月23日的省部级干部研讨会上还说:政治改革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三者的有机结合。“这一次他却批示对谷开来“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你有这样的权利吗。你不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吗?

这使我想起1960年在前苏联发生过的一件事:美国U2型高空侦察记在西伯利亚上空被击落,飞行员鲍尔士被俘。鲍尔士的母亲写信给赫鲁晓夫求助。赫鲁晓夫回信说:“你的儿子将根据苏联法律审判。我是部长会议主席,而不是法院的主席。我能作的只是帮助你到苏联来旁听审讯”。后来鲍尔士的妻子果然到前苏联旁听审讯了。你看,同样是一党专政的国家,前苏联还从表面上讲究一点司法独立哩!而只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并不是最高法院院长(法院院长也不能单独判决,还得依据法律呀!)的胡锦涛,竟然明目张胆地作出“批示”。

那个直接动手杀人的张晓军只判9年刑也令我不解。虽是“奉命”,东德警察当年对翻伯林墙的人开枪不也是“奉命”吗?但多年后一样要被追究法律责任。我文革中因言获罪就判了20年(有期徒刑中最高的),是杀人犯张晓军获刑的两倍还多哩!

全球化已经加速到最后阶段

中国官方媒体对外国人怀疑叶诗文在伦敦奥运上拿奖牌是否吃药一事愤愤不平,说这是外国人对中国有“偏见”。问题是你自己办的事,连国人都不信,都有“偏见”。重庆被击毙的是否真是周克华,国人也不相信。你说的是真话真事,国人也不相信,你还能怪谁呢?只可惜叶诗文那小姑娘受委屈了。

另一有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沈阳罢市了。这是继启东事件中商店拒卖东西给外地军警事件的大规模延伸。沈阳可不象什邡和启东那样的只是地级或县级市。沈阳甚至不仅是辽宁省的省会。它是东北三省的行政中心,而且是解放军几大军区之一沈阳军区的所在地。既然有军区在,那末枪杆子也不少嘛!为什么不能端着枪杆子去逼迫每一家商店开门泥?弄的96名人大代表也不当“举手表决机器人”,要“起义”,要求罢免省长陈政高了。现在这一罢市已漫延到许多省市。这就证明:中国权贵集团和人民中中产阶级的矛盾也在不可避免地走向全国规模。

中共在世界范围内的孤立也更为显现:8月3日,联合国大会表决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议案,会员中133票赞成,只有中国,俄罗斯等12个专制国家反对,成为整个国际社会中国国讨厌的“一小撮”。于是国际上民主与专制之间的阵线分野也更明显了。胡锦涛等胡扯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等于是关起门来放屁薰国人吗?但是你的大门关得住吗?臭气国外也闻到了,同时国外的新鲜空气也进来了。在20世纪里人类的三分之一曾被一种错误的理论引导走了一段弯路。但是前苏联的解体已足够使中国人清醒了。可是中共的权贵集团却被权利和利益牢牢地捆绑着硬要胡诌,死抱专制政体不放,要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阎王(它没有资格见上帝)。从15世纪地理大发现以来整个世界全球化已经加速到最后阶段。中国能被隔绝于世界之外吗?

种种迹象表明民主与专政之间的决战正在日益逼近。中共以举国,举党,举军之力保18大“胜利召开”,搞什么天安门“护心工程”。这其实是硬着头皮,拚命用胳膊和胸膛摁住一口随时可能爆炸的高压锅盖。就算18大9月15日或哪一天“胜利开幕”了吧。会期10多天内,不要说北京,在全国何处可不可能发生类似“武昌起义”(也不是发生在北京的)之类的突然事件呢?

民主与专政双方在决战前的实力对比

其实中共一方面对于即将到来的民(主)专(制)决战比人民一方要敏感。这方面最明显的标志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请读者们特别注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不象中国社会科学院只是一个一般性的御用学术机关,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下属的一个专门的特务间谍机关)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提出的“新黑五类论”。你不要把这个“新黑五类论”简单地看成是一个笑话。这个“论”已经划明了即将到来的“民专决战”双方的分野:人民(民主自由)一方是以“新黑五类”(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议人士,网络领袖,弱势群体)为核心的全国13亿人民。包括普通中共党员,公务员和军警等。而专制一方则以权贵集团为核心,包括各级既得利益者,军警的中上层和御用文人(如杨宜勇等)。他们的总人数估计不过一千万人上下。

袁鹏的“新黑五类论”虽然也显示出专制一方因为长久的政治经历而政治嗅觉强,但一方面也反映出他们对即将到来的灭亡也很敏感。他们一方面也更知道应该如何战斗以再维持5--10年的统治,但多数人同时又在准备移民,一见形势不妙就溜之大吉。也就是说,他们有战斗力而无战斗意志。
民主与专政双方在人数对比上民主一方占绝对优势是明显的。另外人心向背也印证了这一点。在这方面有一些明显的事例:北京大雨后中共政府号召居民捐款,得到的是成千上万个“捐你妹”之类的回帖。而佳木斯“最美的女教师”张丽莉却获得善款1,572万元。湖南省邵阳自来水公司女工石燕飞因儿子未能接班工作烧死3名官员,却引来网上一片欢呼。

但是人民一方的弱点就是广大群众觉醒较慢,觉醒的程度和面还不够。一旦决战爆发,他们在组织队伍,战略战术方面准备较差。这是民主方面的有识之士们应该多考虑的。

国际国内形势如此,中国已经到了不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抛弃中共,中国就要被开除球籍的地步了。大家猛醒努力吧!

(注:本文使用了一些毛泽东的语言。这就算作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2012年9月10日于美国费城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