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纽时:心烦十八大 政府瘫痪 经济严峻无力挽救

40782
当面临经济放缓的时候,中共政府从不羞于作出大胆的行动。四年前在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决策者启动了5,850亿美元刺激计划来拯救萎靡的经济。《纽约时报》9月26日报导说,但是今天,即使中国引以为傲的出口制造业已经失去动力,上海股市一蹶不振,共产党似乎被麻烦不断的十八大权力交接搞得心烦意乱,以至于它没有意愿或者没有能力出台更有魄力的方案来挽救经济,避免未来更严重的危机。

虽然即将卸任的本届政府最近几个月采取一些措施试图解决放缓的增长,包括放松银行借贷限制,增加养老金,给小企业提供税务优惠。但是高层缺乏共识阻碍了更强有力的反应。

同样的,许多分析家质疑,是否新领导人有政治意愿克服太子党和其他有权势家族的阻力,这些既得利益者在目前的制度下繁荣兴旺。

*经济状况严峻 中央处于瘫痪

报导说,中国标准经济模式正在失去它的效力:过度的政府投资和滞后的消费支出制造了严重的不平衡,预计将导致更加痛苦的清算,可能就在新领导人2013年初上任不久后出现。

“有艰难的选择需要做出。但是中央政府似乎如此的处于瘫痪,他们只是无所事事。”巴尔的摩市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政治经济学家何凤红说:“这种情况日益严峻。”

经济数据的确很黯淡。直接外国投资在过去十个月连续下降九个月,工业产出增长的速度是三年来最低。上周,全球航空货运巨头FedEx公司总裁弗雷德里克‧史密斯(Frederick Smith)警告,未来有更多麻烦,他说中国步履蹒跚的出口预示明年更疲软的全球经济。

*政治经济改革阻力大

报导说,自从邓小平去世以后,中国政治制度已经越来越多的通过协商一致操作。十几个男人的密室交易使得重大政治和经济改革的前景越来越黯淡。

“口号喊的很响亮,计划很宏伟,但是当到了执行的时候,限制很多。”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赵锡军说。

总理温家宝大声呼吁许多中国需要的变革:打破国营企业垄断,鼓励更多的消费支出,减少依赖房地产和重工业投资。但是他被戏称为“跛脚鸭”,因为他在三月份就要退休。他缺乏政治资本做出更有魄力的经济大动作,特别是削弱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的动作。

“温家宝是强弩之末。”跟中共高层有密切联系的一个人说。

*权力交接充满不确定因素

报导说,中国发展中的经济享有很多其他工业大国没有的优势,目前的增长仍然足以防止失业显著升高。但是动荡在增加,就像富士康周日的暴动显示的那样。并且有如此多的不确定围绕着经济政策和领导层权力交接,未来难以预测。

“这个制度如此的不透明,新领导人是如此的未知实体,没有人真的知道该期待什么。”HIS全球洞察高级中国经济学家阿里斯黛‧桑顿(Alistair Thornton)说。

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支持者悄悄的放出话说,一旦新领导人位置坐稳之后,新团队计划推出更加深远的议程。一些人甚至辩论说,情况越是糟糕,在十八大之后新领导层越是有可能不得不处理中国最大的挑战。

“当肥皂泡破裂,会有初始的阵痛。”政府经济学家黎作均说。“但是它对于新领导层将是好消息,因为它将可以把错误归咎于前任。新领导层可以从零开始。
但是迄今为止,习近平还没有显示,他将在整治经济方面的立场。而李克强的从官记录显示,他更多的是一个回避风险的技术官僚,而不是一个改革者。

*经济萎靡但北京不敢大规模刺激

报导说,此时此刻,随着对欧洲和美国出口衰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漂移不定。一些经济学家甚至怀疑官方的第二季度增长7.6%是夸大了。一些指标如发电量的增长远远低于这个水平。而且,部份的增长只是导致卖不出去的电器,玩具和煤炭堆积在仓库和港口。

但是,北京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巨大的房屋和公共项目投资。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当局采用这种方式提振萎靡的经济。在本月的人民日报社论当中,它说中央政府在放缓的时候应该抵制花钱的诱惑。

本月在天津的世界经济论坛上,温家宝表示,在有必要时政府会有力介入,虽然有风险。他说,北京的预算盈余为1,580亿美元,还有160亿美元的储备基金。

*地方政府蠢蠢欲动推出奢华建设项目

报导说,地方政府担心放缓将导致大规模失业和影响他们的乌纱帽,决定自作主张。最近几个月,几个城市已经推出奢侈的基础建设项目,他们希望部份资金由新开放的银行贷款政策承担。

天津宣称将支出2,360亿美元在石油化工,航空和其他工业。西安计划投资数百亿美元在九条新的地铁线路。在贵州,官员说他们希望投入4,720亿美元到旅游相关开发项目。

在长沙,官员吹嘘说要达到12.9%的增长,因为他们将花费数十亿美元在新的地铁系统,一条环城公路,城际铁路线和一对桥梁,以把运输系统编织在一起。

经济学家对这些市政府仍然追求债务融资增长感到震惊。“简直吓死我了。”经济学家茅于轼说:“地方政府在使用人民的钱搞投资,但是当他们不能偿还银行的时候,金融系统将崩溃。”

湖南大学经济学家廖进中担心大多数支出是错误的。“我们真正需要使用的是有效的下水道系统。”

廖进中说:他在给党校学生上课的时候,反覆强调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是危险的。学生们对他的坦率报以鼓掌。

但是学生们说他们无法改变这种行为方式。廖进中说,“只要整个制度是围绕升官进爵的,这些事情就无法在短期内改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于飞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8/12 12:00:06 PM
癞蛤蟆死中共亡 中国强民民权党冠名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