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乱世败象
中国“养老金”“外汇储备”成中共提款机

40855

最近有大陆经济研究人员以标题“黄奇帆和戴相龙的双簧泄露天机”撰文调侃两名本来不搭嘎的官员,因为他们两人的言论有相似之处,有唱双簧的意思。“发展平台经济与促进区域合作”高峰论坛,上个月25号在上海举行。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党组书记戴相龙在会上坦承,养老金确实有缺口;而解决的方式“不是被动的准备钱而是调整这个制度”。缺口有多大,则需要国务院有关部门进行研究。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指出,中国社保基金缺口已是持续很多年的问题:“早在10前我跟经济学家吴敬连我们在一起,就听他说道,说他在朱镕基任总理期间就曾经跟他谈过这个问题。说那个时候大概,社保基金缺口只有7百多亿。而现在这个差口越来越大,它不是几百亿而至少是几千亿,那么,甚至上万亿这样的一个缺口,如果国家不来填补,谁能够填这么大一个差距、缺口。”

另一方面,上个月19号,重庆市召集当地68家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机构,开了一个“协调联席会”。与会上,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要求重庆市属的三峡银行、重庆银行和重庆农商行,在2015年,中间业务费占总收入的比重要达到30%,至少25%;2020年要达到40%或者45%。三大银行“带头。其他银行也会跟进和超越”。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这是完全在瞎指挥。政府过多的干预经济,就会造成,又回到计划经济时代那样一些怪圈,那样一个陷阱。而最近的十年是倒退的十年,计划回归非常严重,政府干预市场干预的非常多,中国经济现在处于一个衰退的状态,所以说如果再这样瞎搞下去的话,自然规律、经济规律一定会发生作用来惩罚那些自以为是的政府官员。”

目前,大多经济专家、学者看坏中国经济形势。会议上,黄奇帆为当地金融界“打气”称,中国比欧美、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多了至少3个3万亿美元的调控能力。“中国调控有弹性,防弹衣很厚”。

首先,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对付收支平衡的重要杀手锏;其次,中国政府债务只占GDP的40%,中央和地方各占20%。通常65%是安全警戒线,债务余额还有25%的余地,大致为3万亿美元。第3,中共当局拥有不少国有资产,而欧美国加政府没有。央企就有3万亿美元净资本;实在不行,卖掉一块也是钱。

《新唐人》特约经济评论专家杰森马表示,外汇储备本身已经发行,不能拿回国内再用:“(中共当局)它这个话是非常非常无耻的说法。它不能把外汇储备三万亿拿来还他政府债务,经济上是不允许这么做。以前它这么做过,事实上是有很大争议的。他变相的是在凭空的印钞票,冲稀中国的人民币的价值,换句话说就造成人民币通货膨胀。”

而美国等西方国家,有60%的负债是因为支付百姓的各项福利支出所造成。杰森马指出,中共当局在用于百姓福利支出非常低,而是在中共官员三公吃喝的情况下欠债40%。

《新唐人》特约经济评论专家杰森马:“这时候他恬不知耻的说,按人家的标准我还能再多欠三万亿。换句话说他整个贪污的份量,三公的消费、政府的浪费,国内维稳的透支还能再大一些。第三个就是,现在的这个国有企业,把他卖给私人企业,他本身机构臃肿、率低下,失去垄断地位,这些企业是负债,禁不起任何自由市场竞争的冲击。”

大陆经济研究人员马宇认为,戴相龙和黄奇帆有点双簧的意思。他在文章中说,不知谁捅破了谁的肥皂泡,终归都是恰好泄露了天机。其一,钱可以有,但不是给你们老百姓的,你们交的养老金最好也别往回拿;其二,钱真的没有,那三件“防弹衣”都是假的,是纸糊的!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陈菲、特约记者梁欣采访报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