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40892

姜维平
 
【人民报消息】10月3日早6点34分,我接到一个恐吓电话,对方操沈阳口音,在确定我的身份之后说,你要再攻击薄熙来,我要对你不客气,懂不?我正要反问他是何人,他慌乱地挂断了电话。这是自2009年初我移居加拿大之后,接到的第一个恐吓电话;第二个电话是10点零3分,有一个南方口音的人打电话给我,先说自己经常读我的文章,然后质问我说,你和薄熙来是怎么回事?他的口气强硬,明显不怀好意,故我婉言谢绝了进一步交谈;第三个人自称是我的粉丝,态度非常客气,他希望马上与我会面,但我忙于工作,确实没有时间与其聊天,就谢绝了他的善意。

自从薄熙来倒台之后,我经常接听一些读者的电话,但明确恐吓我的,还是第一次,我没有报警,因为我知道有关方面对我这样的人,不可能不保护,这种信息一定在他们的控制之内,哪个国家不是这样呢?以前,负责我所居住区域的一个警察,曾到访过我家,他说,加拿大是一个民主法制国家,你的事早就知道了,不必担心。当晚,一个本地媒体记者来电话,询问给我拍摄记录片的人联系方式,此前几天,我接到一个三年多没见的商人电话,他约我面谈,被我拒绝,我知道他们的背景,有一个共同点,是英国某所大学毕业的,今晨又接香港某媒体记者的电邮,也找记录片的导演,我是傻子也应当明白了,有人不想让有关薄熙来的新闻记录片问世,要恐吓或收买制片人,指使了上述这些人的紧急行动,当然,没有充足的证据显示是薄瓜瓜所为,但他刊发的一篇英文版的声明,则是对中国官方软中带硬的警告,我可以不在意有人对我的威胁,但对这一声明却不能不认真解读。

薄瓜瓜在TUMBLR网站发表的一则简短声明中写道,就个人而言,我很难相信官方公布的对我父亲的指控,因为这些指控和我一直以来对父亲的所有认识都是矛盾的。尽管我父亲推行的一些政策有待商榷,但根据我的了解,我父亲信仰正直、忠于职守。声明还写道,他总是教导我独立自主、心怀超越自身利益的伟大事业。我一直在努力遵循他的教诲。此时此刻,我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与此同时,我会静待最后的结果。薄瓜瓜在电子邮件中证实了声明的真实性,但却拒绝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此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说,如果看上去薄熙来受到的惩罚可能非常严重,那么,薄瓜瓜可能打破沉默,然后,他可能会制造一些噪音,他可能写书,他可能在美国的全国性电视台上露面,而这些言论很快就会被翻译过来并传回到中国的社交媒体。这等于延伸薄瓜瓜威胁,薄熙来一旦判处死刑,薄瓜瓜将爆料,而且很猛,过去我有点信,现在我不信了,为什么?假如真有猛料,胡温习李不会团结一致大张旗鼓地声称,要以法处理薄熙来,说胡锦涛无所作为,但他的家人都在国内工作;说习近平平庸,但人家在地方没搞过“文字狱”,彭丽媛没办公司;说李克强无能,但人家在辽宁省任职多年,没有一点贪腐丑闻;说温家宝的妇子敛财,但如实的证据在哪?温深入灾区,吃苦耐劳,有目共睹,而薄熙来呢,除了贪腐,就是枉法,他忠于什么职守,守得是财和色,大连每年一届国际服装节,他大搞权色交易,玩了多少影星、歌星、模特?每年为什么要给金石滩服装模特学校600万?还不是为了博得于小姐一笑,难怪大连人骂他“勃起来”,这就是他的所谓“信仰正直”吗?

其实,新华社的电稿已透露了大致的薄案轮廓,就算他们夫妇只贪了2,600万,比较一下文强吧,他才1,211万,脑袋就是被瓜瓜的爹下令割掉了,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说,这命怎么保?如果那时,薄瓜瓜奉劝父亲,贪官可以杀,但一定要异地审理啊,为什么要把陈绍基放到重庆审判,就是证明汪洋依法办事嘛,而薄熙来呢,瓜瓜从小爱趴在地下与爹顶鼻子玩,但此时为何不顶一下?还有啊,李俊是黑社会吗?至今查了几年,连轻伤害都没有,这叫黑老大?黎强如果不是在2008年搞出租车司机维权运动,能成为第一个黑帮头子?彭治民要是不批评“唱红打黑”,他能被判无期徒刑?方迪写了几行小诗,就父子一同教养一年,你说冤不冤?那时,你薄瓜瓜在哪?

薄瓜瓜说,他“独立自主”,但新华社的电稿称,他曾星夜急三火四地找王立军,找他大概是告知海伍德的行踪吧?这就是所谓的“独立自主”吗?“自主”还去找公安局长干嘛?再说,答应赔海伍德1,200万英镑是怎么回事?利用父亲的权力捞钱是“独立自主”吗?还好意思讲“超越自身利益的伟大事业”呢。90年代初,你在金州宾馆拿走了珍贵的一个价值2,000元的船模,给一分钱了吗?你在服装大奖赛的会场上倒地哭闹,吴文康把你强行抱了出去,全场人侧目;薄熙来下令殴打家居门前的上访者,你目不旁视;你把父母的巨额不义之财,转移到了英美;你在海外享尽富贵荣华,艳照亮眼,这都是在“超越自我”吗?别自欺欺人了,正如其父在“两会”上的绝唱,薄瓜瓜的声明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

不过,这声明中有一点我赞成: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这是对的,相比较薄熙来的恶行,胡温对他相当守规矩了,第一,明明知道薄熙来罪恶滔天,但迟迟不点其名,为什么,党内程序没走完啊,他们不能说,坚持原则嘛,而对文强呢,还没起诉呢,《重庆日报》已是连篇累牍,全力妖魔化,还说巨款藏在深水鱼塘里,谢才萍有28个面首呢,这些破坏程序的故事发生时,你瓜瓜为何不呱呱?第二,谷开来受审,既不穿囚服,也不带手铐,整得电影明星似的,还最后陈述作报告呢,连她自己都承认了“三个尊重”,你瓜瓜有啥可说的?第三,樊奇航蒙冤而死,死前受尽了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而谷开来呢,是典型的预谋杀人,还操控“四大金刚”和王局掩盖,本应处死,立即执行,但重罪轻判,受审时还毫无悔意,振振有词,这叫正常程序吗?

记住我的话吧,瓜瓜,我曾是你的邻居,如果当年你父母能听从我的批评,从善如流,适可而止,能有今天吗?如果你妈与你表现低调点,少贪点,对人包容点,别树敌太多,积怨太深,能有今天的下场吗?想一想吧,第一个在香港《明报》撰文报导你父亲当市长的记者是我,第一个揭露你家贪腐罪行的也是我,我有何个人恩怨?我是你们家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薄熙来把朋友当敌人,被捧臭脚的人丢进了深渊,最终落得了身败名裂的下场,死了连八宝山都进不去,怨谁呢?我知道你有钱,会千方百计地干扰电视片问世,但你继续在犯错,一个人干了坏事,总会有文字记载的,既使我不写,也会有人写的。但愿恐吓我的人不是你指使的,试想,像我这样的人,既使我自己不录音,加拿大有关方面能不监护?所以,我都年过半百了,还怕死……

那种卑鄙的恐吓恶行只能埋葬自己,建议你学习张国焘的儿子吧,低调点,过平淡的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8/12 09:13:01 PM
整天说这些有意思吗?
游客
   11/02/12 12:48:16 PM
瓜瓜往后也只能平淡了,没有老爹,还能蹦跶啥
游客
   10/15/12 10:26:49 AM
为什么留言不给发???别有用心。你的言论也是别有用心,
游客
   10/15/12 10:25:22 AM
地道的小人,我只是个平民,但看了网上的东西后知道什么是落井下石什么是真正的小人。为什么所有的消息都是先国外后国内?做为有眼人谁都明白,根本是政治斗争,陷在其中的人都各有所图,什么是真相?连历史都有待后人来评。中国的文字博大精神,放在任何人身上都合适。报私仇的人很多,说真话的人我们很难找出来。没劲透了,如论如何人要讲良心和道德。上天明察一切,别以为人做事天不知一切都在轮回中。
游客
   10/07/12 04:59:58 AM
畜瓜瓜回头是岸!才是光明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