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古镜:荒谬的搞政治逻辑

40909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们的观念虽然形形色色、各有不同,但极端与荒谬的往往不多,只局限于小部分人群里。但是在一个邪说盛行的国度里,必定有大部分的人持许多荒谬的观念,他们共同形成了一个荒谬的人群,最终支撑着这个国家的整体荒谬。当今的中国,正是这样一个荒谬的国度,其荒谬的程度大概是史无前例的。因为控制中国的中共是一个以马列邪说立国的反人类政权,所有的人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被它们强制灌输了无数反天理、反常识的歪理邪说,从而造就了一个民族的整体荒谬。

在中共建政的初期,整个国家就象一座红色精神病院,大部分人都被植入了毛式精神病毒,由亢奋到疯狂,跟着中共干尽了荒谬绝顶之事。大跃进中的全民炼钢、赶杀麻雀、农村办大学、粮食高产卫星等等,今天看来哪里还是正常人类之所为。而文化大革命又把中国变成了疯人院,许多人就象狂犬一样,互相嘶咬、批斗,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不过是被人操纵的木偶。这些荒谬的行为之所以能在朗朗乾坤下大面积的发生,被整个社会承认,就是因为大部分人被“党叫干啥就干啥、毛主席是大救星”之类的说辞洗脑,从而把荒谬当成了正常,主动接受中共的奴役与驱使。

而到了现代,毛时代的荒唐惨剧并没有让多少中国人变的清醒。虽然许多人对文革、大跃进之时的荒谬感到不可思议,但他们并没有比那时长进多少,有长进也仅仅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他们的大脑中依然充斥着种种荒谬的观念,比如:中国不适合民主、中共养活了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毛泽东杀人是理想主义、没有中共中国会乱的等等之类。这些在正常人看来可笑却又不可理喻的论调却在许多大陆人的脑海里根深蒂固,很难使其改变。

在所有这些荒谬的观念中,“搞政治”无疑是一个令许多大陆人如临大敌的名词,常常被许多头脑简单或别有用心之人用来指责那些批评、揭露中共暴政的人;一提搞政治,大概就会与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夺权联系起来。他们对搞政治的敏感如果用中共的党话来说,大概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的 “阶级觉悟”吧。其实在中国真正能搞政治的只有中共,别人即使想搞也没有这个条件,因为中国的政治事务是完全被中共垄断的。虽然中共的法律也规定搞政治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但奇怪的是搞政治却总是成了许多愚民们挂在嘴边的一个常用罪名。

人是一种具有群体性、社会性的生命。自人类诞生以来,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人与自然之间都会形成一定的利害关系,而协调好这些关系才能使人群更好的生活下去。随着人群规模的扩大、社会分工的细化,协调这类关系就成了一种必须而长期的工作;于是人们就会推举一些德高望重的人专门负责这类事务,并赋予其统领大家的权力,这就是政治的产生。随着人类社会的演化,政治也演化出许多不同的模式;其功能主要体现在安民于内与御敌于外上,也就是传统文化中讲的奉天敬神、保民安邦。

由此可以看出,正常社会的政治是一种公权,不管是中国传统的帝王政治,还是当今世界的民主宪政,这一性质是从没有改变过的。只不过不同的政治形态其公权的产生机制不同而已,传统中国近一千多年来是科举,现代西方宪政采用的是选举。在传统中国,搞政治是儒家实现社会理想的一个重要手段;而在当今社会里,搞政治则完全是一种职业。但由于政治与权力挂钩,所以搞政治又会染上许多的权欲色彩,有时会完全被权欲染黑,成了争夺权力的代名词。到了中共的手里,政治几乎完全堕落成为一种私权,成了中共一党的犯罪工具,其运作都是在黑箱中完成的。

所以搞政治本身并没有是非可言,更不是什么犯罪,而由什么人搞、怎么搞才是最关键的。如果搞政治能使天下大治、民富国强、人心归正,这岂不是民族之福、国家之大幸?如果搞政治搞的鸡犬不宁、人祸遍地、道德败坏,那才是一个民族的灾难。所以政者,关乎国运;可兴国、亦可灭国。中国历史上的数次盛世王朝,都是由一批明君贤士搞政治搞出来的;一些王朝末世,也是被一些昏君奸臣搞政治搞垮的。而中共的搞政治,却在短短的六十年内把中国搞成了一个人间炼狱。

搞政治既然是一种职业,那么人人都有权搞之,就象做生意做手艺一样,都是天赋人权。可悲的是在中共的长期洗脑下,今天的许多大陆人却把搞政治看成了一种了不得的罪名,谁要是被指责为搞政治,那就是大逆不道、阴谋夺权,或是破坏社会稳定、唯恐天下不乱。谁只要是批评一下中共或揭露中共的罪恶都被指责为搞政治,遭到无数愚民们的口诛笔伐。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中共就是真理的化身,是只能歌颂的。

更为荒谬的是当提到中共时,他们的标准又颠倒过来。中共邪党在中国已经搞了六十三年的政治,而且搞死了八千万的无辜生命,搞的腥风血雨、民不聊生,搞的天灾人祸年年不绝、山秃野荒江河断流。可是这些愚民们在承受中共的搞政治恶果时,从来不吭一声,不敢指责半句;且认为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你要是问他们为何一些中共高官被查出贪污数亿也无性命之忧时,他又会说这牵涉到政治,好象搞政治就是中共高官的护身符,即使是杀人放火也是无可厚非,因为它们是在搞政治。

这些P民们之所以如此颠倒,是因为他们总是不自觉的站在中共的立场思考问题,把自己与中共捆在一起。正是因此,在法轮功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的十三年里,很多愚民们对中共的邪恶是视而不见,但对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义举却是横竖不顺眼。当中共对法轮功的种种造谣诽谤相继破产之时,依然有众多的民众把搞政治这顶帽子扣在法轮功学员头上,加以排斥。一些公知们在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时,却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不搞政治、保持中立,当天灭中共的脚步越来越近时,无数的人还在搞政治的荒谬逻辑里打转转,对三退保平安不屑一顾。

大凡这些嚷嚷法轮功学员是搞政治的人,其思维逻辑多是混乱的,很少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是没有道德判断标准的,同时也是经不住推敲的。他们说的搞政治,不外乎有三种意思:一是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揭中共老底就是搞政治;二是修炼人不能搞政治;三是法轮功学员劝人退出中共就是在搞政治,要夺中共的权。这三种想法正是中国人从精神上被中共毒害的最好证明,也是道德、良知、历史记忆被中共阉割后的集中表现。

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在受到种种迫害、诽谤、虐待、摧残时,要申诉、辩白、呼吁本是一件天经地义之事,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而在当今中国这种黑帮统治的社会里,中共霸占了一切媒体、封锁了一切信息管道、控制了所有的司法机关,十三年来它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几乎是每天都在杀人。法轮功学员在如此残酷的长期迫害下,没有出现一起暴力事件,而是冒着随时被诬告、绑架的危险,向世人揭露中共的邪恶,讲述修炼法轮功的美好。这正体现了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及真诚的品格,而且这是他们在所有的申诉渠道都被中共堵死的情况下采取的非常行为。

把这种行为说成是搞政治并加以指责,究竟是良心被挖掉了还是思维被搞残了?难道罪恶不应该被揭露吗?真相不应该被告之吗?邪恶迫害不应该被制止吗?清白不应该被讨还吗?正法不应该被弘扬吗?真、善、忍不应该被肯定吗?而且这种事和搞政治真的是风马牛不相及,只不过施害者是一个政党而已。一个人杀人是犯罪,一个政党杀人就不是犯罪吗?照这种搞政治的逻辑就是,只准中共杀人,不准小民申诉。难道当中共肆意挥舞屠刀时,只有任其屠杀才是不搞政治?这种逻辑不仅荒谬,而且残酷阴冷、毫无人性。六十多年来,许多中国人已经忘了做人的尊严,不仅以做奴才为荣,甚至还见不得别人不做奴才,对邪恶百般维护,对善良千般刁难。

抛开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搞政治不论,说修炼人不能搞政治不仅是天大的笑话,更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政治是一种职业,而修炼是一种心灵、人格的自我完善方法,这二者并不是什么水火不相容,难道从政的人就不能修炼吗?就不能克服自己的执著、提升自己的心灵境界吗?在中国历史上,搞政治的修炼人从帝王到将相,简直是车载斗量、太多了,所谓大隐隐于朝。只是愚昧的人总喜欢人云亦云、自欺欺人,好象自己很明白。

首先传统儒家的内圣外王之道,讲的就是一边修炼一边做王;其倡导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更是把搞政治看作是完善君子品格的一个重要阶段。难道三教之一的儒家不是修炼吗?历代的那些大儒圣贤们不是名垂青史、大德齐天吗?制作礼乐的周公、万世师表的孔子、养浩然之气的孟子、学通天人的董仲舒,这些人不都是搞政治的吗?还有树立千古帝范的李世民、康熙大帝,还有岳武穆、文天祥、曾国藩,这些搞政治的人哪个不是内心通明之人?

而修真致仙的道家与中国历代的政治更是有许多割不断的联系,几乎每一个王朝的开国都有道家人士的相助。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就是一个大道修炼者,但他也是上古时期的五帝之一,标准的搞政治的。助周伐殷的姜子牙是道家人物,纯粹的修炼人;助刘邦成就大业的张良、助刘备入主西川的诸葛亮、助大唐开国的李靖,这些不都是道家人物吗?他们的生命境界是一般凡夫能达到的吗?就连老子的《道德经》不也是大谈治国之道吗?

所以说什么修炼人不能搞政治,不过是一些人的自说自话而已。如果搞政治能救民于水火,能拯救天下苍生,那为何不能搞?只是可惜古人并没有这种荒谬的观念,要不然当年叔齐伯夷就不会埋怨周武王以暴易暴了,他们肯定会义正词严的指责姜子牙:修道就修道,搞政治干什么?三国时期的司马懿也不会和诸葛亮苦苦相持了,只要大声斥责一下诸葛亮的搞政治罪行,即使退不了蜀兵,也会羞煞诸葛亮了。只有在中共的洗脑下,才会有这种荒谬的搞政治逻辑。

还会有人说,法轮功学员既然不搞政治,为什么要劝人退党?说这些话的人一是没有明白退党的真正意义,二是以自己的权利之心来揣测他人。中国人常说善恶有报,中共作恶太多、罪恶滔天,遭受大恶报将是一件毫无悬念之事,人不治天也会治。贵州平塘县的亡共石难道不就是上天的提前警示吗?法轮功学员不惧生死劝人退党,希望国人能免于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正是出于修炼人的慈悲,这与搞政治有什么关系,取一个化名就可以退党,千古以来有这样搞政治的吗?难道见死不救才是不搞政治?

一个人被中共套上了拉入地狱的锁链,法轮功学员告诉他真相以及解脱的办法,这个人不但不认真思考一下其中的道理,反而诬人是搞政治,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歪理吗?这些糊涂之人,早已被中共的洗脑搞的好坏不分、善恶不辨;面对这样一个生死的抉择,衡量的标准不是什么道义,而是利益。在他们的眼里,好象全天下的人都是喜欢权力的,总是在别人的善意里挖出什么企图。就算是别人搞政治,你就不要命了吗?与一个活摘器官、贩卖尸体的魔鬼政党为伍都不觉为耻的人,除了为中共陪葬,还能有什么未来!

总结一下我们可以看出,搞政治是一种职业或生活方式,并非洪水猛兽;搞政治也可以修炼,但修炼不是搞政治。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搞政治,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在反迫害、讲真相,并揭露中共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大罪,希望世人都有一个好的未来。而中共却正是利用搞政治这种形式来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诽谤救度世人的法轮功。中共愚民的搞政治逻辑恰恰是黑白颠倒,把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济世救人说成为搞政治,却无视于中共的搞政治祸害众生。

从根本上说,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搞政治,唯有中共不能搞政治,因为它是一个反人类的魔教。中共的搞政治其实是一种恶搞、烂搞,它是在乱政,用搞政治这种手段来大规模的变异人类、屠杀人类、颠覆人类。眼下中共的灭亡已是近在眼前,大陆同胞们如果继续抱着荒谬的“搞政治”逻辑来看待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与三退,那结局就是被中共的搞政治拖下万劫不复的无间地狱。正是:

孰云政治不能搞,只叹愚民被洗脑。
自我阉割无极限,沦为党奴多颠倒。
邪党作恶不敢言,常对善者唱高调。
不思中共恶盈宇,却怪他人来抗暴。
救命真言听不进,歪理邪说当成宝。
身戴兽印不知危,锁链已在脖上套。
与共为伍枉作人,自将性命献魔教。
今朝三退尚有期,机缘一错再难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