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谈古论今
习近平儿时的悲惨遭遇

40963

孔子哀叹“苛政猛于虎”,借问苛政何来?说穿了,还不是这个无视普世价值、凶猛于虎的中共政党制度所带来了吗?!

今年五月二十四日,是中共元老习仲勋逝世十周年纪念日,眼看着“王储”习近平即将“转正”承继大统,中共官方便不失时机地以多种形式来纪念这位老爹,实质上是利用死人来为儿子登基而进行的政治造势和拍马活动。作为当年曾竭力反对“六四”开枪镇压的乃父,习仲勋的开明与坦荡,早已为各界所认可,但国内媒体把文革期间还是毛孩子一个的习近平作为“天纵英明”来吹捧,依旧是共党文宣造假欺骗的一贯伎俩,其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让老百姓对着红二代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如媒体大肆渲染的习近平是背着两箱子书籍下乡插队的,有人一语中的地说,当年一般的穷学生,谁能奢望有两箱子书?再说,没有你这个老爹,读过十箱子书也是没用的!

党的原则革命需要,比虎还猛

就在一片歌功颂德、阿谀逢迎声中,香港的《成报》则刊登了署名杨屏的一篇长文,披露了一桩习近平鲜为人知的往事。说是文革初始,习近平刚及十三岁,当时还是中学生的他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习近平,前五个是大人,第一个是杨献珍,六个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压的受不了,习近平只好用两只手托着。当时,他母亲齐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也被迫举手喊口号打倒她儿子。有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习近平跳窗户逃回家。齐心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习近平哆哆嗦嗦地说:“妈妈,我饿。”万万没想到,当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习近平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被迫无奈。如果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妈妈也会被抓走。文章说,当时饥肠辘辘的习近平“当着姊姊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绝望地哭了,又绝望地跑进了雨夜。”最后,是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他,让习近平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了。

由此看来,习“王储”少时,还是亲历并饱尝过“无产阶级专政铁拳头”滋味的。仅此一点,让我们暂且对他报以希冀,期望能在他任上,良知发现,乾坤扭转,解救千千万万个倒悬于中共苛政下哀嚎啼哭的冤民。还有一点,就是作为母亲的齐心,在自己亲生儿子遭受囹圄之灾、饥寒无助的时候,为什么连顿饭都不给儿子吃,反倒冒着大雨向领导检举揭发去了?是不是她的政治觉悟,要比那收留习近平的颐和园的看工地的老头要高?但你是一个母亲,他才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啊,这件事在今天看来,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悖逆人伦、无法理解和难以原谅的罪恶。俗话说,“虎毒不食子”,难道说,所谓党的原则,革命的需要,比虎还猛,比天还大吗?纵观九十年的中共制度,的确如此,在六亲不认、“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文革时代,这件事更是无数大义灭亲而造成家庭悲剧的个例而已!

出卖亲友泯灭良知成为先决条件

红色革命的恐怖大王列宁有一句名言,“暴力永远是替旧社会接生的稳婆”。中共与当年的俄共一样,自诞生之后直到今天,刀光血影不离左右,相伴相生,充满着暴力与杀戮。猎猎的红旗上,聚集着数千万屈死的冤魂。

按照共产主义的学说,有革命就有背叛,背叛阶级,决裂家庭,出卖亲友,泯灭良知,都成为加入革命的先决条件,也曾是中共高官的韦君宜在她的《思痛录》书中就是这样讲的,当举起右手向党宣誓贡献自己的一切时,没想到把自己的灵魂也贡献出来了(大意)。一旦成为把自己的灵魂抵押给魔鬼的浮士德,无论作出怎样的耸人听闻、灭绝人伦的事情,也就当作为了崇高的理想而做出的牺牲。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运动中,齐心会出卖自己的儿子习近平、薄熙来要踢断自己老爹薄一波的几根肋骨等等这些的荒谬绝伦、有悖人性的现象。

与齐心出卖自己的儿子相比,在中共所出版的众多的革命回忆录中,还有不少更为惨绝人寰的记述,有的地下工作者居然为了给党筹集经费,竟不惜卖掉自己的亲生骨肉。最为典型的,就是陶铸的夫人曾志回忆录所讲述的一段。

那是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岁的曾志随着当时的丈夫蔡协民来到厦门担任市委秘书长,原打算稍作停留后,就请个假把刚刚两个多月的儿子送回老家抚养。此时,厦门中心市委书记王海萍和新任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陶铸来了。王海萍百般劝说,又是孩子太小,经不起旅途折腾;又是路程远,车船换乘麻烦;又是担心大人孩子晕车晕船,弄不好会生病等等借口不让曾志送孩子回家。到了后来不得不吐露实情,原来蔡协民、曾志两口子还没到厦门时,厦门中心市委急需经费,听说他们刚生了孩子,便擅自作出组织决定,已经将孩子“送”给当地一家有名的中医富商,而且党组织也将预收的一百块大洋用得差不多了。所以你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曾志写道,这哪是送,这是卖!这种事在今天是绝对不能设想的,但是对那时的共产党人来说,革命利益高于一切,除了信仰之外,一切都是可以舍弃的,包括自己的鲜血与生命。

由此可见,即便是在早期有着理想主义的革命运动中,中共本身就充满着残酷性与悖逆性,与人类的传统道德,社会伦理、家庭友爱格格不入;更不要说现今理想说教早已荡然无存、只知道肆无忌惮地强取豪夺的中共官场了。孔子哀叹“苛政猛于虎”,借问苛政何来?说穿了,还不是这个无视普世价值、凶猛于虎的中共政党制度所带来了吗?!

(原标题:从习近平遭母举报与曾志卖儿筹资说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1/12 11:45:46 AM
呵呵,中共最牛比的地方就在这里,就算要你死,也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地去死,还死得伟大,死得光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