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紫韵  >  谈古论今
日媒:习近平拒绝移民 与前妻离婚

41334
柯华(左3)在三位女儿陪同下会见深圳潮商(网络图片)

日媒:习近平拒绝移民 与前妻离婚

中共十八大在即,习近平即将成为中国下一任最高领导人,他的身世备受外界关注。日媒近日披露,习近平曾拒绝移民英国,与前妻离婚。

日本朝日新闻报导,1969年“文化大革命”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也遭受到严厉的政治批判并被拘留。而习近平16岁时由于一项名为“学农”的政治运动,被送到陕西省的一处农村——梁家河村。

报导称,6年后,考上清华大学返京的习近平,与自己的“发小”刘源再次相逢。原国家副主席的刘少奇刘源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当时也因父亲下台,在山西农村度过了青年时期。据一名认识刘源的大学教授称,当时刘源与习近平两人曾一起立誓到农村去,从基层做起。

1979年,25岁的习近平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做秘书。跟习家关系亲密的党内人士透露,这次人事任命是习仲勋的战友、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的耿飙安排的。

报导称,习近平之后与原驻英国大使柯华的女儿成婚,但3年后婚姻即宣告破裂。“离婚是因为他和想彻底移民英国的妻子,在人生观上很不相同”,家住北京市东城区、与习近平本家及其整个家族交往亲密的党员如是透露。

报导称,在那个年代,移民海外是件稀罕且令人羡慕的事,习近平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但不为所动。

报导称,在中央军委工作3年后,按照习近平自己的志向,他被调到地方工作。工作地点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外的正定县。28岁的习近平成为当地排名“三把手”的副书记。据当时的副县长王幼辉回忆道:“(他)简直像个在工地上班的炊事班长。”

报导称,之后,习近平常常请王幼辉帮忙带路,骑着自行车在县里巡查。据说在向各个村干部介绍自己的时候,他很讨厌被说成是原副总理儿子。从那之后,直到进入党的最高领导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25年间,习近平再没有回过中央工作。

(责任编辑:孙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29/12 04:33:25 AM
谈【美利坚、奥巴马】你们是在和谁“交朋友”?及其它 ======================================================== 【笔者感言及心灵时空】之16 对于【美利坚】、这个以 【人权价值观】存在、以 民主、自由、正义、为价值观理念的伟大民族。在笔者储存的心灵意识之中、,相对来说,对比于地球村落的其他民族而言,真诚、友好地、非常愿意他成为我大中华民族朋友的情感,是要远远地大于对【原“俄罗斯”民族、及 原日本“大和”民族】心理上、本能地存在的那种、厌恶反感情绪、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不同思维, 笔者深信,在我大中华民族中:无论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对近百年来中华民族历史、有过真实掌握 了解的、后一代中青年学生孩子们,尤其是,曾遭受到过这两个、曾是“法西斯”民族中。被他们由“幽灵魔鬼、军国主义”组成的一代“子孙们”的伤害、危害、毒害、残害的家庭及其后代子孙。造成心灵上储存的阴影、是至今尚未能够抹去的。举个小例子、从被奴化当奴隶、经过“皇军”岗哨、忘了 脱帽 鞠躬 行礼时,轻则被煽耳光挨“三八大盖”枪托猛揍,马上补上“程序”还能脱身走人,若有所失就会被抓、后果就麻烦了。 我生父在世时、就给我讲述过他“跑单帮”、买粮食回家维持生计途中时、就遭遇到过、这一幕景象。还算好、父亲“知趣”地、给了一块“银大洋”才“开路马斯”脱了险。那是“上海成了孤岛”时期的事了。至于在沦陷区民众遭受的苦难、被 烧、杀、抢“三光主义”残害、南京大屠杀等等,已是史册记载有据、无可抵赖的事实了。 我家不是“东北籍”民众、对【原“俄罗斯”民族、及 原日本“大和”民族】的“幽灵魔鬼、军国主义”一代“子孙们”的伤害、危害、毒害、残害。我的家庭、亲身了解的就不多。但是,那首“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流亡三部曲之一,以及、两次在东北地区进行的、日苏之战的“苏武牧羊”中、真实描述的东北地区民众遭受的灾难,同样是“记忆犹新”难以忘却的。 总之、今天我们总结、评估、评述、近百年来、无论是这些民族属性、是“专制独裁”还是“民主独裁”的民族国家、曾对我大中华民族的、政治、思想、文化、经济、各方面的、领土扩张侵略、所造成的巨大民族灾难,在我民族儿女们的心灵上、留下的血痕创伤、至少几代人都决不会“事过境迁”而忘却的。他
游客
   11/29/12 04:32:11 AM
是“臭老九”? 还是“老九不能走”? ========================================================== 顺便给你“习小子”、支上几“招” 【笔者感言及心灵时空】之18 笔者、乃只是一名“过河小卒”、人微言轻。正因为“已过了河”,所以、组成我们这一大群“过河小卒”,只剩下“横冲直撞”的路一条。没有后退可能、后退就意味着【民族窒息、族魂死亡】。正是这些无数个、还活着的愿以【以天下为己任】的 “过河小卒”群存在,无论它今天、分布在“地球村落棋盘”上的、那一个地方、那一个角落。却构成了“天意灵感、道义灵魂”的【族魂浪潮】,一浪接一浪、后浪推前浪、“仁、智、勇”毅力、一浪更比一浪强。过河的小卒群、正在步步逼近“米田格皇宫”里捉“将帅”。在棋局的常识里、难道我们见得还少吗? 现实史册记载的“棋局”里的小卒捉“将帅”例子也是很多,举不胜举并会出人意料。无论是来自外部的“突袭”,还是内部的“兵变”,就是那个“米田格皇宫”的“士、象”,突然来个“反水”事件,都是现实中、“史料记载”史册中、有据可查的历史记录,笔者不加以具体展开陈述了。 只想说、其根源就在于【政权】的非法性、无丝毫【天道民意】基础。人们就可以理解、从一个小小的“XX小镇”政府常规的“换届改选”、就惊惶失措地声称:要“力保、守土”之类屁话。到顶层“屎私保卫屎吧大”之类、森严壁垒、草木皆兵、又再创纪录地、动用“百万奴军”来壮胆、“保卫屎吧大”的虚张声势。归结到一点、从上至下、山寨主、草寇群、都是一律视以广大人民群众为“假想敌”来对待的、邪恶的马列共产、独裁思维、深深地扎根在这个匪党独裁政权之中。 这种“空前绝后”的中共特色、在任何一个民主人权国家中的、民选领袖和人民、都是难以理解和想象的。真是应验了一句网络名言:“只有人们想不到的邪恶、没有共产党做不出来的无耻”。共产党它们的“智慧”不是用来、如何【遵天道、顺民意】紧随【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改朝换制、信守夺权之前、在“历史先声”文集中、曾承诺过的“诺言”,【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让利于民、服务于民】。 相反、“成了气候”的共匪党政权、六十多年来、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断子绝孙、绝无仅有、无所不用之极。自以为光鲜的“脸面”、却是以上亿万民众百姓的鲜血生命、家破人亡等等代价、所“粘贴”而成。无奈的、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