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为你而来
李天笑:欲斩温家宝 砍中江家帮

41370

李天笑:欲斩温家宝 砍中江家帮

斩向温家宝的这一刀,虽然给温出了难题,却恰恰砍中了江家帮,胡温习立即反击,加剧了打击江家帮的速度和力度。(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2年11月05日讯】要说在薄熙来即被庭审和中共18大你死我活争座次的最后时刻,《纽约时报》熟谙中国事务的驻沪主笔突袭温家宝没有政治因素,中国人都笑了。
 

这笑,并非完全因为张大卫主任“不报导北京政治动向”的说辞太过失真,更因为此事件引起的反弹和效应恰恰砸到背后谋划的江家帮脚上。

2012年最大政治事件莫过于王薄事件及其引发的一系列政治地震,而《纽时》张大卫的一些报导实际上是选择站在薄一边的。在张大卫扔出这枚重磅炸弹前,日媒已经报导了薄谷夫妇向海外转移60亿美元资产,温为胡温习倒薄联盟的中坚力量的事实已家喻户晓。但张明白无误地报导了两件有利于薄、带有明确“政治动向”的事:一是4月25日和30日两次发表文章专门为薄瓜瓜驾驶红色法拉利“辟谣”解围(后一篇是与《纽时》驻京记者黄安伟合写);二是不去追究薄更大的60亿,及江家帮(江、周、曾等)的巨大贪腐,却在关键时刻向温的“27亿”开炮。

长期在中共专制的政治生态中混,很能适应且游刃有余,放着许多贪腐大案、特别是大规模活摘和贩卖人体器官赚钱的惊天黑幕不去挖掘,陷入挺薄倒温,却推说不懂报导的政治含义和影响,无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作为一个来自自由民主之邦的记者,道德良知何在?

有许多分析已经从周薄收买媒体用于政变和驻京多个媒体均收到对温的厚重“爆料”等方面,指出了温政敌或政法委系统喂料的可能性。这里且不深究张报导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的诸多质疑及张的主观意向,就谈“纽时事件”的客观政治作用。

第一,“纽时事件”把注意力社会注意力集中到温身上,转移对薄罪行及其后台江家帮的视线。倒薄后,江家帮在各方面急剧失势,审判薄已经指向背后的周薄政变阴谋和江系血债帮用活摘器官屠杀法轮功学员的惊天罪行。在这种情况下,“纽时事件”成了转移视线很好的帮手。江家帮的算计是:中共高层为维护众多官员的贪腐及中共不致因此崩溃,不会同意温公布财产的提议;而温从法律上与《纽时》的对峙或提出证据证明清白反而会把事情越炒越大。只要人们热衷此事,江家帮就得逞。

第二,通过搞臭温,一方面打击胡温习联盟,使倒薄失去合法性;另一方面给江系残余势力和正在揣摩风向的中共官员(尤其中央委员以上)制造江家帮势力大的假象;再一方面,剥夺或减弱温在谁入常上问题的发言权或力度。这样,如果决定18届政治局常委名单时采取某种形式的“差额选举”的话,“纽时事件”的效应可能会有利于江系人马入常。而常委会派系比例将在江家帮是否遭到清算上起重大作用。

但是,这斩向温家宝的一刀,虽然给温出了难题,却恰恰砍中了江家帮。胡温习立即反击,加剧了打击江家帮的速度和力度。说这是一起“自杀性”的威胁举动,恰如其分。

首先,“纽时事件”反而促使胡温习加快加重处理薄。就在“纽时事件”发生的10月26日深夜,中共高层立即通过媒体宣布升级薄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薄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这意味着,薄案既然由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也会由同级人民法院,即最高人民法院一审判定终结。也就是说,把薄定死与“四人帮”一样的“世纪大案”,使薄没有申诉机会,不能翻身。

其次,胡温习立马加固联盟,破天荒地公开站在温反击《纽时》的立场上。中共高层同意10月27日温家人委托律师对《纽时》报导发布声明,并且在30日向海外多家中文媒体透露,温愿“率先公布个人财产”,希望中共中央对他和他的家庭进行专案调查。同时,有知情者说,温向胡和政治局常委们建议,尽快落实领导干部财产公布制度。如果从上做起,这就必然牵涉江家帮腐败大案,反弹到真正巨贪们的身上,引起江家帮极度恐慌。

再次,胡习很快直接对江下手,清除江在军队的最后影响。11月1日,据报导,江在军委“八一大楼”的办公室被封。之前,胡习已罕见地在18大前就公布了由胡习提拔的军内四总部将领名单;之后,在17届7中全会公布了两名新任军委副主席。

再其次,胡温习有意通过17届7中全会透露温仍握有发言权。17届7中全会上公开肯定了胡温第二任联合执政的成绩,给即将召开的18大程序定了调,而且不公开地由温主持废除劳教制度的讨论。据港媒《争鸣》透露,温希望在胡温执政结束以前彻底废除劳教制度,但政法委和维稳系以缩短劳教期限的所谓改革取代彻底废除这一制度。

最后,最有意思的是,江家帮本欲藉《纽时》指责温不干净,无资格用贪腐审判薄,结果反而逼迫胡温习考虑从谋杀和活摘器官罪的思路来定罪薄,从而为清理江家帮打开缺口。从逻辑上讲,如果《纽时》传达的信息是,胡温习无资格用贪腐重判薄(因为“彼此彼此”,而且先前也用同样方式搞过习),那么胡温习要彻底扳倒薄就不得不另辟途径。

这个另外的定罪途径就是杀人罪。英国《每日电讯报》11月2日报导,最高检察院高级法医专家、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王雪梅认为,谷开来不会仅仅因为“有人威胁到她的儿子就会这么干”。她说,“我相信这起谋杀,是为了阻止有人泄露秘密,这个秘密不是性关系,而是更大、更复杂、难以言表的秘密。”

王相信,海伍德谋杀案背后真正的原因,要追踪回到薄熙来在大连1993年至2000年任市长期间与海伍德的关系。

这个“更大、更复杂、难以言表的秘密”正好与目前被揭露的薄谷在大连杀人,以及薄谷与海伍德合作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贩卖器官和尸体赚钱的罪行不谋而合。胡温习能够让王雪梅不受干扰地说出此事,又让英媒报导流传,不正是江家帮制造“纽时事件”砸自己脚的结果吗?

老子说过,“天欲其亡,必令其狂”。无独有偶,古希腊悲剧作家欧底庇德斯也有一句名言:“神欲使之亡,必先使之狂。”本来江家帮不闹事,胡温习还犹犹豫豫,江家帮死的还消停点。这一反扑,反而激起胡温习的强烈反击,江家帮死的更快更惨。真是找死不挑日子。从这个意义上说,“纽时事件”正好促成了清理江家帮的转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