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04/20121104223811233.jpg
在18大敏感时刻,单挑温家宝爆料的纽时,要说全然别无用心,恐怕自己也心虚。(网络图片)

纽约时报倒温家宝 薄瓜瓜救父的背后 / 陈思敏

在18大敏感时刻,单挑温家宝爆料的纽时,要说全然别无用心,恐怕自己也心虚。尤其纽时记者向来与薄氏父子交好,而且渊源颇深。就以这次揭温记者张大卫(David Barboza)来说,昔日就常为薄熙来大唱赞歌。而另名记者黄安伟,非但与薄瓜瓜有着匪浅情谊,更时不时的扮演薄瓜瓜的信差为他推特发文;而且是早自薄瓜瓜学生时期开始,以至他隐身后亦然。故有一说揭温报导实为黄安伟之作。因此,若仅仅以“报新闻”来看待纽时的温家宝财富专刊,则高估媒体的动机,也低估薄瓜瓜身后操盘的势力。

而为证明自己所言不假的张大卫,在有关温家宝家族财产的长篇后,不但另外撰文详述情搜过程,又特别针对该报导引发的外界质疑做回应。但事实上,在纽时“独家”报导的前三天,据悉至少有4家西方主流媒体,都在同一时间收到同一份黑材料。因此该记者自称有备而来的资料,并非所谓经过一年的独立调查;而其涉及数千家财报的资料,是以每笔100至200美元的付费取得,也就是查证成本至少花10至20万美元的说法,也顿时破功。更尴尬的是,此次纽时揭温的手法,竟如出一辙6月份的彭博社曝习。

这次纽时揭温与先前彭博社曝习,虽然时间前后相隔不到四个月,但论起报导的模式,如果说一点相同很平常,例如文件来源单位与数量几乎重叠;两点相同是偶然,例如资料钜细靡遗,却都似是而非。不过当放风多达九点的雷同,那就不能说是纯属巧合。而且两则报导皆自我矛盾的厉害,记者也都预留退路的伏笔。例如报导皆以强烈的指控开始,而以不确定属实的暗示结论:“据资料显示,在习温步入最高领导层后,其家族的财富迅速累积……但经多方调查,未有足够线索说明习温个人名下有非法财产,未曾发现习温曾用政治影响力让亲属不当得利,也不能断定这些亲属在投资过程中,是否有任何图利行为。”

尤其有些原始的资料,受法律保护,除了必须要有监管部门的行文,或是审计机构的签发,甚至要当事人的同意才得申领,例如个人持股证明,或是公民身份证的副本等等,这些都不是“花钱”就可以取得的。而特别的是,两大媒体的报导记者都有过“前科”。例如揭温的张大卫是纽时驻上海分社社长,对薄熙来时常为文辟谣。另外曝习的彭博社撰稿人,就是曾经杜撰江泽民会晤星巴克总裁的驻京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更凑巧的是,两人的报导内容虽多,但完全不出这些年的“旧闻”,那就是周永康与薄熙来伙同百度总裁李彦宏,大量释放于网络有关习温的假消息。

而张大卫自己都说搜证已有一年的时间,但早不报,晚不报,偏选在薄熙来庭审之际同时报。但薄熙来已是阶下囚,就算想利用纽时,也只是困兽斗。而审完薄熙来,接着就换周永康与江泽民。多行不义者必自毙,自古亦然。


开除党籍——薄熙来的棺材被钉死 / 夏小强

虽然薄熙来被开除党籍是外界预料中的事情,也是薄被审判前必须经过的党内程式,但是,在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上,薄熙来和江泽民的得力干将刘志军一起被开除党籍,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十七届七中全国是中共“十八大”11月8日召开前的最后一次准备会议,薄熙来被开出党籍在这次会议上成为重要议题被通过,其背景是:周永康等通过暗中运作在美国西方主流媒体上攻击温家宝,相关材料出现在26日《纽约时报》头版后,中南海在26日深夜通报立案侦查薄熙来,且该案将由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薄熙来案罕见成为继四人帮后最高级别的审判。

在此背景下的薄熙来被开除——党籍,预示着薄熙来案件的升级,薄熙来案件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铁案,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薄熙来的棺材上的钉子已经被钉死;不仅如此,在十七届七中全会上,增补范长龙、许其亮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但是原来的军委副主席习近平、郭伯雄和徐才厚并没有退下,军内形成罕见的五名副主席并存的局面。胡锦涛这种在军方的强势布局也预示着审判薄熙来不是结束,面对周永康江派势力不惜中共翻船的“自杀性”攻击,胡锦涛、习近平利用军队的枪杆子来反击回应。

随着十八大的召开,江派势力在中共高层全面失去权力很快成为现实,江派在周永康政法委和李长春宣传部门所形成的“第二中央”失去权力溃散后,江派迫害民众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处境不妙。

此前,《大纪元》曾报导,中南海内部,挺薄派和倒薄派的斗争达到了公开的白热化程度。薄案的同谋周永康、曾庆红等江家帮通过特务力量对温家宝和习近平进行攻击。在完成攻击习近平、温家宝的资料刊登《彭博社》、《纽约时报》之后,江派周永康等人立即放消息威胁下一个目标就是胡锦涛。

可以预计,江派利用《纽约时报》发起的攻击事件,可能还会出现,胡锦涛、温家宝和习近平面对此种威胁,对江派势力展开的清洗还将持续。薄熙来的死定、十八大的召开不是结束,十八大之后中南海的巨变震荡将会震惊世界。


瞄准温家宝周永康中枪? / 元璞

10月25日(周五),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其记者称“开始于一年前”的,“致力”于“寻找中国政府高层领导人的家人是否在国家的经济转型中通过收取公司的所谓秘密股份而获得了利益”的调查,并说,温家宝家族敛财27亿美元。报纸用四分之一头版加两个整版的版面作了报导。纽约时报同时指出,这是他们在温家宝任副总理和总理期间,累积的巨额财富。

外界对纽时的报导则反应不一,但一些人观察到,此报导和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薄熙来全国人大代表职务,“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发生在同一天。有舆论认为,鉴于温家宝是针对周永康、薄熙来私设第二权力中央,伙同预谋倒习进行干预的主要人物,纽时事件很可能是周永康在2007年用百度放风温家宝假消息之后,利用外媒,在十八大之前以同样手段大面积搅局的做法。

另有人质疑《纽约时报》这篇报导出炉的背景和时机:为何调查温家宝家族而非江泽民、李鹏等家族?为何不去追踪薄熙来家族的“60亿美金”?美国两大媒体连续爆料中国两大家族——习近平和温家宝,瞄准的,为何都是薄熙来的政敌?如此惊天爆料,为何赶在距中共十八大召开仅剩两周时间?

纽时报导的第二天,北京时间星期六(10月27日),温家宝委托律师,对《纽约时报》的报导发布声明。

10月30日,海外多家中文媒体报导称温家宝愿“率先公布个人财产”;希望中共中央对他和他的家庭进行专案调查。同时,还有知情人士说,温家宝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和政治局常委们建议,希望尽快落实领导干部财产公布规则!

尽快落实领导干部财产公布规则!《纽时》造成的,温家宝的这句回应和外界对江泽民、李鹏家族、薄熙来转移海外的资产数额的普遍质疑,很可能最终会使纽时事件的打击目标,从最初设定的温家宝身上,扩大范围最终打击到真正巨贪们的身上。所谓擦枪走火,不可避免的牵到江系自己人。

作者尝试搜寻了一些与“大鳄”和其他官员贪腐相关的数据: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数据称:1990年以来,中共官员贪污腐败,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大约在9,875亿到1兆2,570亿之间。这其中,江泽民最甚;《中国事务》透露:“江泽民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买的一栋豪宅,1990年代的价值就值1千万美元,由前外长唐家璇替他办理。”;早先就有北京高层的消息称,中共中纪委在追查中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第一大案:涉案金额高达1.2万亿人民币的招沽权证案,直接将江民、江之子江绵恒、外甥吴志明等卷入其中......

薄熙来被停职立案后,一些网站曝出大量周永康涉及巨额贪腐、谋杀、极度淫乱及密谋政变废除习近平等令人瞠目的黑幕。其中,周永康之子周斌敛财200亿、买卖人命案。不仅在香港、巴黎、上海浦东、江苏无锡、北京等地有房产,而且在瑞士、美国、香港均有存款;《新世记》杂志也曾披露,周斌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钱财。在甘肃、山西、辽宁,他“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使一些难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获应有的审理。比如,最高法院有个案子是,警察用开水从头到脚的浇嫌犯致其被活活烫死,周斌拿到一亿元好处费后,摆平此事,涉案警官没受任何惩罚。周永康几个堂弟堂妹,均在北京、无锡、上海、苏州和深圳等地从事卖官活动:以天津公安局为例,据说三十万买个副处长,半年来已卖了近千名;并帮人打黑官司敛财。

薄熙来家族,海外漂着的“60亿美金”也早就异常醒目的漂入大众视野。

有民众形容,现在中共官场就是一个鳄鱼池,我们看过了“大鳄”,再数数剩下的“小鳄”。

最高法院前院长肖扬在其2009年出版的《反贪报告》中曾引用有关部门的统计称,1988年至2002年的15年间,外逃金额共1,913.57亿美元,年均127.57亿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外逃资金超过了1.5万亿(兆)元人民币。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研究显示,外逃官员保守估计仍有上万名,携带金额约1万亿(兆)元,也就是平均每人1亿人民币。相信这还是保守了几个来回的数字!

2010年两会上,人大代表、反腐专家、中央党校教授林哲披露说:“从媒体曝光的情况看,从1995年到2005年,我们现在有118万官员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定居。对这些官员,他们应该及时汇报,其配偶和子女到国外去定居留学,费用从何而来,是谁提供资助的?”118万!这意味着每个省平均有近四万个裸官,全中国2,000多个市县平均每个市县有50多人!

《动向》杂志披露,中纪委一份秘密调查报告称,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有57.47%的人拥有外国护照,中共全国政协委员有76.77%有外国护照。另有资料报导,第17届中央委员里有187名委员的直系亲属在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国国籍,有113名纪委的直系亲属在西方国家居住、生活、工作或已加入所在国国籍;已退休离休的省一级高干直系亲属,有5,600至60,000人持有双重国籍,现职省部一级高干的直系亲属有18,000至20,000人持有双重国籍。截至2009年5月底,中纪委查封的“无主”(已经潜逃)的房地产仅仅广州一地就高达1,800多套,散布在碧桂园等上百万的豪华别墅就多达160套。

而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平头百姓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共党内的调查显示,百分之八十的官员反对公布财产”了。

虽然有外界判断纽时事件是周永康一手策划,意在十八大之前打击胡、温、习、李阵营。这里,我们先不讨论其幕后到底谁人为何为之,不过,显然幕后之人犯了“烛台效应”的错误:在中共大鳄们的贪腐已变成中国民众茶后谈资,耳熟能详的情况下;在中国0.4%(大约150万)的家庭拥有全国70%的财富,越“反(贪)越贪,越反(腐)越腐“的背景下,纽时事件,将毫无意外的将贪腐的”家丑“变成世界性丑闻,将全球目光吸引到中共官场,使之“黑”和“腐”更加激烈的公开化。来自民间对“大鳄”、“小鳄”们家产申报的呼声也会因此愈来愈高。纽时事件,很可能是一招臭棋,假若温家宝真是被抹黑,那么为此报导背后之人带来的负面后果,恐怕他们自己最终也很难消受。烟尘飞沙之后的结局,不止是让全世界跟着看了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