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大“保卫战”
2012年8月22日晚,山西省太原多警种联动“打响十八大保卫战”(看中国配图)

中共十八大临近,到处都是“保卫十八大”的口号。更有“一丝不苟、滴水不漏、准确无误、万无一失”的十六字方针(事关人命的天灾人祸,为何没有这十六字令?)相应的安保措施,事无巨细,多如牛毛。许多措施令人费解。解读这类匪夷所思的极端举措,人们不得不发挥各自的想象力、推测力。

措施之一,超级市场禁卖菜刀、甚至铅笔刀。这使人联想到中共元帅之一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手持菜刀就能闹革命,中共干过,因而防范后来人跟进。追溯得更远一些,两千多年前,秦始皇吞并六国,一统天下,尽收天下兵器;中共仿效,更进一步,天下之人,不仅不能拥有兵器,连拥有菜刀都成问题,或者被“实名制”,或者购买无门。措施之二,北京居民被告知,禁止放飞鸽子。联想中共有部红色电影,叫做《鸡毛信》,连鸡毛都能被用作传送密信,鸽子更具此用。

措施之三,北京城内,7万多辆出租车,被一律下令封死后座车窗、拆下车窗摇柄、并控制后座车门的门锁。与此同时,17条重点线路公交车,也都被下令封死车窗。据说是为了防止有人朝车窗外撒传单。几张传单就能危害中共?笔者判断,应该是防范射击,因为,历史上,中共或者其他暴力集团,从事暗杀活动,从行驶车辆的车窗朝外射击,乃是手段之一。

措施之四,实名制购买遥控玩具飞机、玩具气球。一个拥有歼-20、歼-31先进战机或隐形战机的政权,居然连玩具飞机、玩具气球都害怕?足见这个政权色厉内荏和外强中干,达到何等程度!与其说是害怕这些玩具飞行器携带标语传单,不如说是害怕它们携带炸弹,比如那种微型定时炸弹。

措施之五,街道上,小摊贩遭到扫荡,小吃摊被强迫消失。原来,中共公安早就对人炫耀:看看这街上、广场上的小摊贩,一半以上都是我们的人(即公安便衣、线民)!如今,中共因内斗而分裂,特务系统也相应分裂,谁忠于谁,成了一个大问题。执政当局不放心,干脆下令,十八大期间,禁绝小摊贩。

措施之六,乘坐高铁不准携带家用电器。如果是收音机,当局害怕有人收听“敌台”(海外、港台电台),尤其害怕聚众收听,引发群情激愤。当局更会担心,这些家用电器,会变装成炸弹装置;再说,中国家用电器,假冒伪劣产品不少,一不小心,可能爆炸,宛如廉价炸弹。中南海安能不防?

措施之七,公园游船被下令停航。联想当年中共建党,其所谓“一大”的最后一天,就在浙江嘉兴南湖上的一艘游船上密会。此后,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壮大,竟至于颠覆中华民国。在中南海诸公的思维里,游船,已经成为密谋的代名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凡是中共干过的,都不能再让别人干。密谋于游船、进而颠覆政府,也成了中共专利。

措施之八,北京四环路以内,所有工地停止施工。包括土方开挖,塔式起重机的安装和拆卸,还规定,不得进行含有挥发性有机溶剂的喷涂和粉刷作业,并严禁明火作业。原来,整个大北京,就是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建筑工人数以百万计,其中,多数都是深受剥削和奴役的农民工。一想到这股产业大军,中南海诸公就浑身发毛,万一他们突然放下手中活计,操起铁锤、铁锹、铁杆,开起推土机、起重机、吊车,一鼓作气包围中南海,掘开红墙,把中央大员们从睡梦中吊起,并泼油漆施以火攻,“党天下”岂不一夜被废?

措施之九,大型会议、音乐会、甚至连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都被取消。害怕什么?害怕聚众也!试想,那国际马拉松赛,沿途都有万千民众围观,这万千围观民众,万一突然发一声喊:“反了!反了!”共产党怎生下得了台?

所有这些,都未必会发生,却已经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脑袋里发生,都是他们脑壳里所能想像的、且越想越怕的种种场景。

措施之十,北京市提前供暖,好让人们更多地呆在家里。中共领导人,小圈子交易权力,密室里私相授受,将民众远远排斥在外,摆出一付绝对与人民无关的架势;而一待权力交接完成,却宣称他们是人民的统治者,是“人民政府”。联想到同一时期的美国大选,两位总统候选人,马不停蹄,奔波于各州,穿梭于人群,喊哑了喉咙,恳请民众走出家门,支持,投票,哪怕多一张选票都好。中美落差,仿如现代文明与野蛮时代的截然对照!

中共当局宣称,有140万“志愿者”参与“保卫十八大”。其实,哪有什么“志愿者”,不过都是中共各类特务、便衣、线民罢了。恰如1950年,中共进军北朝鲜,宣称百万“志愿军”,其实就是百万“解放军”。

140万,这一数字,几乎是“保卫十七大”人数的两倍。这表明,中共的敌人成倍增长,“党中央”越来越危险。原来,除了老生常谈的“国内外敌对势力”,今年,中共当局又增加了新的敌人,那便是毛左派。薄熙来倒台,中共内部爆破,中共基本盘分裂。拥戴薄熙来的毛左派,遍布党内外,其势汹汹。前不久的“反日示威”,就是毛左派发难的预演;当局不得不提心吊胆:十八大期间,毛左派会不会再度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