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紫韵  >  谈古论今
赵紫阳解密:江泽民紧盯台上台下六个人

41466

(大纪元记者唐文综合报导)赵紫阳的老部下杜导正在《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一书中披露,赵紫阳曾批判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为一党专政制造理论根据”,江泽民和李鹏台上掌权时一直盯着台上乔石、李瑞环、田纪云和台下万里、杨尚昆、赵紫阳六个人。

赵紫阳:江泽民眼盯台上台下六个人

2010年初,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5周年之际,赵紫阳的老部下、前中共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在香港台湾同时出版了一本悼念赵紫阳的书籍《赵紫阳还说过什么》。这是杜导正依据20多年的日记整理而成。

书中披露了赵紫阳对中共专制体制的反思,以及对中共领导人的率真批评:“文革前我也很左,文革后我痛定思痛,改弦更张。”“中国不论搞什么,首先要解决专制问题。”

赵紫阳批判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要堵住政治改革的嘴;是为一党专政制造理论根据。”“领导人现在为什么说话、写文章尽说空话?”

书中还披露,赵紫阳说,江泽民和李鹏台上掌权时盯着六个人,台上三个:乔石、李瑞环、田纪云;台下三个:万里、杨尚昆、赵紫阳。

杜导正,官至中共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六‧四”时因支持赵紫阳反对镇压学运,被免职处分。1991年创办以纪实为主的月刊《炎黄春秋》,但多次遭到江泽民派系整肃。2009年“六‧四”前夕在香港出版的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就是在他和其他3位老人策划下,先秘密录音,后整理成书的。

“六‧四”中的赵紫阳与江泽民

赵紫阳所提到的江泽民和李鹏台上掌权紧盯的六个人,除乔石、李瑞环被公认是江的“克星”外,所有六人在“六‧四”期间及“六‧四”之后江上台掌权期间,均与江有各种形式的交锋。

赵紫阳在1980年到1989年期间曾先后担任中共总理和中共总书记,是中共党内少数改革派之一。他支持民主、主张政治与经济改革,对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有一定的贡献。他因在“六‧四”事件中表达对学生的同情,反对用武力镇压遭中共党内强硬派罢黜,后在江掌权期间一直被软禁在家,长达16年,直到2005年去世为止。

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披露,1989年的学潮一开始仅仅有学生的参与,而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的转折点则是江泽民在上海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事件。

胡耀邦去世后的第四天(4月19日),《世界经济导报》的编辑们举办了一个研讨会,《世界经济导报》在20日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后,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感觉这是方向标,决定对《导报》进行整顿。

4月27日,江泽民派刘吉、陈至立负责的“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整起人来不比江手软的陈至立对江泽民言听计从。她遣散《导报》员工,还特别下禁令不许《导报》的编辑再做记者。

江泽民及其亲信对于导报的粗暴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上海市委整顿《导报》引发的风暴来临了。第二天上海街头就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了“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本立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幅。上海作协部份名人纷纷参加游行,北京知识界和新闻界的著名人士致电江泽民,要求收回对钦本立及《导报》的处理决定。

在市政府门口席地而坐的学生们不时呼喊口号。当时在外滩的大学生约有八千余人。这是这次学潮中上海学生游行规模最大的一次。

4月30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访朝归来,当晚江泽民与曾庆红飞赴北京,欲向赵紫阳汇报工作。赵很快接见他,江汇报完后问赵:“你对我在上海处理《导报》怎么看?”赵并未即时表态,反问江泽民:“你看呢?”

江泽民支吾其词,他发现和赵紫阳隔膜已深。赵紫阳看了一眼江泽民,接着说:“现在没有时间谈这个问题。”江泽民用恳求的语气说:“紫阳同志若不拿出意见,我和庆红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赵紫阳只好表态了:“上海市委行事仓促地处理了《世界经济导报》的问题,把小事化大,才让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说完扭身便走了。据当时在场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着赵离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江泽民上海截留人大委员长万里

1989年5月下旬的一天,江泽民接到中央办公厅的紧急通知,赶去北京开会。到了北京,江才被告知邓小平将在西山别墅见他。

会见中邓小平赞扬了江泽民对《世界经济导报》事件的处理,并说上海市接待戈尔巴乔夫的工作做得比北京好。江泽民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想:幸亏没听赵紫阳的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邓小平看着江泽民瞬息万变的表情,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他去完成。邓小平要他截住奉命出访加拿大提前回国的人大委员长万里。他们耍了个花招让万里乘坐的飞机在上海降落,江泽民的任务就是劝说万里同意大老们的主张,否则不让他回北京。邓小平解释说,由于当时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李鹏宣布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万里回京主持人大会议,形势极可能向他们所反对的方向发展,那时局面就难以控制。江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知道这个任务不好完成。

邓小平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用轻描淡写的语气暗示这是中央对江的一次考验,如果这个任务完成得出色,则此事很可能成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江泽民听后又紧张又兴奋,同时心里也明白万一有个闪失,那前途就彻底无望了。

5月23日,江泽民返回上海,万里的飞机5月25下午3时在上海机场降落,江泽民接机并立即递过去“邓的亲笔信”,万里是邓小平的桥牌朋友,邓在信中恳求万里“看在几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关键时刻帮我一下。”

万里在上海住了六天,痛苦了六天,期间江泽民交了底牌,在万里不答应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万里发表了公开声明同意中央颁布的戒严令。江泽民对万里的胁迫等于在战略上切断了赵紫阳的臂膀。

杨尚昆陪邓小平南巡

因“六‧四”事件,中共被国际社会实施贸易和武器禁运,在国际上非常孤立。1991年苏共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让中共及刚登高位不久的江泽民惊恐不已。邓小平认为必须继续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从经济入手重新赢得民心。但大权在握的江泽民弄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认为越开放老百姓越难控制,为了巩固他的地位,抛弃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力实行以“反自由化,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加紧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控制。江泽民甚至从理论上声称“改革开放中也有路线斗争”。

在1991年年底的时候,邓小平完全被江泽民的所作所为激怒了,对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不仅完全失去信心,而且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邓小平虽然在名义上没有任何职位,但是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军队:军队由邓最亲密的老朋友杨尚昆和十分信任的部下杨白冰管理。杨尚昆和邓小平是1932年认识的,是60年的老朋友。杨白冰的上将军衔是邓小平于1988年9月亲自授予的,一直忠实地执行邓小平在军中的政治路线。另一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是邓的老部下,也对邓忠心耿耿。

邓小平痛下决心利用手中的军权做最后一搏,准备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换反对改革的总书记江泽民等人,让坚决执行改革开放的人上台。邓小平筹划由乔石替代江泽民,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曾就这个方案向杨尚昆、万里征求过意见。同时,为了表示对乔石的支持,邓小平对乔石在各地的讲话予以高度肯定。这又让江泽民嫉恨不已,把乔石看成了冤家对头。

邓小平还准备再次起用被软禁的赵紫阳,让他担任全国政协主席。邓并不怀疑赵紫阳坚持改革的态度,关键是“六‧四”是邓晚年的最大心病。邓小平于是派人捎话给赵紫阳,要求赵在出来工作前承认一下“六‧四”事件中的错误,以防赵日后为“六‧四”翻案。联系人回来汇报说,赵紫阳坚持认为自己没有错,不写检讨。赵紫阳说:“我为什么下台不作检查?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何必检讨?一检讨就不能说明事实真相。”听完汇报后,邓小平心中五味俱全,长时间沉默不语。

邓小平万般无奈,只有亲自出马。1992年1月17日,一行专列从北京开出,向南方疾驰而去。车内的邓小平以88岁高龄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儿和老朋友、国家主席杨尚昆的陪同下,从1月18日到2月21日,开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称“邓小平南巡”。

1月18日,邓小平到达武昌,邓小平直接点了江泽民的名,要求当地的负责人给江的“中央”带话:“谁反对十三大路线谁就下台。”江泽民对此怀恨在心,之后对邓的南巡讲话,迟迟不表态支持。

19日,列车到达深圳特区。一向比较沉默寡言的邓小平发表长篇讲话,明确地向江泽民发出最后通牒:“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拥护,谁不改革谁下台。”同时,邓小平让杨尚昆、万里负责筹备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拟定包括总书记在内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单。除了他的密友,时任国家主席、军委第一副主席的杨尚昆陪伴着邓小平南行之外,邓小平在这次巡视活动期间,单独会见了乔石、刘华清、叶选平、朱镕基、杨白冰等人,一方面说明邓小平为改革开放大力造势,另一方面反映出邓小平想提拔乔石、撤掉江泽民的打算。

邓小平在南巡途中还一再提起,说赵紫阳主管经济工作的那五年“加速发展功劳不小”。南巡回来后,邓小平还不死心,又派人和赵紫阳联系。赵紫阳仍然不认错。

杨白冰率先喊出:“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

江泽民自当上总书记的两年多时间内,推行极左路线,“反和平演变”已经昏了头。邓小平说的“谁不改革谁下台”,深深戳到江泽民的痛处,江泽民一直耿耿于怀。

2月20日上午由江泽民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传达邓小平讲话。在把邓小平的一系列谈话作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党传达的时候,江泽民以“容易引起党内干部思想不稳”为藉口,删去了邓小平南巡讲话大量内容,尤其是删去了“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得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拥护,谁不改革谁下台”这类的内容,而且不许报导邓小平南方之行的详情,全国绝大多数人并不知情。

1992年2月下旬的一天,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环询问《人民日报》社长高狄:“《人民日报》为什么不登(邓南巡讲话),为什么没有反应?”高狄理直气壮地反问:“小平同志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党员,我们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口径报导。”高狄敢顶撞李瑞环,是因为自恃有江泽民做后台。但他不知道江泽民的总书记职位是邓小平给的,邓有军队作后盾,随时还可以收回这个任命。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开全国七届人大第五次会议,搞不搞改革是大会的焦点。面对江泽民扣压邓小平南巡讲话内容,中共历次政治斗争中的王牌──军队说话了。在人大会议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率先喊出:“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同时,杨白冰直接授意《解放军报》发表题为《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社论,公开表示“坚决响应小平同志号召,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旗帜鲜明地支持邓小平。在总参系统中头一个响应的就是副总参谋长何其宗。杨白冰的“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直接针对江泽民,从此江泽民对杨尚昆和杨白冰兄弟两人恨之入骨,他们后来都遭到江的清洗。

杨白冰代表军方正式公开对南巡讲话表态,军队成为邓小平的最坚强后盾。解放军的强有力支持,极大地震慑了反对改革的人马,使得形势急转直下,江泽民惊呆了,感到军队的锋芒直逼自己。在惊慌之余,江又使出了政治上两面派的伎俩,4月1日在会见日本人时,也在口头上附和邓小平讲话。邓小平认为,江泽民说的完全是空话,根本没有诚意,只是应付。

这时离召开中共十四大正式的权力交接只有几个月了,杨白冰亮出军队底牌强烈地冲击了中共高层,北京的政治形势凶险莫测。江泽民在南巡之后的平庸和搞政治投机、阳奉阴违的表现,已经令邓小平忍无可忍。1992年5月22日,邓小平不顾北京的酷暑高温,亲自到首钢视察,并且当着在场所有干部工人的面发牢骚说:“对我的讲话,一部份人马马虎虎,应付我,一部份人很沉闷,其实是反对、不同意,只有很少部份人真正动起来了。”邓小平当时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领导人李锡铭和陈希同“给中央带话”。这个“中央”自然就是江泽民了。

田纪云揭露江泽民两面派

在这期间,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乔石多次指出对邓小平的讲话不能只停留在“大话、空话”上,批评江泽民。副总理田纪云强烈表示支持邓的改革。

田纪云应乔石要求于1992年5月在中央党校发表了不点名批评江泽民的讲话:“在消除‘左’的影响的时候,要特别警惕那些风派人物。这种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有机会就跳出来反对改革开放。这些人一旦掌握了国家大权,对国家、对人民都是一场灾难。”

这些话让江泽民恨得咬牙切齿。他看到形势不对,准备再装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纪云几句话戳穿。但令江泽民无可奈何的是,当田纪云发表揭露江泽民两面派讲话的时候,江泽民的大靠山,一向与田纪云对着干的李先念因病住院。5月底,专家治疗小组报李先念病危。江泽民这时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势对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泽民只好见风使舵,反对“资产阶级改革观”的声调开始降低。

乔石动用专政力量“押送”江泽民到党校

1992年6月9日,中共中央党校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江泽民在乔石和大批军人及警察的簇拥下进了党校礼堂。党校的教员和学员看到这番架式,都纷纷议论取笑说:“江泽民肯定是被乔石动用专政力量押送来的。”江泽民在乔石的逼迫下,在党校表示支持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但是觉得被乔石逼来丢了大面子,心中更加记恨乔石。人们在会下说:“看架式就知道江泽民没有诚意。”但是表面上江泽民已经老实多了。

1992年春夏之际,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政治行情一落千丈,有人已在议论江泽民的总书记位置是否还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泽民被形势所逼改变了态度,言不由衷地声称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但还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泽民后来对自己可能下台的消息越想越怕,寝食难安,更担心什么时候老账新账一起算,说不定还要受到党内大批判。于是江泽民又偷偷去找邓小平,做了“深刻”检讨,眼含热泪表明誓死紧跟邓小平,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邓的态度逼迫江不得不支持市场经济改革。而其后十几年的历史表明,江的支持也只是表面,实质上违背了邓的愿望。

(责任编辑:高静)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1/12 11:38:56 AM
中国各行各业这种不要脸的人多了,偏偏这种人还特混得开,因为在中国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只要能把领导蒙住,你老百姓知道了又能怎样!所以老百姓最不爽了,所以大家都抢着做官,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