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

胡锦涛的“邪路”说并非凭空而降。此说对西方式民主的定性,比吴邦国用语轻佻的“那一套”、“五不搞”更加负面化。

中共十八大开幕以来,“邪路”成为网络热门词汇。它源自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工作报告。胡锦涛说,“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以贯之的接力探索中,我们坚定不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舆论普遍认为,这意味着中共拒绝西方式政治改革。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以转引《时代》周刊报道的形式,确认了这一解读。

中共历史多番易帜,例如七大党章将毛泽东思想确立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八大则闭口不提毛泽东思想,九大、十大要求“全党必须高举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十一大立誓“永远高举、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十五大则宣称“举起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本次会议报告中,胡锦涛高呼“坚定不移高举社会主义特色伟大旗帜”。有论者认为,这其实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夺取政权以后的中共以中国特色反对西方式民主政治改革的口号。

从“民主榜样”到“五不搞”

中共延安时期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多次宣扬西方式民主,如1944年4月19提出“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1944年11月15日宣称,“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批判、诅咒和宣战日益升级。中共九大党章中说,“中国共产党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打倒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打倒以苏修叛徒集团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打倒各国反动派,为在地球上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到解放而共同奋斗。”

“文革”结束后,中国进入改革年代,中共号召全社会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异议人士魏京生提出以政治民主为核心的“第五个现代化”,引爆了“西单民主墙”运动,遭到中共的严厉镇压。邓小平提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成为新时代的独裁宣言。

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一方面主张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一方面多次严辞批评西式民主意图。例如他在1985年的一次讲话中说,“中国在粉碎‘四人帮’以后出现一种思潮,叫资产阶级自由化,崇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否定社会主义。这不行。中国要搞现代化,绝不能搞自由化,绝不能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中共由此掀起了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

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被镇压以后,西方民主被当作对中共政权“和平演变”的源头而严防死守。2003年人们对“胡温新政”寄予政治体制改革的高度期待。然而,这十年成为“维稳十年”。

2010年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全国“两会”上,提出“决不照般西方那一套,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2011年全国“两会”上,吴邦国再次提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被称为“五不搞”。

“邪路”说并非凭空而降

2011年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胡锦涛发表讲话《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强调抵御西方文化的“入侵”,加强中共党文化的灌输。2012年元旦,中共党刊《求是》杂志重刊此讲话部分文稿,并号令各地“掀起《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学习高潮”。

在中共“十八大”开幕前夕,《人民日报》11月3日刊发了对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的专访,重申吴邦国的“五不搞”。房宁说,中共经过长期实践、反复探索,已形成了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和政治发展战略,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就是要坚持这条政治发展道路,其中的关键是坚持“三统一”、“四制度”、“五不搞”。

新华社11月5日发表报道《“中国向何处去”并非谜局》,称中共十八大将对政治体制改革作出规划部署,目的是“确保政治体制改革正确方向”--“中国不会彷效西方政治体制”。

因此,胡锦涛的“邪路”说并非凭空而降。此说对西方式民主的定性,比吴邦国用语轻佻的“那一套”、“五不搞”更加负面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