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在河南郑州演练驱散集会人群
警察在河南郑州演练驱散人群

关于十八大,美国的CNN有一个报道,它的题目叫做“中国胡锦涛警告党的内在敌人”。今天我们就来谈一下,中共内部的敌人究竟是谁。

廖无新意的报告

对于胡锦涛的十八大的报告,我相信除了专门研究中共文件的人以外,很少有人能够把它读下来。而官方和媒体的说法,则是各有自己的选择性。大体说起来,除了套话以外,有那么几条是比较突出的。

当然最精采的应该是属于胡锦涛讲的一句话,叫做“既不走封闭僵化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邪路”。正如我在前几次节目当中谈到的,这句话实际上就否定了外界谣传的和内部放风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不管他把“政改”这个词在报告当中用多少遍。

第二,就是把科学发展观从十七大的提法──深入贯彻,正式上升为指导思想。我觉得网络上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就是从邓小平理论到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再开下去的话,中国人头上还要挂多少这样的指导思想。

第三个就是报告当中,唯一真正强调的,有人认为就是讲腐败。说是腐败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当然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究竟什么是真正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的?是腐败问题还是其他问题?这正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至于说亡党,我们相信,亡党是肯定的,这个党所执政的政府,它也可能垮台,但是国家是不会亡的。

这个报告避开了今年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对中共的冲击,从报告当中看好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而且似乎薄熙来的问题是腐败而不是其他。

作为十七大中央委员会,对十八大的报告,它的主题是总结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的工作,而不是对十八大的指导,但是确实它有给下一届班子订规矩的作用。也就是说,这里明确说明,传说中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不会有的。这个以前我们讨论过很多次了,这里就不重复。

以前曾经有谣传,说习近平消失15天,原因之一,就是在准备十八大报告的时候,和胡锦涛的意见不一致。据说是分歧在是否要把科学发展观,和在这之前的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代表并列为指导思想。后来元老们都出来劝习近平,所以习近平最终就不再坚持。从报告本身来看的话,至少现在的结果和这种说法是一致的。

新班子接手除了权力还有危机

需要注意的是,就是在这之前,中央党校下属的《学习时报》,有一系列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从这些文章来看,作为党校校长的习近平,对于他马上要接手的烂摊子,是忧心忡忡的。

值得一提的是,《学习时报》的副编审邓聿文那篇叫做“胡温的政治遗产”。他在文章里面提到的10大问题,这个十大问题我们以前曾经提起过,但是没有详细讨论过。应该说,在他提到的问题当中,讲得还是比较到位的,当然有一些重大问题很可能是故意避开的。他在提到的10大问题里面,我个人认为比较有意思的是最后3个:

第8个大问题讲的是:“社会道德体系崩溃,意识形态破产,没有建立一个能有效说服人的主流价值观”。这里他讲的比较详细,他说这10年,讲的胡温的10年,在经济大发展的同时,道德也在全面崩溃,这个具体待会我们再说。

第9大问题说的是:“救火和维稳式外交缺乏大视野、大战略和具体思路”。这个比较有意思,其实外交只是统治内政的外延。很奇怪的是在10大问题里面,他只提出了外交维稳的错误,而没有谈到最严重的,实际上是内政的维稳。而这个维稳怎么来的,我们反覆讨论过很多次,这次我们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
第10大问题就是:“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推进不力,与还权于民的期望有相当大距离”。在这里他提出来的,政治体制改革实际上是还权于民,和现在中共正式提出来的,加强党的领导,巩固党的领导这个差距其实就非常大。也就是说,在党校的《学习时报》上提出来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和目前中共官方所说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定义,都有很大差别。

我认为《学习时报》之所以提出这10大问题,倒不一定说是中央党校向胡温挑战,但是作为党校的刊物提出来,而不是异议人士,因为异议人士是一直在揭露这些问题的,不是由异议人士而是由党校刊物提出来,很可能是作为下一代领导人习近平个人的一种预防性措施。就是说,在他掌权之前,就立此存照——这就是我接手的烂摊子,到时候没搞好不要把责任推给我,我对此不负责任,是这个意思。另一方面也确实可能有习近平本人的理念在里面,这个我们没法去猜测。

实际上这10大问题,避开了最重大的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在过去10年中,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另一个是中国的法治严重倒退。而这两点是紧密相关的,这也是整个十八大的新班子,或者是中共将要面临的、面对的最重大的问题。

盛世掩盖下的全社会分裂

这个问题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中国在过去10年当中,是在历史上少有的,没有明显外来威胁,没有外来入侵的情况下,处于实际的分裂和战争状态。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使中国实际处于分裂状态的一些因素我们今天都要讨论一下。

第一个因素,就是法轮功。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国社会分裂最好的例子。虽然这个迫害并不是过去10年中开始的,当2002年十六大胡温政权,在名义上接过移交给他们的权力的时候,迫害已经进行了3年多了,但是在过去的10年当中,迫害在继续进行。也就是说,也许发动战争的人,已经不在了,但战争仍然在继续下去。而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最近发布的消息表明,一直到十八大前夕,这个迫害还在继续加剧。

由法轮功问题导致的国家分裂的表现,有哪些方面呢?第一个是从被迫害和被牵连的人数来看,从迫害前官方统计的数据看,修炼法轮功的人在迫害前,从2千万到7千万不等,就是不同的统计数据。如果加上家人和亲属的话,至少也在一亿以上,甚至可能高达两亿人。

相比中共历次政治迫害的对象,从单一群体来说,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次。土改杀地主、反右迫害右派等等,都是在百万级的。当然不是说百万级就是个小数字,我们只是说在不同的被迫害群体当中来相比。对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不要说百万人,几十万人受迫害,那都是非常严重,非常惨重的。文革受害人数最多,半数以上的人口都是文革的受害者。但是文革并不是一个单一群体被迫害,有很多受害者在不同的情况下,同时也是施害者,这个和对某一群体的迫害是不一样的。对人口当中如此大比例的人群宣战,实际上的宣战,即使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第二个特点,是表现在强迫站边。迫害法轮功的一大特点,是中共要强迫所有的人,就是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也不是他们的亲属,要强迫人口当中所有的中国人都表态。这在历次政治运动当中,也是罕见的。

它的形式包括广泛的强迫签名反法轮功,在车站码头强迫所有的旅客去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否则不让上车或者是立刻就要被抓走。从学校的教科书到研究生的考题政审,到一个人要出国办出国手续。一个普通的公民在过去的13年当中,为了避免自己也被牵连,自己也被迫害,甚至有的人很简单就是怕自己被麻烦,而被迫在法轮功问题上表态站边,这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是几乎难以避免的。

相比较在文革期间,还有大批的逍遥派,他可以不参加任何一派。相比较而言,迫害法轮功它强迫所有的人参与,这比文革还要严重。

第三个就是法轮功的反迫害,这个主要体现在讲真相上。和历年被迫害的群体比较的话,法轮功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被迫害期间一直坚持在给中国民众讲真相。这样的话在中国人当中,有相当比例的人群,有机会在得到完全不同于中共给出的单方面宣传的不同讯息的情况下,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这和其他被迫害群体是不一样的。这使得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很多听到了真相的人,就和中共的强迫人们接受的观点,就不同了。因此造成了中国人在持续10年以上的时间,在观点上,在对待法轮功问题的观点上的分裂。

第四个特点就是持续时间最长,对某一个特定人群的迫害,这毫无疑问是持续时间最长的。全国范围的土改,两年就完成了,地主阶级就被消灭了,这个就没有再继续下去。反右斗争只持续了几个月,而迫害法轮功持续至今已经有13年之多。当然这最主要的是,法轮功坚持下来了,没有被打倒。但是这种持续这么长时间,对中国社会实际造成的分裂,对整个社会的各个方面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无论你是承认还是不承认,你有没有认识到,这是一个事实存在。

第五个是在意识形态上,或者说在价值观上,和以往被迫害群体不同的是,法轮功有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的,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一个完整的价值体系。这个价值体系和中共建政以后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假恶暴的党文化体系,是全面对立的。因此中国人群当中,认同哪一个价值体系,也造成了完全的对立。

第六个就是全世界的华人社区。这个和以往政治迫害所不同的还有这一点,就是迫害法轮功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发生的。就是和世界很多事情已经开放了,所以中共把迫害延伸到了所有有华人的国际社会。当然这个迫害延伸到的,也有那些没有华人的国际社会,但是那个不属于我们讨论的范围。

而且它是在华人社会,或是逼迫,或是利诱所有的华人都参与,几乎没有一个华人社区能够幸免。在海外的华人社区,造成华人社区分裂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中共强迫大家对法轮功问题表态,或者参与迫害。因此在很多情况下,实际上的分裂,超过了在台湾问题上,在蓝绿问题上的分裂。它的根源,就是中共把迫害向海外延伸。

从以上这些初步的不完全的分析来看,由于持续了13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法轮功的反迫害,中国社会以至全世界的华人社区,形成了事实上的分裂,是毫不过分的。

这实际上也解释了上面我所提到的,胡温政治遗产当中的第八个问题,就是道德体系崩溃,意识形态破产。那篇文章说的是,旧的道德体系已经崩溃,革命时代建立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新的适应市场经济和商业文明要求的现代道德体系未能建立。这是《学习时报》的文章所说的。

事实上所谓“旧的道德体系”,指的是中国传统的道德,这个道德体系并不是自我崩溃的,而是被中共蓄意摧毁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是摧毁中国传统道德这个过程的延续和扩展,这只能表明,就是中共无法和人类的基本的道德共存。当然作者他也承认了中共意识形态的破产,但问题是,一个顽固的,坚持以破产了的意识形态为指导思想的政党,怎么可能去建立一个现代的道德体系?

下面就要说另外一个分裂的表现是藏人。说明一下,现在有很多人建议,就是不用“西藏”这个词,一方面西藏受地域的局限,比如这次西藏自治区的党委副书记、人大主任向巴平措,就在玩文字游戏,他说西藏没有人自焚,当然其实是有的,根据唯色统计,75名自焚藏人当中,有8名是在现在的西藏行政区范围,那不管怎么说,他想玩一个文字游戏,说“西藏自治区”没有人自焚。

另一方面,从历史角度,这个说法也不准确,很多人现在建议用“图波特”,英语没有问题,它都叫Tibet,但是从听众的习惯考虑的话,我还是比较愿意用“藏人”这个词,并不是说这个词就很准确,但是大部分的听众可能比较习惯这个用法。当然这里我们所讲的,应该是包括传统的卫藏、康和安多等不同的地区。

从1959年中共军队进入西藏,达赖喇嘛出走,当时就是一场战争,这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在于那场战争,从性质上来说,从来就没有结束过,一直延续到今天。其中比较激烈和惨烈的是1989年的镇压,2008年的314镇压,以至314镇压直接导致的2009年以来,藏人僧俗用自焚来抗议中共的暴政,至今已经有75人,仅仅十八大召开的这一周,就有至少7个人自焚。

自焚这是一种最惨烈的抗议方式,75例!就想一想当年突尼斯一个小贩的自焚,引发的抗议就推翻了一个政权,并且席卷了整个中东、阿拉伯世界,到现在还在继续;叙利亚的内战还没有结束。

要在何等的生存、文化、民族、宗教的压迫下,能造成这样的结果!一个民族要到何等绝望的程度,才会出现这样持续不断的自焚!今天我当然不来讨论这些具体问题,我仅仅谈中国事实上的分裂和战争状态。藏区现在实行的是事实上的军事管制,藏人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的旅行,几乎不能进入拉萨,重要的寺院,军警比朝圣的人多,这是一种准战争状态,是针对全体藏人的。

中共在它的统治下,另外一个接近实施军管的地区是新疆,而且也是和民族、宗教压迫有直接关系的,最典型的是2009年的“7-5事件”。我们不讨论“7-5事件”的细节,我们也不讨论西藏问题的细节,我们今天不去具体讨论某个事件的发生背景和细节,而是从一个全局的角度看。就是说一个声称是最先进的、代表全体人民的一个党,在统治了63年以后,竟然还需要在至少28%的国土面积上,实施实际上的军事管制。新疆和西藏土地面积占全国土地面积的28%。

另外一个就是台湾问题。台湾的情况有所不同,台湾它有中华民国,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道统,有自己的宪法、法律,有政府,有军队,有完全不同于中国大陆的,比较成熟的民主制度和自由。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同样我们在这里不去讨论统、独、蓝、绿,也不去讨论中共渗透这些问题,而是说,中国目前所处的实际的分裂和战争状态,从这个意义上,台湾和大陆在理论上,至今没有结束内战延续下来的战争状态。

第一个问题我们讨论的,实际上是价值观和人权的分裂,最后我们再谈一个中共以全民为敌。今年的十八大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对一个会议的安全保卫,就是说它的这个安保远远超出了北京,也超出了周边护城河工程的省份,已经遍及到全国。我们可以看到全国各地都在誓死保卫十八大,包括远在云南的,甚至是西藏的武警都要去誓死保卫十八大。十八大是在北京开,你各个地区都去誓死保卫,有什么意义?!

140万的安保仅仅是北京市区而已,全国投入的人力,当然护城河工程比例相对来说低于北京,但高于其它地区,但各个地区在内投入的人力的话,我们说投入至少几百万人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要知道中共在国共内战最高峰时期,就是中共已经完全取得国共内战的主导了,那时候它的兵力是4百万,也就是说现在为了一个十八大,要动用的人力可能会超过国共内战时候,兵力最多时期的4百万人。

这是一个过渡阶段,从奥运安保那个时候,以北京为中心的地区性防御,仅仅4年时间,就变成了全国范围的战争。动员几百万人力,绝对不只是仅仅对付几个政治上有不同意见的民主人士或者维权人士。问题是在于,为什么需要那样的防范?也就是说它的一个基础是,中国社会在政治权力、经济收入、文化等各个方面,已经彻底的两极化了;也就是说这个社会在不同的阶层,已经彻底分裂了。

统治集团和一部分菁英和大部分的民众,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他们的唯一的交集是居住的地理位置,就是说同样在北京,它可以由统治集团的和菁英居住,也可以由普通民众居住。当然他们居住具体的位置,还是没有交集,还是完全分开的,但是从一个城市,一个省的地理位置来看的话,可能是这两种人,就社会的完全不同的两部分人的唯一交集,其它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你不要说别的,就仅仅是看微博和看新华社关于十八大的报告,你就很难相信他们所描述的,是同一个时期的同一个国家。即使我们撇开西藏、新疆的民族、宗教问题,就说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实施的维稳,就是中共对统治下的民众所进行的战争。战争大家知道要有军队,在内战当中,军队是正规军,而在对人民进行的战争当中,它的主力就是维稳和维稳相关的那些部门,在以前,就是中央政法委,和它所管的公、检、法、司和武警、国安等等这些部门。从这个角度看,维稳经费在和平时期连续两年超过军费,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因为事实上这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费用。

在和平时期,在没有外敌入侵和威胁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总量在过去的10年当中,从世界第六位,跃居为世界第二位;然而同时,中共一直在几条战线进行着战争,只是说这种战争主要不是用热兵器打的,而这个国家在意识形态、是非善恶、民族、宗教信仰等各个方面,全方位的处在彻底的、完全的分裂和对立状态。这就是中共十八大换届权力交接时,旧班子交给新班子的中国,也是新班子所要面对的,这也是十八大的报告不敢触及的中国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