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觉悟之旅
郑义:“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41678
作者:郑义
 
 

不久前,《洛杉矶时报》发表了一篇报导,题目是《在中国,吃些什么可是大有来头》,披露了中国权贵食品“特供”的情况。记者到北京顺义北京 海关总署的蔬菜种植基地门口去转了转,在高达6英尺的铁栏杆外面拍照,描绘道:“一眼看上去,很明显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场,围栏高达六英尺,里面种的蔬菜 异常精细,多名保安在门口执勤,大门是吊臂滑动式的,只有特定的车辆才能进入。”为什么这个菜园子门禁森严呢?记者写道“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拥有这样好 的蔬菜种植基地都是一件值得大力宣扬的事情。但是在中国,像这样的有机农场似乎是非常隐秘的。这里面生产的最干净最安全的食品,是特供给那些权贵阶层专用 的。”

其实,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高干特供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毛泽东时代就有特供。不仅他享用的烟酒是特供的,而且书、大米白面都是特供。毛泽 东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就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门为他空运活鱼。为防止“阶级敌人破坏”,还挑选三代贫下中农组成基干民兵连, 专门负责活鱼的捕捞、挑选、装箱、押运。毛泽东就是毛皇帝,他享受特权中国人没话说,古代不是就有用快马从南方给皇室送新鲜荔枝的先例吗?但是,这并非毛 一人的特权,整个中共高官特权阶层都是特供,从上到下,各级官府都有自己的“特供食品供应基地”。20多年前,赵紫阳提出消除腐败的设想里就有取消高干特 供,当时就得罪了太多的高层政要。八九民运被镇压之后,各类特供更是肆无忌惮。特别是当环境污染、有害食品成为不可扭转的灾难以来,特供就具有了更深一层 的意义:他们不仅有权挥霍享受,而且命比我们值钱。

2008年,有位名叫祝咏兰的女官员公开宣布:2005年4月,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中 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为国家94个部委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特供食品来自于“国务院后勤基地、中央警卫局农场、武警边防后勤基地 和遍布全国13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的生产基地。”祝咏兰女士是这个庞大机构的主任,她在盛大的中央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表示:特供食品的条件非常严格, 重点在“安全性”和“营养性”,都是真正的有机食品,蔬菜水果家畜一律在自然环境中生长,不使用化肥、农药、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 使用基因工程技术。一个环节不达标就不能入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

m1120-zyp1.jpg

图片: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的服务人员出发前去一般超市采购食品。(网络资料/凯迪社区)

这位祝女士的讲话,在网上引起长时间的热评。可以想见,愤怒咒骂的不在少数。当然,总还是有不同意见,一个跟帖说:“美国白宫的蔬菜,肉食 品,我不相信就是直接从Supermarket买来的。”随后居然就有一位网友贴上来几张有文字说明的照片,记录了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的服务人员去 一般超市推着小车选购食品的详细过程。第二天,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和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等重要人物将要乘坐他们的飞机公干旅行。有一位网友悬赏 1000元,征求白宫和宇航员享受特供的证据。还有一位脑筋急转弯,写道:“有美国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也就是那500个家庭的问题。解决 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中国人就把这500个家庭特供起来,就象英国人把皇室供养起来一样,条件是这500个家庭退位,放中国人一条生路。”对这个建议我完 全赞同!因为,特供的要害尚不在他们享受特权,而在于他们可以继续放任环境污染,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毁灭性的灾难。

2012年11月20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来源:RFA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6/13 06:48:09 PM
欣赏朋友作品,感谢朋友直言。
游客
   11/28/12 12:30:25 AM
《共和国》一个关于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六四学生代表们的故事 作者:戴建丰 《共和国》 第一幕:天安门前的蘑菇云 出场人物: 编剧——某小剧场的唯一编剧 教授——某研究院的教授 江主席——指江青,毛泽东的女人,教授心中最爱的一位中国领导人 毛主席——革命中国曾经的领导人,他的任期一直延续到他去世的那一天 灯亮了!刚才剧场上的一幕又一幕很快地在最终的帷幕落下来之前并烟消云散了。只见得观众们纷纷站起身来,离开了自己刚才占着的位置,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剧院的大门口走去。剧场里头很是扰扰了一阵子,待到一切都清理干净了,只见得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一个座位上居然还坐着一个人,没有离去。很分明的,他似乎在坚持着什么。 而待到空荡荡的舞台上,终于又站上一个人注意到底下的情形时,只见得那人看了看他,然后站起身来拾级而上来到了跟前。 刚才坐在下面的人脸上似乎还有些愤怒的神色,但是很显然他们的寒暄还是友好的。这类的谈话内容包括了舞台的布置还有舞台的布景等等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很小很小的事情的一些事情的说法,很显然那个受到了指教的人,感到非常高兴受到了这种指点。 在一切的庸俗的客套,各自的吹嘘,在礼貌性的事宜中终于宣布告一段落之后,两人坐了下来,在舞台的一个斜角处找了两把富丽堂皇的椅子坐了下来。在他们中间没有茶几,而地上的地毯也没有被撤掉。在这两把椅子上他们继续了他们交谈。 编剧:“其实,那是现在的很多人都在说,而您绝对不能把我当成是个谣言的制造者,在我们中国的文革时期,毛主席的女人——江青同志。哦,我还是入乡随俗,我还是跟您一样称呼她为江主席好了,以示我对您的敬意!” 教授:“其实也不用这么客气的。” 编剧:“应该的,生前江同志没有得到的名分,我们现在通过我们大家的回忆来给她一个也行,没什么关系。毕竟江主席现在人都走了,死者为大嘛!” 教授:“不是没关系的,小朋友。当你在剧本里头宣扬所谓的江主席等同于江一倒这一概念的时候,告诉我,在我心里头非常受人尊敬的江主席怎么就成为了江一倒了?” 编剧:“天地良心,这又不是我说的。这是上海人民给的。” 教授:“上海人民给江主席的东西还真多。什么上海王,上海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别以为我整天关在房间里头这些声音就完全不知道。可!(拉长了声线)我们的江主席要做只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妻承夫位,天经地义。一些人还居然就小看了江主席的本领。 而我